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骄阳 第9章 他这人闷骚

小说:烈日骄阳 作者:简单的鱼 更新时间:2021-11-25 06:57: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杨鸿舟汗毛陡然竖立起来,一股恐惧的情绪笼罩住他。

  他望着韩阳,一脸警惕。

  韩阳这姿态,摆明了要杀他!

  “小子,你是要杀我吗?老子可不是当初听你差遣的管家,我现在是身家近百亿的富豪......”

  “噗——”

  杨鸿舟话还没说完,一根筷子穿入他的喉咙。

  筷子微微一颤,被拔出喉咙。

  韩阳看都没有看这根筷子,他随手丢进垃圾桶。

  他没有随地丢垃圾的习惯。

  做完一切,他径自走出酒店。

  他的身后。

  杨鸿舟死死捂住喉咙,发出“嗬嗬”声。

  鲜血不断流出,染红他的脖颈,他的双手。

  众目睽睽之下,杨鸿舟的身躯轰然倒地,微微抽搐挣扎了几下,彻底成为今晚的第二具尸体。

  “天啊!南星酒店董事长死了?!”

  “一晚上禹城两个出名的人物陨落,太可怕了!”

  “那人到底什么身份,怎么敢随手杀掉两人呢?”

  “可不止呢,治安局局长柳成强都要替他兜尾。”

  众人惊憾于韩阳的霸道与强势。

  “韩阳......”

  万思蓉连忙起身,欲要追向韩阳。

  转身却看到。

  韩阳伟岸如山的身影,背负双手,缓步走入夕阳之中。

  孤独,落寞,但不可阻挡。

  她想奔向他,却被名为“怯弱”的性格阻止了她的脚步。

  他的确是韩阳,是那个少女时代,一身鲜衣怒马,蛮横地闯进她心里撒野的少年郎。

  但他终究不再是少年郎。

  现在的他,豪情盖世,杀伐果断,浑身弥漫着令人窒息的冷漠与血腥。

  她感觉他们的距离更远了。

  “没想到,韩阳就是韩平军的义子。”

  “原来如此,变化这么大,我都认不出来了。”

  “变化大虽大,但他就是一个大头兵,杀了莫家三少。这事绝对不可能轻易结束。”

  一众高中同学议论纷纷。

  听到这些话,万思蓉脸色有些苍白。

  大家说的没错,杀了莫家三少,莫家肯定不会轻饶了韩阳。

  “思蓉,你的脸色好差啊。是因为韩阳吗?”一名女同学突然问她。

  万思蓉点点头:“毕竟是同窗......”

  “你骗不了我的,你是不是还喜欢他?”

  “怎么会?”

  万思蓉俏脸漫上一层酡红,一直烧到雪白脖颈。

  这暴露了她的心思。

  女同学摇了摇头说道:

  “思蓉,你喜欢他归喜欢他,但不要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韩阳现在招惹到莫家,性命堪忧。”

  “他实在是太鲁莽了,不适合作为一生的归宿。”

  “呵呵,鲁莽?”孙宇一脸幸灾乐祸,“我看他就是个傻逼,一个大头兵竟然杀了莫家三少,真是无法无天,自寻死路!”

  万思蓉忍不住驳斥道:

  “孙宇,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

  “你忘恩负义,不仅不顾韩先生往日恩情,更是在这里落井下石。”

  “韩阳比你好多了,他是为父报仇,知恩图报,他根本没做错!”

  “毕竟,禹城人人都知道韩平军韩先生是被四大家族害死的。”

  孙宇毫不在意地大笑道:

  “我忘恩负义?我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韩阳为韩先生报仇,杀了莫家三少,如何呢?”

  “莫家会报复。”

  “韩阳呢,他只是一个大头兵,跟着队伍走了七年,又能混出什么名堂?”

  “依我看,他最多是一名校官,这在四大家族面前,依旧是宛若蝼蚁般的存在。”

  “还找四大家族报仇?简直自寻死路!”

  “他不是傻逼,世界上就没有傻逼了!”

  孙宇说完,走下台阶。

  当他走到自己车前时,一道身影挡住了他。

  “小子,不知道好狗不挡道吗?”

  孙宇第一时间认出了来人。

  韩阳的光头保镖——小李。

  李猛看着孙宇:“你说我家先生最多是一名校官,你可知我家先生是谁?”

  孙宇轻蔑道:“我管韩阳是谁呢,和我有关系吗?”

  李猛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话,自顾自说道:

  “一般人七年戎马的确爬不到很高的位置。”

  “但我家先生例外,你应该听说过,镇守长南关的南境军王吧?”

  “知不知道管你什么事”孙宇哈哈大笑,“我只知道他杀了莫三少,莫家不会让他活过三天。”

  “无知者无畏。对了,你刚才和我说什么?”

  “好狗不挡道。”

  “我不是来挡你路的。”李猛的光头在灯光下闪着寒光。

  他掏出一把军用大口径左轮手枪,顶在孙宇的脑袋上。

  “我是来送你上路的。”

  孙宇双腿发软,神色一下子垮了:“你要干什么?你想要钱,我可......”

  “嘭——”

  枪声响起,鲜血混杂着白色物质四溅,脏了精美地毯。

  孙宇双目失去焦点,脑袋上开了一个洞,洞口弥漫着硝烟的味道。

  他无力地倒在地上。

  死了!

  这时。

  禹城治安局的治安员们陆续赶来。

  听到枪声,局长柳成强带着十几名治安官围了上来。

  “李少校。”柳成强赶忙立正敬礼。

  “胖子,又要麻烦你收拾手尾了。”李猛拍了拍柳成强的左上臂。

  “不麻烦,不麻烦。”柳成强陪着笑脸。

  随即,他立马着手处理尸体。

  李猛转身走向万思蓉。

  他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

  “这是我家先生的名片,他说要我交给你,并且让我告诉你,如果以后遇到什么麻烦,尽管去找他。”

  七年同窗情谊,只有万思蓉记得韩阳,依旧待韩阳如初。

  韩阳自然会投桃报李。

  万思蓉接过名片,脸上露出喜悦的神情。

  低头看了一眼名片。

  通体金黄,像是由纯金打造,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

  其它同学一阵羡慕。

  倘若刚才自己能为韩阳说一句话,想必也能获得一张名片。

  抛去韩阳的身份地位不说,光是这张名片就价值不低。

  他们心中后悔死了。

  可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他们只能复杂地看着万思蓉收下名片。

  李猛临走时,忽地问道:

  “美女,你是不是对我家先生有着非分之想?”

  “啊~~”万思蓉先是一怔,随即脸颊漫上红霞。

  “看样子是有的。”

  李猛笑意吟吟地说道:

  “我家先生还是单身,你主动些,说不定会有机会。”

  “我跟你说啊,别看我家先生外表高冷,其实他这个人内心闷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