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冬医然 第七十四章 冷战

小说:忍冬医然 作者:%E5%BC%88%E6%9E%9A/ 更新时间:2022-01-25 20:50: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苏甜甜站在考点的大门外,沉默地看着不断涌出的考生。他们脸上的表情或喜悦或沮丧,但在冲进父母怀抱的一瞬间,却都得到了安慰与力量。

  她的双手不自觉地交叉攀上双臂,湿冷的空气与她相拥,带来的却是一个更加冰冷的寒颤。

  一刻钟前,她在考场上刚刚撂下笔,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虽说今年高考改革,题型变动很大,却比之前更对她的胃口,尤其是作文,她感觉用上了自己十几年的功力,外加天时地利人和,有拿满分的潜质。

  于是,在监考老师宣布考生可以离场后,她一马当先,兴冲冲地跑了出去,没成想刚一出门就被突然下大的雨淋成了落汤鸡,又没想到是大姨居然告诉她季晓霜早就赶回单位处理工作去了。

  明明是六月的天,她却像一下子坠入了冰窖,被冻在了原地。

  “她处理完工作就会回来,也许马上就来了……”大姨尝试着安慰她道。

  苏甜甜也不相信,妈妈会因为工作而放弃陪伴自己度过这样一件人生大事,毕竟相同的事她曾经做过,怎么会再让自己伤心一次?

  然而事实就是,一直等到考场外的家长和考生都走光,她也没有看到季晓霜的身影。

  微凉的雨丝不断地落下来,从额头滑进她的眼眶,令眼睛有了冰冷的刺痛感。

  “走吧甜甜,大姨带你去吃饭,下午还要考试呢。”大姨把伞向她的一侧偏了偏。

  “嗯。”她倔强地挡开了伸来的雨伞,独自一人走进雨中,走着走着,眼中渐渐涌出了泪水。

  直到第三天上午英语口试结束,苏甜甜再也没有笑过。

  惹人容易哄人难!尤其是哄孩子。没办法,谁让这件事把小祖宗弄炸毛了呢。

  几个大人犯起了愁。

  “甜甜,晚上想吃什么?大姨叫你大哥回来给你做呀?”

  “不用了,大姨。”

  “上次做的花胶鸡好不好吃?要不要再做一次?”

  苏甜甜摇了摇头。

  “那……做草莓双皮奶?吃点甜品?”

  “不用麻烦了大姨,我什么都不想吃。”

  大姨无声地向季晓霜和元岐耸了耸肩。

  “走吧,那就出去吃,火锅还是日料,或者你之前一直想去的那家电竞主题餐厅,都可以。”元岐揉了揉她的头道。

  “不要。”

  “别生气了呀,你要是不想吃东西,我们出去看电影打电玩怎么样?或者约上你的小伙伴去玩?”元岐还是第一次“实践”哄孩子,这要是让别人看见平时冷冰冰的他此刻的一脸温柔地坐在一个孩子身边,一定会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

  “他们都和家人出去旅游了,没空理我。”苏甜甜的脸抽搐了一下。

  “那我们也出去旅游好不好?你想去哪里?”

  “不去。”

  “去书店?”

  “也不去。”

  这可怎么办?元岐与季晓霜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

  “别不开心了甜甜,妈妈这两天请假陪你怎么样?”季晓霜拍了拍她的肩膀。

  苏甜甜眨了眨眼并不答话,只是从她手下躲开了。

  “是,都怪妈妈,又没在高考这么重要的时刻陪着你,但实在是事出有因,对不起。”季晓霜诚恳地看着她道。

  “是啊甜甜,要不是特别重要的事,你妈妈也不会去。”大姨帮腔道。

  “对,是个工作就比我重要。”苏甜甜冷哼了一声。

  “妈妈以后多陪你,好不好?”

  “轻诺而寡信,季医生,我可不敢再相信您了。”

  她讽刺的语气刺痛了季晓霜的心。

  “甜甜,你这话说得太重了吧?你妈妈为了你拼命工作,你得理解她呀!”大姨道。

  “都让我理解别人,那谁来理解我?谁在乎过我的感受!”苏甜甜像被激怒了般,突然红了眼站起身,径直走回卧室摔上了门。

  三个大人面面相觑,彼此无。

  季晓霜愧疚极了,心仿佛被扔进了烙饼锅里,蒸干了所有晶莹剔透的血与水,只剩下被煎得干瘪焦糊的躯壳。有黑烟飘了起来,身体里弥漫着不知所措的情绪。

  当年苏坤临死前曾让嘱咐她照顾好甜甜,这些年来,她一直觉得自己做得还可以,而且甜甜也是一个要强的小姑娘,将学业和事业规划得井井有条,几乎不需要她操心。但现在季晓霜才明白,无论甜甜的外表如何独立坚强,但心中始终有着孩子的柔软,她也需要陪伴啊!

