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骄阳 第14章 金武令

小说:烈日骄阳 作者:简单的鱼 更新时间:2021-11-25 17:03: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哒哒哒~~

  死寂的大厅中,响起皮革敲击木板的声音。

  身穿军用皮靴的韩阳来到木罗身前,他一脚踩在木罗的胸膛上。

  “向他们磕头,道歉。”

  同样的话语自韩阳口中而出,响起在每个人的耳畔。

  但他们的心境完全不同了。

  前面他们是不屑,但是现在只剩下震惊了。

  木罗呼吸急促,瞳孔放大,望着上方的少年。

  他可是修炼出内力的武者,并非外面武馆中假把式的人。

  在此人面前,却没有一点抵抗之力!

  “阁下实力如此恐怖,实力恐怕早就远超于我,这次我认栽了。”

  木罗是混黑白两道的狠人。

  他清楚知道,做错事就要认。

  韩阳移开脚。

  木罗起身,面向一众钱家保镖。

  “扑通——”

  他跪倒在地,连磕了三个头:“诸位兄弟,刚才的冒失,是我不对,还请诸位兄弟原谅!”

  磕完,他不顾一众保镖反应,询问韩阳:“阁下,现在可以了吗?”

  韩阳淡淡说道:“滚吧。”

  木罗转身欲走,却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回身,试探道:“阁下,可否容许我多嘴几句?”

  韩阳道:“说。”

  “阁下武道造诣亦是不凡,但,在燕家滔天权势面前,并不算什么。”

  木罗斟酌着辞:

  “今日之事,出师不利,我定会回去禀报燕家。”

  “到时候,燕家的怒火恐怕会是烧在阁下身上。”

  “甚至,钱家也会引火烧身。”

  “钱家在我主人的怒火下,只有一个下场——家破人亡!”

  “说完了?你可以走了。”

  韩阳点点头。

  木罗转身,带着四名随从离开了钱家。

  望着木罗消失的身影,韩阳目光深远。

  燕家的二儿子燕路刚死,燕家就又跳出来惹事。

  最不该的是,他们惹得是韩阳的叔叔钱寒彦。

  看来,他们蹦的太欢了,需要找个机会收拾一下。

  正当韩阳想到这,大厅内炸开了锅。

  “什么?木爷身后的人是燕家家主?”

  “完了,燕家是四大家族之一,手段权势通天,整个海城能够与之匹敌的寥寥无几。”

  “唉,这姓韩的小子闯祸了。能打又能怎么样?在燕家家族面前,不过是蝼蚁而已。”

  “这还算好的,毕竟,谁惹了祸,谁承担。但可怜就可怜在,钱家恐怕也会在燕家的怒火下,焚烧殆尽。”

  在场之人纷纷指责韩阳。

  自己惹事可以,你自己承担后果,就是了。

  但,你惹事,害得我们一起完蛋。

  这就是你的缺德了!

  “小子,你闯祸了,木罗是燕家的人,你打了他,等于打了燕家的脸。”

  严武恶毒地指责韩阳:

  “燕家是传承几百年的大家族,关系网布满政界,商界,军界,他们随便一出手就能碾灭你。”

  “你的武道在这个大家族面前,不值一提。”

  “要我说,你就是一个头脑简单的莽夫!”

  钱雪儿跟着大骂:“你个莽夫,你自己没脑子也就罢了,但害我们一家,心里怎么过意的去的啊!”

  林玉直接破口大骂:“你个灾星,亏老钱那么看重你,想要提拔你,结果你给我们钱家带来了滔天大祸!”

  诺大的客厅,所有人加起来约有百人。

  除了钱寒彦,所有人都在责备韩阳。

  肮脏的话语,鄙夷的目光,厌恶的神情,任何一种能够想象到的负面情绪......

  韩阳不为所动。

  他对着钱寒彦行礼道:

  “钱叔,小侄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先告辞了。”

  说完,他离开了钱家别墅。

  “寒彦,看到没有,这就是你的好侄儿?他惹了事,转身就走,留下我们收拾这一堆烂摊子?”

  林玉咬牙切齿,大声呵责:“若是你执意将女儿嫁给他,我就带着雪儿离家出走!”

  “就是啊,爸,你看看,韩阳他像个男人嘛?”

  钱雪儿也是怨怼道:“您把我嫁给他,能幸福吗?”

  她感觉自己快要气炸了。

  钱寒彦愣在当场,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难道他真的看错了韩阳?

  或许他真不应该把钱雪儿嫁给韩阳。

  男人平庸不可怕。

  可怕的是。

  平庸的男人拥有过剩的自尊心,受不了一丁点的委屈。

  这可是会闯大祸的。

  燕家。

  太湖湖水荡漾向岸边,上面不远处雄踞着一座府邸,正是燕家。

  这两天,燕家上下笼罩在一股悲伤的气氛中。

  燕家二少燕路死于拍卖会中,享年二十二岁。

  正值黄金年龄,却死于非命。

  上下都忙着给这位二少张罗葬礼。

  特制的棺材刚刚送来,明日是出殡的日子。

  府内各个地方挂着大白灯笼。

  门口驶来一辆黑色福特,停在石雕旁。

  车门打开,走下来几名青年。

  为首一人,身材魁梧,虎背熊腰,面容刚毅俊朗,眼神锐利。

  燕政,燕家大少,燕路的哥哥。

  他身边的青年皆身穿黑色基底的常服,左胸口处绣着“金武”二字。

  他们个个身背挺直,气宇轩昂,英姿勃发,一看便知,非凡人。

  站在府邸门口的燕厉望见来人,开口道:

  “政儿,你回来了。”

  燕政走上前:“父亲,我弟弟为什么会死呢?”

  “是被韩平军的义子韩阳杀死的,当日......”

  燕厉将订婚宴上的事情说了一遍。

  “练家子?似乎有军方背景?”

  听到这些消息,燕政眯起眼睛,眼眸中流露出杀气:

  “不过是狐假虎威而已,不值一提。”

  “父亲,明日弟弟出殡之日,我就提着那小子的人头,作为弟弟的陪葬!”

  燕厉眼中有着忧虑:

  “那小子竟然敢在订婚宴这等公开场合杀人,定有不小的背景。”

  “能够在众保镖下,杀了你弟弟,说明他实力不凡。”

  “儿子,你要小心行事啊!”

  “父亲,不必担忧。”燕政掏出一枚令牌,“你且看这是什么?”

  令牌呈赤金色,上面绘有黑色玄武图案,玄武仰天长啸,在阳光的映衬下,仿若真有一只凶兽隐藏其中。

  瞧见这令牌,燕厉声音一颤:

  “金......武......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