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家和万事兴 第42章 042 两个铺子

小说:穿越之家和万事兴 作者:芒鞋女 更新时间:2022-04-20 06:07: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想到长子混到这步田地谭秀才就觉得闹心,拽了拽被子,“睡觉吧。”

  邵氏哪儿睡得着,恨不能把青文两口子揪起来好生问问,青桃多懂事的孩子,碍着他们啥了就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

  她和谭秀才活着他们尚且不给青桃好脸,她和谭秀才若死了那还得了?

  万籁俱寂,听着枕边人均匀的呼吸声,郭寒梅翻来覆去睡不着。

  青桃没有嫁人,挣的钱就该是谭家的,可邵氏让青桃自己收着,意思是给青桃做嫁妆?照青桃每日进项,到嫁人时得攒多少钱?全给青桃带去婆家?

  未免太大方了些。

  要知道,那些钱交到邵氏手里,等邵氏百年就是她的!

  现在倒好,全被青桃拿走了。

  夜很静,她焦灼地踢了踢被窝,抬头瞅瞅漆黑的窗外,又心烦意乱的躺回去。

  慢慢的,她不动了,只剩下黑溜溜的眼珠一动不动望着头顶的房梁发呆。

  谭青文口渴,起床找水喝,刚掀开被子,旁边忽然伸出只手搭在他腰上,指尖冰凉,像夏日刚出井的水,凉得他心紧起鸡皮疙瘩。

  他浑身僵住。

  “相公也睡不着?”

  黑暗中,郭寒梅的声音像她的手清凉,只是语气里夹杂着不易察觉的惆怅。

  谭青文沉沉呼吸两下,喉咙干涩的嗯了声。

  郭寒梅又翻了个身,太黑了,她看不到谭青文的脸,只感觉身边位置空了,凉气灌入了被窝。

  她把手伸进被窝,感觉暖和些了后问,“相公也觉得爹娘太偏心小妹了?”

  谭青文仰头喝了口水,待喉咙舒服些了,又嗯了声。

  “为什么?”郭寒梅疑惑。

  村里人重男轻女的多,像谭家把闺女当成宝的还是为所未闻,难不成闺女能给两人养老不成?

  郭寒梅想不明白。

  书桌边的谭青文又喝了两口水,嗓音清润道,“觉得亏欠了小妹吧。”

  “哪儿就亏欠她了?”郭寒梅的声音在寂静中显得有点尖细,“她住在谭家,有奶护着,有四叔帮着,

  地位比两个婶子还高”

  郭寒梅见过刘氏满面谄媚讨好青桃的嘴脸,李氏虽不喜欢青桃却也没说过重话,缺什么邵氏给她买,吃穿不愁,没受过半点委屈,邵氏为何还觉得亏欠她?

  难不成真要把她像宝似的捧在手里才不算亏欠?

  郭寒梅真心困惑,“哪儿亏欠她了?”

  语气隐有质问和不满的意味。

  谭青文心底滋生出同样的情绪来,青桃虽没在爹娘膝下,可衣食无忧,哪儿像他,明明住在镇上,日子还不如老宅好,每个月总有几天吃白粥酸菜,每年冬天总有段时间洗凉水澡,生活拮据,比青桃落魄多了,他琢磨道,“许是奶觉得爹娘亏欠了青桃吧。”

  论地位,谭家没人越得过邱婆子,邱婆子说邵氏她们亏欠青桃,那就是亏欠。

  郭寒梅有点不忿,“奶凭什么那么说?”

  谭青文皱眉,反问,“你在质问奶吗?”

  郭寒梅意识到自己犯了大忌,谭家是邱婆子当家,她这个晚辈怎该质疑长辈?

  对青桃的那点怨怼顿时消了,她收紧被窝下的手,软声道,“没,我好奇问问罢了。”

  “奶偏心青桃是有原因的。”

  个原因谭家人都知道。

  郭寒梅又被勾起了好奇心,“什么原因?”

  “小妹性子像她。”

  “”

  是什么原因?

  话题似乎有点扯远了,郭寒梅心头烦恼的是另外件事,她往谭青文身边靠了靠,低声道,“我看小妹是个能干的,卖馒头包子铁定能挣钱,你说娘让小妹自己收着是”

  说到这便被谭青文从鼻子发出的嗤声打断。

  谭青文的胸腔跟着动了动。

  郭寒梅靠进他怀里,感受他的心跳。

  几下后,谭青文不屑出声,“挣再多钱也是女孩,没办法考科举。”

  如果没有发生小寡妇的事,谭青文定会像谭秀才那样称赞青桃聪慧能干,可青桃讽刺挖苦他的画面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当着小寡妇的面,青桃骂他懦弱没有担当扫他脸面践踏他的

  尊严,要谭青文心平气和夸她辈子都不可能。

  不仅不会夸,只会逮着机会讽刺回去。

  不得不说,青桃那番话击垮了谭青文维持多年的彬彬有礼的读书人形象。

  他甩脸色是从青桃开始的。

  而且他始终记着谭秀才夸青桃读书有天赋。

  那又怎样。

  青桃是个女孩。

  再有天赋有能耐也不可能撑起谭家门户来。

  句话在谭青文嘴里盘桓已久从未说出口过,许是郭寒梅那两句不甘的质问叫他感同身受,不由自主说了出来。

  他没有试着解释维持兄妹关系,只叮嘱道,“你既知道爹娘偏心就别找小妹麻烦,爹娘知道就罢了,被奶知道没有你好果子吃的。”

