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家和万事兴 第96章 096 苗头

小说:穿越之家和万事兴 作者:芒鞋女 更新时间:2022-05-11 19:45: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谭青杏不做声,嘴角抿得死死的。

  半晌,气弱道,“我娘不会那样的”渐渐地,喉咙像堵了墙,发不出声来。

  青桃戳穿她,“二婶的为人你我都知道,手里有钱尚且不把青草堂姐给卖了,如今欠着李家银钱,哪怕不打你亲事的主意,也会逼你拿钱出来还债。”

  谭青杏低下头,粗糙的手轻轻抠着桌底。

  青桃又说,“不分家,有奶看着,二婶不敢逼你,分了家情形就不同了”

  谭青杏再次沉默。

  青桃叹了口气,“奶常说家和万事兴,我与你说这些是不想这个家变得乱糟糟的”

  谭青草的事儿让邱婆子颇为自责,如果再发生一次这种事,邱婆子恐怕更难受。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青桃问她,“你还想分家吗”

  分家容易,以后的日子难。

  谭青杏眉头拧出了疙瘩,片刻,别开视线轻轻吐了句,“随你。”

  青桃拉住她的手,眼神倍感欣慰,门口的邵氏哭笑不得,青桃比青杏小几岁,就因懂事得早,在青杏面前倒像个经验丰富的长辈,她适时出声,“吃饭了。”

  今个儿谭秀才回来得晚,是以晚饭迟了。

  进屋后,看到谭青杏也在,他愣了下,随即笑着问,“又来城里卖绣品”

  在他面前,谭青杏局促得多,支支吾吾说了两句就躲进灶房帮忙端碗,差点撞到端着菜盘的邵氏,邵氏低斥了句,“小心点,撞翻了咱晚上没得肉吃了。”

  说话间,谭青杏已经溜进了灶房。

  谭秀才站在屋檐下的木架子前洗手,侧目望着光线昏暗的灶房,问邵氏,“青杏说她娘想分家是怎么回事”

  邵氏此刻心有余悸,端着菜盘的手紧了紧,低声说,“家里孩子都去学堂读书,就青阳和青田留家里,二弟妹觉得咱在挤兑她们,不想和咱搅和过日子了。”

  “娘让青杏问问青桃的意思。”

  谭秀才取了块帕子擦手,思索道,“青桃不是说了入秋后就让青阳去学堂吗,至于青田,他才多大去学堂也坐不住啊。”

  他就是教书的,自认了解孩子的品性,四五岁的孩子懵懵懂懂,听不进话,去学堂纯属浪费钱,七八岁的孩子懂点事,坐位置上不会跑来跑去,李氏怎么拿这个说事

  “青桃怎么说的”

  邵氏回想青桃与青杏说的那些,既心疼又欣慰,就把青桃的原话说了。

  青桃满心都是为青杏打算的,在她眼里,青杏这个堂姐的将来才是她最考虑的,李氏分不分家,她并不太在意。

  夫妻两进了堂屋,那边端饭碗的谭青杏还没出来。

  桌上亮着油灯,映出谭秀才柔和的目光,他道,“青桃说得对,一笔写不出两个谭字,真要由着二弟妹的心思来,谭家怕是要乱。”

  不由得感慨了句,“还是青桃通透,娘疼她不是没有理由的。”

  邵氏隐隐担心,“就怕二弟妹恨上咱”

  “恨上咱倒也罢了,就怕她怪青桃。”

  谭秀才进了卧房,解纽扣的手顿了顿,“她不敢,待会我与青杏说说”

  饭后,邵氏与青桃在灶房准备明天卖的包子馒头,谭秀才和谭青杏在灶房说话,声音含糊不清,邵氏听了许久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与青桃道,“要不你随青杏回老家看看”

  “城里的生意怎么办我一回去,少说要耽误两天,少卖上百个包子馒头,娘舍得”

  邵氏心里大概估了下,确实舍不得。

  “罢了,咱还是专心挣钱吧。”

  这段日子,她和青桃沿街游走,在好些街混了脸熟,已有不少客人成了回头客,假以时日,就能像在清水镇般游刃有余了,邵氏不希望青桃这时回村处理李氏的糟心事,“家里有你奶,你二婶闹翻天也闹不出个名堂来,这事你就别管了。”

  无论如何,挣钱最重要。

  邵氏少有如此迫切的时候,在清水镇,素来是手里有多少花多少,钱多就奢侈些,钱少就节省些,家里大小事由谭秀才做主,她操持家务就行,现在不同,谭秀才没了束修,几个孩子读书花钱,闺女又当家,挣的钱要交公中,她不努力些,家里怕会穷得揭不开锅。