  因为工作,她让女儿失望的次数太多了。她明白,无论物质上如何补偿,心里的疤痕终究是难以复原的。而当之后有类似的事情再发生时,从前的“旧账”与眼下的“新账”将会联合起来作祟,将心中的裂痕再次挑拨、加深。

  她的眼神有些空洞。

  “晓霜,晓霜?”元岐看她半天不说话,像丢了魂一样,连忙碰了碰她。

  “啊……”季晓霜反应过来,疲惫地叹了口气。

  元岐觉得有些不对劲,为什么一向通情达理的苏甜甜会在这件事上反应如此激烈,而她刚刚说的“不敢‘再’相信”和季晓霜说的“‘又’没在高考这么重要的时刻陪着你”是什么意思呢?

  思索了半晌,他决定还是要问清楚,也许这是她们母女间的一个心结。

  “你还真是……敏锐。”季晓霜苦笑了一声,把曾经发生在苏甜甜中考时的相似事件对他讲了一遍。

  “难怪。”元岐听完后皱了皱眉。

  “作为医生,面对油盐不进的患者我倒有经验,但作为母亲,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别急,等她情绪稍微缓和下来,今晚我找她聊聊。”

  “好吧,她很喜欢你,但愿……会听你的话吧。”

  “嗯。”元岐牵起季晓霜的手,放在了掌心中握紧。

  晚上九点。

  苏甜甜蜷缩在被窝里捧着手机,屏幕在m站、微博、聊天界面之间来回切换,看似“业务繁忙”,但事实其实是——没人找她聊天,因为汪洋和王梣都在外面和家人吃饭:刷新了好多遍,关注的几个声优和作家没人发新微博;刷了一下午m站,新番全都看完了。

  她心中的空虚和失落更深了。

  愣神间,屏幕上弹出了新消息提示。

  元岐:甜甜,吃饭了吗?

  她立刻回了一个“没”。

  元岐:在写小说?

  苏甜甜:没有,心烦,不想写。

  元岐:还在和你妈妈置气?

  苏甜甜:……嗯。

  元岐:我听她说,你中考时她就因为工作原因没有陪考,这次也是,所以你才这么生气,对吗?

  苏甜甜:虽然从来没有规定家长要陪考,但……

  苏甜甜:总之我就是觉得很过分。

  元岐:知道这次事情的前因后果吗?

  苏甜甜:嗯,是为了帮何翊叔叔。

  元岐:也是为了济德堂。

  苏甜甜:但这并不能成为我释然的理由,难道没有妈妈,医保评审就过不了吗?

  元岐:是,也不是。但她既然在内科负责人这个重要的位置上,就注定了有些事是必须承担的,责无旁贷。

  元岐:而人并不是全能的六边形战士,所以有时候要面临取舍,得到的同时,也会失去一些东西。

  苏甜甜:所以妈妈还是选择放弃了我。

  元岐:不,她是选择相信你。你想想,以前无论是参加作文比赛还是做视频,即使别人都不看好你,是不是只有她一直站在你身边鼓励你?

  苏甜甜的手迟疑了,脑中蓦然想起季晓霜经常说的“加油,妈妈相信你”。

  元岐:你们一样独立、坚强,所以她相信你,在没有人陪伴的情况下依然可以顺利完成考试。

  元岐:你们一起度过了人生最难熬的三年,相比起你的同龄人还是养在温室里的花朵,你的内心已经足够强大去面对一些人生大事了。

  苏甜甜犹豫了半晌,又回道:元叔叔,我明白您的意思,但是……有时候真的宁可自己不坚强,看见同学都有父母陪着,我心里难受,真的难受。

  苏甜甜:您是不是想说,也许大姨说的很对,我要理解妈妈?可是……

  元岐:可有的时候理智惯了,也想任性一次。

  苏甜甜:是……做一个懂事的孩子是很累的,我也想“不明事理”一次。

  苏甜甜:您听说过一句话吗?叫“不要在女孩生气的时候和她讲道理,那只会让她更生气”。所以事情并不是任何时候都能用道理说得通的,我可以理解,但我真的好难过。

  元岐:我明白,其实你妈妈心里比你更难受,她也在自责。

  苏甜甜:我知道,妈妈是我最重要的亲人,但人往往就是被亲人伤得最深。

  元岐:理解,所以我希望你们能解开心结,等你冷静下来就找她聊一聊吧,她心里……也苦得很。

  苏甜甜:嗯……

  苏甜甜:我饿了。(一个哭脸表情)

  元岐:中饭和晚饭都没吃,饿是自然的。

  元岐:去开门吧,同城快送应该已经到了,是你一直吵着想让我做给你吃的油泼面。

  苏甜甜:哇!谢谢元叔叔!(一个小熊跳舞的表情)

  苏甜甜接过保温盒,打开后看见里面一共是两份油泼面。

  难道……

  她忽然明白了什么。

  略微沉吟后,她端着面向季晓霜的卧室走去。

  s..book416532438746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忍冬医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