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骄阳 第12章 送钟

小说:烈日骄阳 作者:简单的鱼 更新时间:2021-11-25 06:57: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你——”

  钱寒彦气的咳嗽起来,脸色涨红。

  韩阳连忙抚顺钱寒彦的背,丝丝内力渗入后者身体内,帮助后者理顺气息。

  他同时轻声说道:

  “钱叔,没事的。”

  “林叔母有什么话,您让她说就是了。”

  “既然你这么说,叔母就不客气了。”林玉嘲讽道,“韩阳啊,你配不上我家雪儿的。”

  “我家雪儿天生娇贵,更是读入华国精英大学,若是嫁给你,实在是委屈她了。”

  “叔母希望,你能主动退掉这份婚约。”

  “当然,这件事之后,我会给你补偿的。”

  “闭嘴!”钱寒彦彻底怒了,他大声呵斥。

  “爸爸!”

  钱雪儿声音不服输,大声道:

  “韩阳多大了,现在还没有一份自己的事业。”

  “他根本不知道努力,就是一个不上进的废物。”

  “你让我嫁给他,难道忍心看我委屈一辈子?”

  林玉接着对韩阳说道:

  “韩阳,你只要推了这份婚约,条件随便你提。”

  “房子?车子?钱?”

  正当韩阳准备说话时,钱寒彦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怒瞪着林玉与钱雪儿:

  “你们娘俩都给我闭嘴!”

  “今天是我生日,你们这么闹,是准备让我在外人面前丢脸吗?!”

  ......

  闹腾过后,到了午时,钱家才正式开始寿宴。

  宴会厅。

  钱寒彦和韩阳坐在一起。

  钱寒彦很高兴,举起酒杯:“今天,咱们爷俩再次相聚,我高兴,干了它。”

  “只要钱叔你高兴,喝多少,我随时奉陪。”

  两人开始互相喝酒,谈了不少的话。

  林玉和钱雪儿没有打断他们,只是不时地斜睨一眼韩阳。

  满眼嫌弃与不屑。

  钱寒彦喝了几杯后,放开了说:

  “阳儿,既然回来了,就相信叔,把叔这里当家。”

  “你不是没有工作吗?到叔的公司里上班。”

  韩阳推辞道:“叔,再看看吧。”

  林玉脸色泛冷:“怎么?韩阳,你是觉得你叔家的公司配不上你吗?你叔帮助你,你还不领情?”

  “叔母,你误会了。”

  韩阳解释道:“我现在还没有退役,只是暂时休假回来。这次回来,军部只给我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后,我还要回军队。”

  “这话什么意思?韩阳,莫不是说,你不回军队,军队就乱了套了?是你一个人烧了全军的菜吗?”

  严武冷冷讥讽道。

  韩阳神态平静地瞥了他一眼,没有理会。

  “韩阳,我三叔是竣育区的严中校,要不我帮你说说话,给你谋份正经差事?”

  严武望着韩阳,一字一顿道:“同样是烧菜,在咱们国内,总比在南境酷暑地方好吧。”

  韩阳依旧一副没有听见的样子,神情平静。

  严武恼了。

  “韩阳,严武在给你机会呢,你怎么不理人家?真是太没礼貌了!”钱雪儿出声斥责道。

  “我又不认识他,也不需要他的提携。”

  韩阳不紧不慢地开口,他端起酒杯:“钱叔,我们继续喝。”

  这些话一出口,严武眼中的怒火几欲喷了出来,周围众人都能感受到他的憋屈。

  要不是场合实在是不对,严武恨不得出手,扇韩阳几个大嘴巴子。

  什么东西?!

  一个在军队混了七年的兵混子,也敢和他叫板?

  “韩阳,你是一点不知道上进啊!”

  钱雪儿气的咬牙切齿。

  她一点也不想管韩阳了。

  门口传来一阵喧闹。

  一名身材魁梧的壮汉,肆无忌惮地走进宴会大厅。

  他行事嚣张,目光所及之处,无人敢与之对视。

  他的身后,四名随从扛着近乎半人高的简单包装后的礼品盒。

  韩阳皱起眉头。

  对方来者不善啊!

  “钱兄,你的五十大寿,怎么不请兄弟我?是不是看不起兄弟?”

  壮汉走到钱寒彦身边,掐腰挺胸。

  姿态嚣张。

  这时,几名钱家门卫才鼻青脸肿地跑进大厅。

  他们开口道:

  “老爷,没有拦住。”

  “这家伙练了几十年的腿法,寻常十几名壮汉都拦不住,这不怪你们。”

  钱寒彦目光盯着壮汉:

  “木罗,商场上的事,咱们商场解决,你跑到我钱某人的寿宴上捣乱,这可是坏了规矩!”

  众人闻,纷纷惊愕。

  “什么?竟然是木爷!”

  “木爷和钱爷不是井水不犯河水吗?”

  “同在商场,哪有真的井水不犯河水的?听说新区开发吗?”

  “就是就是,据传,木爷和钱爷最近为了新区的一块地皮,争来争去的,相当激烈。”

  “啊?!这么看来,木爷来者不善啊!”

  周围众人望着木罗,眼神畏惧。

  在海城,木罗是一个枭雄,是地下响当当的人物,他的手眼布满黑白两道,手段心性狠辣无比。

  “钱兄,不要那么大敌意嘛。”

  木罗洒然一笑:

  “我也是替那位主子做事的,情非得已。”

  “这不,那位主子为了表示诚意,特地送来这份礼品,作为寿礼,还望钱兄收下。”

  他拍了拍手掌。

  四名随从放下礼品盒,取出担子,伸手解礼品盒。

  众目睽睽之下。

  礼品盒打开。

  一口半人高的铜钟赫然立于宴会厅之内。

  送“终”!

  “哇!这是一口钟吧!木爷送这一份礼物,岂不是寓意送......”

  “完了,完了,在钱爷的寿礼上,送上这么一份礼物,这可是死仇啊!”

  “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钱爷平日里带人温和,怎么会收到这份礼品?真的是欺人太甚!”

  众人反应不一,有的幸灾乐祸,有的则替钱寒彦忿忿不平......

  钱寒彦脸上青筋涌动,神情紧绷:“木罗,你这是什么意思?”

  “钱兄,这还不明显吗?”

  木罗轻轻一笑:

  “你把新区地皮交出来,这事就过了。”

  “如若不然,过几天,兄弟几个披麻戴孝,来这里,亲自给你送终!”

  钱寒彦哼哼冷笑,道:

  “可笑!”

  “那块地皮花了我两百亿,你家主子想要用五十亿买下这块地皮。”

  “这难道不是逼着我送钱给他吗?”

  “你们这么做,还有没有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