  是以,她爱钱的程度快赶上刘氏,恨不得日进斗金天天捧着钱盒睡觉的那种。

  包子全部做好放进蒸笼,两人听堂屋还有声音,便去外边整理柴火。

  柴火分两种,起火烧的竹叶干草,大火烧的枯枝木棍,粗些的木棍没来得及劈,邵氏劈柴,青桃给她打下手。

  谭青杏出来时,两人脱了外衫,额头冒汗。

  光影幢幢,谭青杏脸上的情绪不显,声音有些瓮瓮的,“大伯回屋看书了,我来帮你们吧。”

  夜色已深,周围小院都已熄了灯,邵氏扶着腰站直,说道,“明个还要早起,你赶紧回屋睡吧,我和青桃也准备睡了。”

  说罢,她捡起地上的柴火,催青桃去洗漱睡觉。

  面庞温柔,语气也温柔,立在门口的谭青杏难掩羡慕。

  同样是女孩,青桃生下来就讨人喜欢,而她做牛做马都不受宠。

  躺上床,捏着身上柔软的被子,感受四周的宁静,她忍不住问青桃,“大伯她们为什么那么喜欢你”

  青桃背身对着她,音色透着疲惫,“都是一家人,哪有爹娘会不喜欢孩子的呢”

  真要不喜欢,生下来就掐死了。

  “我娘就不喜欢我。”青杏苦涩道。

  青桃转过身,望着黑暗中语气落寞的谭青杏,不知怎么安慰。

  重男轻女是很多人心底都有的偏见,李氏更为偏执,她只能道,“许是受了人影响,有些观念根深蒂固,对你和青草堂姐差了些,你可以强势些,让她知道你不是认人拿捏的主”

  “次数多了,她自然不敢打你的主意。”说到这,青桃话锋一转,“但她毕竟生养了你,无论何时,都不能忘了做子女该有的孝顺。”

  黑暗中,谭青杏的呼吸渐渐平稳均匀,青桃不知道她听进去多少,翻个身,继续睡了。

  谭青杏这次回去没闹出什么乱子,在钱栗树面前也没什么出格的举动,送走她后,邵氏竟有点不习惯,“我看她心不在焉的,不会是你爹说了什么吧”

  牛车已经驶远,清晨的街上行人稀稀拉拉的,青桃道,“青杏堂姐想明白了吧,娘,咱快去集市吧。”

  最近出摊多靠钱栗树他们,青桃琢磨着熟悉了街巷就不让他们帮忙了,但她心里记着事儿,等和邵氏分开,就问身侧推车的钱栗树,“各个书塾都已开学,怎么不见你入学”

  钱栗树和她们走得近是为了推荐信,如果推荐信不顶用,她们不是白受人家恩惠了

  钱栗树没料到她惦记着这事,扶稳车,漫声道,“等你们生意走上正轨再说吧。”

  青桃放了心,只要推荐信管用,钱栗树能顺利入学就好,她道,“这些日子多亏你和狗子哥了。”

  罗狗子嘴皮子利索,会哄人,邵氏跟着他,常常不到两个时辰就卖完回家了,换了邵氏一个人,单是算账就手忙脚乱的,青桃又说了一番感激的话。

  钱栗树看她,“你今日话是不是多了些。”

  青桃“”

  她们挑的是城西的集市,未入主街就碰到收税的,对方凶神恶煞的,身后跟着两个人,其中一个青桃见过的,那日在集市坑蒙拐骗的姑娘,她与官差说了什么,龇牙咧嘴的官差忽然咧嘴笑了,脸颊的肉一抽一抽颤动着,令人胆寒。

  青桃掏出准备好的铜板主动递上。

  官差低头瞥了眼,没伸手,目光探究的落在蒸笼后方的钱栗树身上,“你们兄妹是来摆摊的吗”

  时辰尚早,周围都是急着进集市支摊的摊贩,见到官差后,谨慎的站开两步远。

  钱栗树扬眉,“不来摆摊来干什么”

  这个集市是他们第二次来,官差对两人并无多少印象,认真打量钱栗树两眼,“你不像是会干这种活的。”

  钱栗树平静道,“图个乐子不行”

  他语气称不上好,官差拢紧了眉,脸上的笑也没了,身后的姑娘看他不动,凑上前又嘀嘀咕咕了几句,官差眉头拧得更深,眼神在青桃和钱栗树身上来回瞟,问了钱栗树一句,“你是哪家的”

  他常在街上巡逻,哪条街住的哪些人大致都了解,面前的人衣衫简陋,但模样气度不是普通人家出来的,他不敢轻易摆架子得罪人。

  钱栗树语气更为冷淡,“关你什么事”

