总有系统不想放过我 第29章 老祖宗系统29

小说:总有系统不想放过我 作者:倦鸟归晚 更新时间:2022-05-14 13:48: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千岁一边嫌弃赵修学犯下的那些罪证,一边还要帮着赵修学销毁证据。

  即便赵修学被她使唤得跟陀螺似的,千岁还是看赵修学不顺眼。

  这就使得赵修学一对上千岁的视线,就是一个激灵。

  夜深露重。

  靖王府。

  赵修学立在书案桌前,一脸凝重地看着坐在他位置上的男人。

  书案前的男人头戴羽冠,眉眼含笑,眼神幽深。

  这是二皇子,齐晖岚!

  “你家老太君是怎么回事?”

  这段时间总是牵着他的鼻子走,让他很不爽!

  偏偏还算计不过!

  就很气!

  赵修学一听,脸上难以抑制地浮现一抹尴尬。

  赵修学一点也不想承认自己被母亲压得死死的。

  跟在千岁身边的这段时间,赵修学总有一种奇特的感觉。

  那就是:

  他为什么这么蠢?

  真的,思维上的打压,眼神中的鄙夷,让赵修学不断怀疑自己。

  赵修学见齐晖岚等着自己的答复,只能如是这般一说。

  “你……”

  齐晖岚一个你字脱口而出,后面却又讪讪地收了回去。

  你怎么就没继承到你母亲的半点脑子呢?

  不过,齐晖岚还是羡慕道:

  “你有一个厉害的母亲。”

  难怪靖王府能成为本朝唯一的异姓王府!

  难怪靖王府能存在这么久都没被削爵!

  人家是有真本事的!

  齐晖岚在赵修学投靠自己时其实是不屑一顾的,也早已经预想到了靖王府的结局。

  不过是想着赵修学还有那么点用处,便将人收为己用了。

  也是这几天,他发现赵修学这边的反应有些不对劲,这才走了这么一遭。

  不成想,还能让他挖到金疙瘩。

  听赵修学话中的意思,千岁对赵修学帮他是没意见的。

  如此,他倒是不用太过担心。

  齐晖岚离开前,拍着赵修学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

  “好好跟你母亲多学学。”

  赵修学:……

  二皇子这是在嫌弃他吧。

  赵修学回到座位上整理了一下书案,刚准备起身,身子就顿住了。

  赵修学盯着一个地方,脸上的神色几乎是一眨眼便消失不见了。

  他暗格前的发丝断了。

  有人进了他的书房,动了他的暗格!

  赵修学脸色一沉,直接倾身过去。

  他可以肯定,刚刚齐晖岚并没有碰到他的暗格。

  等赵修学打开暗格,一看里面的东西,眼底瞬间掀起惊涛骇浪。

  赵修学将里面的信件一一看过,心直接沉进了深渊。

  这些信件竟然全是他那些被销毁的罪证!

  而且上面的字迹与他的几乎一模一样!

  若不是赵修学本人在这,若不是他亲眼看着千岁帮他销毁了证据,他都要怀疑这些就是他的那些罪证。

  真的太像了!

  千岁被叫醒的时候,人都是懵的。

  “老夫人,王爷来了。”

  听到周嬷嬷的话,千岁脸色一冷。

  怎么滴?

  现在老人家睡个觉都不允许了是吧。

  千岁问:“现在什么时辰?”

  周嬷嬷:“丑时末。”

  丑时末,也就是晚上三点左右。

  千岁听完,手直接握成了拳头。

  赵修学可能想尝尝她的小拳拳!

  “他书房被人放了东西,来找你救命来了。”

  老祖宗系统一扫,就知道赵修学是为什么而来。

  “他不知道自己解决问题吗?什么都找我,他长那么大颗脑袋就为了装水吗?”

  千岁很不爽,听到老祖宗系统的话,脾气火爆的说道。

  老祖宗系统:……

  有不是它找她,朝它凶什么凶?

  哼!

  这女人培养赵欣姐妹的时候,全是引导着让她们自己思考。

  到了赵修学这里,千岁更多的是打压。

  将赵修学的潜意识培养成了碰到问题找她就行的错觉,这是在断送赵修学自己思考解决危机的能力。

  只怕等赵欣等人培养出来,赵修学就成了只会依赖别人的废物。

  千岁深吸了一口气。

  她为什么要这么累?

  好想养老啊。

  只不过等千岁看到赵修学手里的东西,倒是来了一点兴致。

  赵修学的这些罪证,她是可以肯定被销毁了。

  那么现在,这些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千岁想到桑晚身边的暗卫,眸子深了深。

  就算是暗卫能无声无息的将东西放到赵修学的暗格中。

  那么问题来了。

  这些罪证暗卫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

  “放点东西进去迷惑一下暗中的人,这些你自己销毁吧。”

  “明日早朝,若是有人弹劾你,你梗着脖子反驳就是了。”

  赵修学听话的走了。

  巳时末。

  刑部侍郎带着人气势汹汹地闯进了靖王府。

  千岁听到消息的时候,人已经去了赵修学的书房。

  今日并不是休沐,赵修学身为王爷自然是需要上朝的。

  这会儿朝还没下,刑部的人就来了。

  来的是刑部侍郎方水生。

  钱氏急吼吼的让人过来找千岁,自己却是一步也不敢离开。

  千岁一到,钱氏便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扶着千岁的赵欣,见钱氏这模样,倒是若有所思的多看了两眼。

  “刑部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位大人?”

  千岁坐在书房外面,在看到那位刑部侍郎脸色阴沉的带着人出来的时候,意味深长的开了口。

  刑部侍郎听了,脸色更黑,语气中含着警告。

  “朝堂之事,老夫人还是莫要多打听。”

  “那么这位大人擅闯靖王府,也是朝堂之事,圣上吩咐的吗?”

  一个刑部侍郎,竟然直接擅闯王府,进王府主人的书房!

  谁给的胆子?

  方水生眉头一皱,“确是陛下吩咐。”

  千岁脸上神色不变,不疾不徐地问着:

  “你说是陛下吩咐,可有证据?”

  方水生面色一冷:“陛下口谕,岂容你等放肆!”

  “那我这老太婆倒要问问,陛下让你闯靖王府所谓何事了。”

  “王府你也闯了,书房你也翻了,总该跟我这做主人的说说过来做什么来了吧。”

  “不然的话,我是真怀疑,你所说的话。假传圣旨,什么罪名,大人您应该很清楚。”

  方水生朝着皇宫的方向一抱拳,一脸不屑地看向千岁。

  “赵王爷涉嫌卖官渎职,我等自然是来找证据的。”

  千岁问:“那你找着了吗?”

  ------题外话------

  我约摸着是在家里呆疯了,特别喜欢跟人聊天。

  但凡我昨天少向人叨叨两句,也不至于卡00:01这么个更新时间!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