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骄阳 第17章 燕家葬礼

小说:烈日骄阳 作者:简单的鱼 更新时间:2021-11-26 16:49:3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周围持枪保镖,围住三人。

  武道宗师燕政在后方坐镇。

  更多燕家保镖从灵堂外进入,围困住韩阳三人。

  无论怎么看,韩阳三人这一次必死无疑。

  韩阳却表现的十分淡定。

  淡定到令人觉得荒谬。

  李奎文搬来一个椅子。

  韩阳徐徐坐下,翘着二郎腿,缓缓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精致的木盒。

  木盒打开,一根烟被韩阳轻轻挑了出来,叼在韩阳嘴里。

  李猛帮忙点烟。

  韩阳轻轻吞吐了一口烟雾。

  神态肆意。

  他的目光透过人群,定格在燕厉身上。

  “燕先生,中年丧子当真是......”

  他顿了顿,察觉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时,才缓缓接着道,

  “可喜可贺。”

  燕厉炸了。

  燕政攥紧拳头,咔咔直响。

  整个灵堂轰然大作。

  中年丧子?可喜可贺?

  这是挑衅!

  这是肆无忌惮的挑衅!

  这是根本没把燕家放在眼里的挑衅!

  ......

  “年轻人,你真是好胆识啊!”

  燕厉咬牙切齿,神情压抑不住狰狞,欲要喷火的目光死死盯在韩阳身上。

  “燕先生,谢谢你的夸赞。”

  韩阳淡淡一笑,随后笑意吟吟地望向燕政:

  “昨日,燕大少亲自打电话,邀请我前来参加葬礼。”

  “所以,我来了。”

  他顿了顿,话锋一转:

  “不过,我和燕路少爷萍水相逢,却一见如故,想到他的死,我常常痛心疾首,痛斥天妒英才。”

  “奈何,故人已去,我只能来祭奠一下,以表心意。”

  所有人怔住了!

  这说的什么话?

  一见如故?痛心疾首?

  你还把人杀了?

  祭奠一下,以表心意?

  特么人都是你杀的,你有什么心意?!

  这说的是人话吗?

  “我去,十几把枪指着脑袋,还敢这么说,这家伙是不是脑子神经搭错了?”

  “嚣张,简直太嚣张了。要知道,这可不单单是十几把枪那么简单,燕政燕大少还在一旁看着呢?!”

  “怎么说?”

  “你不知道吗?燕大少如今可是金武盟盟主的亲传弟子,之前刚刚获得金武令,成就武道宗师。”

  “武道宗师怎么了?”

  “切,我就说你无知吧,武道宗师是强者的代名词,这么说吧,一名武道宗师能够在二十米之外,用一根拇指细的木枝杀死你!这样的强者,不出动几百上千人,根本剿灭不了!”

  听到这话,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

  所有人看向燕政,眼神中充满崇拜。

  他们再次看向韩阳,眼神宛如看待一具尸体。

  这家伙自己作死啊!

  杀了燕二少,还上门来祭拜。

  知道燕大少在,还毅然前往,怕是不知道燕大少依然是武道宗师了吧。

  这小子今天死定了。

  “嚣张的小子,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嚣张!是不是找死?!”

  燕厉一挥手:“开枪,把这个家伙打成筛子!”

  他直接命令保镖们开枪。

  十几把枪足以把一个人打成筛子,让人死的不能再死!

  “不要开枪,不要开枪啊!”

  一道声音响起,所有人看到钱寒彦慌慌张张跑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在燕厉面前。

  钱寒彦连连磕头:

  “燕先生,求您了,您就饶他一命吧。我愿意拿出所有,赔偿给您。”

  “您想要那块地皮是吗?给您了,我不要了,只希望您饶他一命。”

  他真的把韩阳视若己出,把韩阳当成自己半个儿子。

  他不知道韩阳怎么敢杀了燕路,也不知道韩阳敢出现在燕家葬礼上,更想不到韩阳在葬礼上大放厥词。

  他认为韩阳疯了。

  但,他不能看韩阳死在自己面前。

  所以,他宁愿抛弃一切,也要保住韩阳的性命。

  韩阳神情一怔。

  他不知道钱叔怎么会在这里,事情有些超乎自己的预料。

  他瞥了一眼周围的枪械。

  自己和李猛他们不怕枪械,但钱叔可是普通人,待会要保住他。

  燕厉冷哼一声:

  “饶了他?他杀了我儿子,我怎能轻饶他!”

  “钱寒彦,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我告诉你,你那块地皮我要了,但这小子,也要死!”

  “钱叔,你也听到了,他们不会轻易放过我。”韩阳试着呼唤钱寒彦:“你快起来,到我身边,我来保护您。”

  “阳儿,你闭嘴!”

  钱寒彦第一次怒吼韩阳:“你还不快过来向燕先生磕头道歉?!”

  说完,他又转头对着燕厉磕头道歉道:“燕先生,只要你放了韩阳,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他心中焦急万分。

  他真怕韩阳死倔,不肯低头认错,那样,真的会死啊!

  为了活着,丢点面子算什么呢?!

  韩阳:“......”

  “韩阳,你别不识好歹,我爸这是在救你!”

  钱雪儿指着韩阳怒骂道:“你还敢坐着?还不快照着我爸说的做!”

  她内心也是担忧韩阳。

  看到钱寒彦站出来的帮助韩阳,她内心的天平还是倒向了“救下韩阳”的一边。

  “老钱,你是不是傻了?为了救这小子,你难道要倾家荡产?!”

  林玉不干了,她气得大叫:“这小子和咱们没有一点关系,你救他干嘛?!值得吗?”

  燕厉目光盯着钱寒彦,声音宛若毒蛇一般:

  “你这条老狗,真的愿意为了救他,付出任何代价?”

  钱寒彦连忙点头:“我愿意,我愿意,只要燕先生饶了阳儿一命。”

  燕厉冷漠道:

  “可以,我要你把那块地皮无偿转让给我,还要你把你公司八成股份归于我们钱家,最后,我要让这小子对着我三儿子磕足五十个响头。”

  “只要你们做到了,我今天就绕他一命!”

  他当然不会轻易放过韩阳。

  韩阳当着天下人的面,打了燕厉的走狗木罗,这是打了燕家的脸面。

  更何况,还有杀子之仇,这种不共戴天的仇恨!

  种种罪行早就让燕厉在心中将韩阳打入必杀名单。

  不过,钱寒彦将上百亿的利益放在他眼前,他也不能弃之不顾。

  所以,他许诺今天不杀韩阳。

  但,明天,后天,以后,他就说不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