  说完推着车继续往前走,青桃猜到事情不一般,在官差发怒前,迅速地跑到十几步远外的瘦个子官差前,交钱收了凭证往集市里面钻。

  瘦个子官差抬头看了眼不远处的同僚,没有多言,近日好些人都在说城里对母女两卖的包子好吃,生意比铺子地还好,想和她们合伙做买卖的不是一个两个。

  这种事不归他管,他更不会多嘴。

  那边,青桃进集市占好位置,就开始吆喝了,两侧铺子陆陆续续开门,偶尔有掌柜过来买包子,不乏有认识她们的。

  “你家包子的味道与别处不同,怎么不天天来啊。”

  青桃站在热腾腾的包子旁,脸上氤氲着热气,笑着说,“离我们住处太远了,不方便。”

  因为来这边,她与邵氏要比以往起得早。

  “你们住哪儿”

  “有点远。”青桃并不与他们深聊。

  天色渐明,集市热闹后,围在摊前的客人多了起来,有的买两个,有的买十个,最阔绰的人一口气买了四十个,青桃不由得多看他两眼。

  是个体型瘦小的中年男人,下巴蓄着胡须,皮肤比普通男子的白,双手甚是洁净,穿着一身藏青色绣竹直缀,气质温和,明显不是常年干粗活的。

  青桃问他,“没有大的纸包,装五个行吗”

  这人每个口味的包子都买了几个,单馒头就买了六个,不是家里人多就是家里人胃口好。

  她细心地把不同口味的包子分开装好再递过去。

  给钱时,对方说了句,“想买你们家包子果真得碰运气。”

  菌菇包卖得最好,稍微晚些就没了。

  邵氏提过好几回想多做些来卖,她怕菌子供应不足就没那么做,每天的菌菇包都是四十个,听到这话,青桃问他,“你吃过我家包子”

  男子笑,“这么味道独特的包子,能没吃过吗”

  身边又有客人要五个馒头,青桃揣好钱就忙去了,等她抬头时,男子已经不见了。

  她和钱栗树说,“我们家的包子已经有名气了吗”

  她每天装包子收钱,偶尔碰到几个认识的人跟她打招呼,她就和她们聊两句,包子多受欢迎她没有认真观察,左右每天卖完回家就好。

  她以为包子卖得好是城里人图新鲜的缘故,而名气是要日积月累的。

  钱栗树站在另外一侧,闻言,淡淡道,“你自己看。”

  客人多起来,青桃哪儿来得及看,不过问了个提着篮子来买菜的老太太,她道,“我儿子在城北做掌柜,前几天买了两个包子回家,我吃了两口就记着这个味儿了,是你家的吧。”

  包子的馅儿是她调的,比其他铺子的味道香浓,她自然知道。

  老太太一说她就懂了,“你就不怕认错了”

  哪怕边上挂着“鲜包子”旗帜,但她并不知道多少人看到而记住了。

  老太太笑眯眯的,“有啥认错的,我儿子说了,你们家包子闻味儿就闻得出来。”

  老太太买了十个包子,说是明个不见得能买到,多买两个囤着。

  眼下天还不热,包子放个两三天没问题。

  今天生意出奇的好,没多久就卖得七七八八了,先前的官差又带着那个姑娘来了,旁边还跟着个圆脸妇人,青桃侧身,将钱袋对着钱栗树。

  钱栗树注意到她的动作,把空蒸笼放在中间堆好,开门见山问道,“大人想干什么”

  “我们去别处说。”

  四周人多,见来人穿着官服,都有几分不安,钱栗树不闪不躲,“我们急着回家吃饭,有什么事在这儿说吧。”

  “剩下多少”

  官差倾身看了眼,“剩下的我全买了。”

  钱栗树当即抽出一张纸打开,把蒸笼里的包子全包起来,“六十四文。”

  “这么多”

  “不多。”

  官差掏了钱,钱栗树伸手时,对方直接把钱递到了青桃面前。

  一个碎银。

  青桃对这个朝代的碎银并无多少了解,在清水镇时,大家用的都是铜板,她收了铜板给谭秀才拿到钱庄换成碎银存着,但那是过了称的,不会吃亏。

  直接拿碎银来包子的还是少见,便是在清水镇也只碰到过几回,她得请人过了眼才敢收。

  毕竟要找补。

  官差直白地给她碎银倒是有些为难她了。

  她喊了声树子哥。

  钱栗树眯眼,语气有几分不好,“给铜板。”

  这个碎银快有两个大拇指大了,找零就得数许久,钱栗树还拿着纸包的包子,“你要不诚心买就算了。”

  官差拍拍胸口,又解开腰间的钱袋子,“没铜板。”