  “三婶就吃过亏,她在村道上跟人说青桃不好,传到奶耳朵里,奶抄起家伙追到三婶挣钱的地方,把人弄回家关了整整四天。”

  对痴迷挣钱的刘氏来说,平白无故少挣四天工钱无异于要她的命。

  她声泪俱下的跑到青桃跟前忏悔,就差没下跪磕头了。

  郭寒梅听谭青杏说起过事,刘氏管不住嘴挨了邱婆子骂,李氏做嫂嫂的也跟着遭了殃,因为邱婆子觉得刘氏心底是那种想法,李氏只会更甚,骂刘氏时便把李氏也捎了进去,当时郭寒梅只觉得青桃城府深背后没少告状,此刻想想,邱婆子问题也很大。

  还是那句话,哪有重女轻男重到这个份上的?

  她不敢说邱婆子半句不好,蹭了蹭谭青文胸膛,羡慕道,“小妹命真好。”

  谭青文又是叹气,“没办法。”

  命好是天生的。

  郭寒梅仍是不甘心,好不容易搬来镇上,和婆婆关系也缓和了,难不成任由青桃攥着家里的钱带去婆家?

  她小心试探道,“我看小妹挣了不少钱,她吃家里的住家里的,不把钱交出来不好吧。”

  谭青文不懂郭寒梅那点心思,而且邱婆子素来不管几房钱财,他不在意道,“没什么不好的,她自己挣的钱,谁也管不着。”

  郭寒梅听出他的态度,眼

  神暗了暗。

  怎么会有么好命的人?

  而她嘴里好命的人天不亮就起了,担心早上剁肉吵着家里人睡觉,昨晚肉就剁好了,舀了半勺猪肉放入碗里烫化,接着开始调料。

  四斤细面做包子,四斤细面做馒头。

  尽管昨天卖了十斤细面的量,但青桃没有被喜悦冲昏头脑,昨天逢集,来来往往的人多,今个儿就不同了,集市人少,备太多卖不完明天接着卖就不新鲜了。

  出门时天蒙蒙亮,除了邵氏和郭寒梅,其他人都没起。

  雾气有些重,青桃穿着身灰色衣衫,推着车的身影看上去萧瑟又寂寥,邵氏心里不是滋味,恶狠狠瞪了眼灶台边忙活的郭寒梅,提着油灯追着青桃走了出去。

  外边风大,油灯被风吹得几近熄灭。

  青桃推着车走得慢,听到逼近的脚步声时努力将推车往墙边靠,让出点位置出来。

  邵氏的声音就在这时传了过来,“今天怎么么早就出门了。”

  油灯没有灯罩,已经熄灭了。

  邵氏划开火折子重新将其点燃,“我跟着去吧,天亮我就回来,不影响你做事。”

  青桃莫名,邵氏已抬手挡着风往前去了。

  般沉默强势的邵氏是青桃没见过的,不由得猜测邵氏是不是心情不好,然而不等她开口,旁边木门开了,露出张笑盈盈的脸,“闻着香味就知道是青桃出门了,包子怎么卖的,我买两个。”

  同住一条巷子,谭家院里飘出的香味馋得人流口水。

  昨天没赶上,今天却是忍不住了。

  青桃说四文,对方吸了两口肉香味,改口买了四个。

  走出巷子时,包子卖了十几个,邵氏脸上总算有了点笑,“你做的包子味道好,昨天就有街坊来家里问了,我以为她们好奇而已,没想到她们真的想买。”

  闺女厨艺好,若有个铺子傍身的话的确不用看人脸色。

  昨晚谭秀才和她说时她脑子里就浮出赵氏那张看似温柔却略带冷漠的脸,她没告诉谭秀才,她的打算可不是给青桃买一个铺子,而是买两个。

  她的闺女怎么能比赵氏差,两个铺子,必须是两个。

  青桃不知道有事,思考片刻,道,“不若明天我留些包子馒头在家,街坊邻里来家里也能买。”

  她走得早,起得晚的街坊邻里肯定照顾不到。

  “行。”邵氏在家,点事不是问题。

  街上有些冷清,周围铺子俱关着门,邵氏觉得青桃起早了,若是晚些,遇上铺子开门肯定会有生意。

  她感慨了句。

  青桃笑了,“有个地方肯定有生意。”

  早起有早起的好,往前走了段距离,那儿已有两个摊贩撑起摊子了,有锅,锅里冒着热气,青桃将推车停在靠边位置,扯着嗓门吆喝起来,“卖包子咯,卖包子咯,又香又好吃的包子。”

  她的位置在最边上,离旁边摊贩有两米位置。

  对方是一对年轻夫妻,闻言看向青桃,语气谈不上热络,“你来错地方了。”

  青桃抬头望了眼慢慢亮灯的房间,“没走错。”

  是清水镇最有名生意最好的客栈,只住宿不包伙食,青桃昨天最大的客户就曾从儿出来的。

  年轻夫妻对视眼,眼底皆是不喜。

  他们是卖面的,每天天不亮来镇上就来这边摆摊,青桃卖的是馒头包子,对他们生意会有很大的影响。

  锅里的水还没沸腾,女人快速摆好桌凳。

  因离客栈近,夫妻俩就带了两张桌子。

  凳子恰好挨着青桃的推车,女人推了把车,面色不善,“你靠过去点。”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