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骄阳 第13章 自己找死

小说:烈日骄阳 作者:简单的鱼 更新时间:2021-11-25 17:03: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王法?”

  木罗哂笑道:“在南郡,我家主子就是王法,他说的话就是王法!”

  这时。

  一旁的严武不平地说道:

  “这么嚣张?”

  “我倒想知道,你家主子是谁。”

  木罗的目光投向严武:“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严武盛气凌人道:

  “木罗,别人怕你,我严武可不怕你。”

  “听说你是混黑白两道的,手脚不干净?”

  “巧了,我三叔是竣育区的中校,专门管制各种不法存在。”

  “你说,压不压得住你?”

  他指着木罗的鼻子怒骂道:“你要是识相,赶紧跪地磕头道歉。否则,我立马给我三叔打电话,让他把你抓起来!”

  “严武,你好帅啊!好有男人气魄。”

  钱雪儿对严武替他们出头,感到十分感激,随即转头望向韩阳,讥诮道:

  “这可比某些窝囊废好多了,口口声声说我爸是钱叔,我爸许诺公司职位,待他不薄。”

  “结果,我爸遇到事了,某些人缩起头,当起了乌龟。”

  “真不是个男人,没有一点男人的担当。”

  对于钱雪儿含沙射影的话,韩阳并不放在心上。

  他静静望着事态的发展。

  “哈哈!”木罗听见严武的话,不仅没有害怕,反而肆意大笑。

  严武感到自己受到了蔑视般的侮辱,他厉声斥道:“玛德,你在笑,我把你嘴打烂了!”

  “小子,我笑你,你能怎样?”

  木罗笑容渐渐消失,神情变得沉凝:

  “你三叔区区一个竣育区的中校,你也敢在老子面前摆谱?”

  “知道老子是替谁办事吗?”

  “谁?”严武下意识问道。

  “告诉你,老子的背后之人叫......”木罗咬字清晰,一字一句吐出:“燕——厉!”

  燕厉?!

  四大家族燕家家主?!

  那位站在南郡权利金字塔顶端的存在?连都督大人都要给几分薄面的大人物?

  他三叔不过是一个中校,在燕厉面前就是一个小喽啰。

  燕厉真要出手,他三叔绝对保不了他。

  想到这,严武脸色刷一下惨白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木罗拍打着严武的脸:“小子,刚才不是很牛吗?不是要帮着钱家出头,怎么……吓瘫了?”

  严武赔着笑:“木爷,我哪有,刚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就当我是个屁,把我放了吧。”

  木罗哼哼冷笑道:

  “放了?说得轻巧。”

  “告诉你,这次你不跪下,给我磕几个头,别想轻松过去!”

  严武犹豫片刻,他缓缓俯身,跪下,在地上重重磕了九个头。

  丢脸,肯定是丢脸。

  但,总比丢了命强!

  众人望着强出头的严武,一个个嗟嘘叹息。

  “钱兄,主人带的话,我已经带到了,再给你三天时间,否则,你就等死吧!”

  木罗说完,转身,欲要离去。

  钱寒彦脸上冒出冷汗,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

  他的目光呆滞,失魂落魄。

  四大家族逼死了他的只有韩平军,吞并后者财产,成就如今的四大家族。

  如今,轮到了他,他成为了四大家族的目标,被逼着送出新区地皮!

  或许,这还只是开始。

  这简直欺人太甚了!

  “等等。”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叫住了,正准备走的木罗。

  众人一怔。

  大家都巴不得木罗早点走。

  这个时候,谁敢叫住木罗这个瘟神啊!

  众目睽睽之下。

  韩阳缓缓起身:“木罗是吧,有些事,咱们需要谈谈。”

  “韩阳,你疯了?!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钱雪儿呵斥道。

  她没想到韩阳竟然在这个时候说话,她想阻止对方,却为时已晚。

  韩阳已经走到木罗身前。

  转过身的木罗望着面前的年轻人,哂笑出声:

  “小子,什么事?说吧。”

  此时,他起了戏谑的心。

  又一个上来送死的!

  “他们的伤,是你打的吧。”

  韩阳抬了抬下巴,示意向旁边鼻青脸肿的钱家门卫。

  木罗点点头,毫不避讳地说道:“没错。你想怎么样?”

  韩阳目光直视这位南郡大枭,淡淡道:“磕头,道歉!”

  木罗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笑意不住地说道:

  “哈哈,让我磕头道歉?!”

  下一刻,他脸上陡然阴沉:

  “你小子算哪根葱?”

  “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小心我让你现在就死在这里!”

  韩阳仿佛没有听到木罗的威胁,似笑非笑道:“你真的不磕头道歉?”

  木罗破口大骂:“去你妈的,煞笔,脑子坏掉了吧!”

  “看来不会道歉了,那我就帮他们打回来吧!”

  韩阳淡淡说着。

  他掏出一对白色手套,缓缓戴在手上。

  “这小子疯了吧!”

  “就是就是,木爷可是练了几十年的腿法,十几个壮汉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这小子怕是要吃亏了!”

  “岂止吃亏,我感觉他小命都没了。”

  周围众人瞧见剑拔弩张的一幕,并不看好韩阳的行为。

  木罗笑着望着韩阳,笑容豪迈。

  韩阳笑着望着木罗,笑容儒雅。

  两人仿佛离别多年的好友一般。

  下一刻。

  木罗突然出拳,直直轰向韩阳。

  拳势宏大,虎虎生风。

  一般人的拳头几乎不可能挥出夹杂风声的一拳。

  但这一拳却夹杂着风声呼啸,这是超越一般正常人拳头威力极限的一拳。

  若是一般人被砸中,不死也要重伤。

  韩阳没有动,像是被吓到大脑宕机了。

  “阳儿,小心!”钱寒彦急的想要向前救韩阳。

  “爸,这是他咎由自取。”钱雪儿拉住钱寒彦。

  “找死!”严武呵呵冷笑。

  他是严家少爷,刚才出头已经被修理了一顿。

  连他都解决不了的事情,他可不认为一名大头兵有什么能耐能拿下木罗。

  周围众人纷纷摇头,仿佛看到了韩阳被暴打,痛苦求饶的一幕。

  结果。

  “嘭——”

  一道人影倒飞出去,狠狠撞在墙壁上。

  “噗嗤——”

  一口鲜血几乎在同时喷了出来,染红了地毯。

  人影顺着墙壁瘫软在地,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众人纷纷惊愕住!

  败的竟然是木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