  青桃左右瞅了眼,见对面就是杂粮铺,想说过去借称称一下有多重,没开口呢,就见钱栗树冷了脸,把包子往蒸笼一倒,“那就不做这门生意了。”

  官差跟着沉了脸,语气凶狠,“你别给脸不要脸。”

  钱栗树不买账,自顾和青桃说,“没几个包子了,咱收拾回家,路上能卖就卖,不能卖就拿回家吃。”

  若说刚刚青桃不懂,此刻看钱栗树态度却是明白了,当即点头,“行。”

  当即收板车要回家,圆脸妇人笑盈盈站了出来,“妹子别着急啊,他就是个粗人,不懂变通,六十四文是吧,我这有呢,来来来,你数数”

  边说边掏出一串铜板,她数了几十文留在手里,剩下的给青桃,“你数数啊。”

  青桃十个十个的数,确实六十四文,“树子哥,包子给她们吧。”

  钱栗树捡包子,妇人就站在板车前盯着青桃看,目光飘忽,让人心里不舒坦,青桃没吭声,低着头,双手不自主地按在腰间。

  好在对方没有栽说什么,等走出集市,她才回头瞅了眼,“他们是不是打咱的主意。”

  她首先想到的是税。

  城里税收严明,每家摊贩只需交一文钱,故而有些摊贩为了避税,就跟周围几个摊贩联手,声称他们是兄弟,一家的买卖,如此几家交一文,省了好几文。

  这个手段比每天东躲西藏逃税的高明多了,她在集市碰到过好几回。

  可她跟邵氏规规矩矩,只要分开,她们都各自交了钱的。

  没理由刁难她们。

  难道瞧上她们家生意了

  官不与民争利,哪怕是官差,也不敢当街打她们买卖的主意吧。

  青桃困惑不已,问钱栗树,钱栗树道,“再光风霁月的人难免有些唯利是图的亲戚,没准是有人瞧你们生意好,起了心思。”

  “她们会怎么做”

  钱栗树看她,“抢吧。像东街有家面馆生意好,旁边陆续开了好几家面馆,最后一条街都成了面馆,其他家味道差些,却也有它与众不同的味道,人们都是图新鲜的,有些东西吃多了就想换个口味,时间长了,其他家味道一般的面馆倒不缺生意了。”

  这个例子钱栗树之前就和她说过,青桃记在心里的。

  不仅如此,受赵氏娘跟踪她买调料的缘故,来府城后,她每次去杂货铺买调料都会买好几种,甚至会挑些味道苦涩的买,就为迷惑居心不良的人。

  “青桃,我说的你认真考虑过没”钱栗树问她。

  想在城里站稳脚跟不容易,青桃她们根基浅,能找个靠山是最好的。

  青桃想起他早先和自己说的,点头道,“我想过了,卖方子不是我想的。”

  “用不着大富大贵,能供家里人读书就行。”

  “买卖不用做很大,有人真心喜欢就好。”

  “虽然会很累,但付出能看到收获就行。”

  “即使哪天做不下去改行,也行。”

  钱栗树面露沉吟,“你倒是想得开。”

  是人都有贪心,都想往上爬,其他人听了这话肯定得说青桃没出息,而看着青桃真诚的眉眼,“没出息”很难说得出来。

  他道,“你想清楚了就好。”

  其实这种事哪是几天就想得清楚的,青桃目前的想法如此,或许以后会后悔也说不准。

  今天遇到的事儿,她回家就和邵氏说了,邵氏又买了几捆柴,正握着砍刀剔除杂乱的枝桠,闻言,脸上没有半分忐忑,反过来宽慰青桃,“他们看上咱生意说明咱有前程啊,狗子说了,你爹在府学读书,府学就是咱的靠山,真要有那不安好心的不敢贸然打咱的主意。”

  邵氏比青桃先遇到这种事,不过打探的不是官差,而是包子铺来的,邵氏不安了半天,就怕那些人把自家生意抢了,还是罗狗子告诉她,酒香不怕巷子深,只要味道好,哪儿都会有生意。

  邵氏说,“娘不求什么腰缠万贯,挣点钱贴补家用就行。”

  尽管她不会算账,但家里每天多少进项青桃都有说,就那些钱,比浆洗挣得太多,她已经很满意了。

  “青桃,咱就卖咱的包子,真要哪天干不下去了,娘就洗衣服去。”

  “其他事娘做不来,洗衣服难不倒娘。”

  邵氏似乎并不反感洗衣服,和青桃说起以后的安排来,比如她剔的树枝是要留着以后晒衣服用的,这树枝长,剥了树皮光滑,粗细正好。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