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骄阳 第5章 孤月悬照

小说:烈日骄阳 作者:简单的鱼 更新时间:2021-11-25 06:57: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离开钱家,韩阳直接前往长河镇。

  韩平军死后,义母和韩红月就住在长河镇上。

  韩阳走向一处小巷。

  槐花巷。

  他长大的地方。

  他轻轻嗅了嗅空气。

  巷中槐花扑鼻,弥漫了整个小巷,这是深秋的味道。

  “别跑,我抓住你了。”

  “你输了。”

  几个幼童玩闹嬉戏,和韩阳小时候一样。

  韩阳小时候很顽皮,算是孩子王,经常和别的小孩打架。

  一打六,还能把其它孩子都打哭。

  因为这,他没少挨义母的藤条。

  而且,每一次他挨揍,小红月总是在旁边咯咯笑。

  看他吃瘪。

  韩阳十五岁离家参军。

  主要因为妹妹对他的敌意。

  不过。

  这是好多年前的事,韩阳早就放下了。

  红月是他妹妹,他怎么会跟妹妹一般见识?

  来到一座旧楼,韩阳平复了呼吸,静默片刻,敲了敲木门。

  不久,木门打开。

  “你是?”

  中年妇人半掩身体,目光有些疑惑。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很难认出这个身材伟岸的男子,是当年那个瘦弱的养子。

  “义母,您好吗?孩儿回来了。”

  “阳阳?”

  “义母,孩儿不孝。”

  韩阳上前,拥抱住妇人。

  感受到义母年迈,韩阳满心苍凉。

  义母,我回来了。

  我不会再让您受一丁点委屈!

  ......

  客厅。

  母子二人相顾无。

  场中气氛显得静默。

  太多年过去了,两人有太多话想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义母,红月呢?”

  韩阳打破沉默。

  “应该快下班了。”

  打开话头,母子二人渐渐交谈起来。

  “怎么会这样?竟然是杨伯陷害的我们韩家?”韩阳蹙眉。

  杨鸿舟,韩家大管家,韩平军发小。

  在韩阳记忆中,杨伯是个慈眉善目的老人。

  但,他是真没想到,会是杨鸿舟出卖的义父,在义父背后狠狠捅刀!

  “他把韩氏商业机密透露给四大家族,韩氏才在竞争中败亡的。关于这一点,我是后来才知道的,他从四大家族那儿可没少捞钱,都是出卖韩家赚得黑心钱!”

  “杨鸿舟是平军最信任的人啊!我实在没想到,最后是他出卖的平军!”

  田梅仪叹了一口气,随即又摆了摆手,振奋起精神:

  “不提这些了,都是陈谷子烂芝麻的往事,以后,咱们娘仨过好自己的生活就行了。”

  韩阳脸色沉郁。

  帝国外患不断,他分不开身。

  如果他早点知道这件事……

  他沉凝道:“义母,事情发生时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田梅仪叹道:

  “你义父不让,他说,不能告诉你,否则,会影响你前途的。”

  “你义父太了解你了,知道你莽撞,怕你会不管不顾,回来了还耽误你。。”

  韩阳叹了一口气:

  “义父一向如此,什么事都自己扛,不肯告诉我们。”

  “也怪我,没能早点回来。”

  田梅仪拉着韩阳的手:

  “傻孩子,四大家族家大业大,不是我们惹得起的,你早些回来,有什么用?再说,你义父在天有灵,也希望你好好活着。”

  “我,其实......”

  韩阳话没有说出口,大门突然被推开。

  一个年轻女子出现在门口。

  身材曼妙,大波浪长发,俏脸娇俏,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

  她身边跟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子。

  韩阳起身,有些紧张,跟女子打招呼:“红月。”

  韩红月看着韩阳,目光疑惑。

  与田梅仪一样,她也没有认出这个身材伟岸的男子,是她那个身形消瘦的养子哥哥。

  “没认出来吧,他是你哥,韩阳。”

  田梅仪开口解释道。

  “韩阳?”

  韩阳点头:“红月,好久不见。”

  “你怎么还有脸回来?”

  韩红月脸色逐渐变得冰冷:

  “爸爸死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回来?”

  “我和妈被人追的东躲西藏,你又在哪里?”

  “你这个白眼狼,滚出我家!”

  韩红月满脸怒意,意难平!

  就是这个所谓的哥哥,这个曾经在家备受宠爱的男人。

  在他爸爸被人杀害时,连个影子都见不到。

  竟然现在还有脸回来?!

  “我......”

  韩阳十分难堪,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作答。

  身为人子,他却没有尽到一份孝道!

  在这个家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在哪里?

  韩阳的心被深深刺痛。

  “你这丫头,怎么一回来就和你哥哥吵架?”

  田梅仪呵斥。

  “韩阳,别装聋作哑,你说啊!”

  韩红月不依不饶。

  韩阳不发一。

  他为国守边疆,九死一生……

  满心想着,回家后要让义父以他为荣,让韩家享受他赚来的不世勋荣!

  可,他没想到,韩家遭逢大难,面对红月的不理解,他只能默默承受这份痛苦。

  氛围变得十分尴尬。

  一旁跟韩红月一起进来的年轻男子说道:

  “韩阳,你还记得我吗?刘翰,小的时候常常被你打的那个,不过,也怪我,我总是欺负红月。”

  “没想到,我现在成为了红月的男朋友,咱们现在也算是一家人了,按照辈分,我还要喊你一声大舅哥呢。”

  韩红月迟疑道:“刘翰,韩阳还打过你?”

  刘翰惊异道:“红月,你不知道吗?小时候,韩阳打架可凶了,一个打六个,谁招惹你,他就打谁。”

  “这......”

  韩红月再细细回想。

  记忆中,韩阳许多次都是浑身伤痕跑回家,问他跟谁打架也不说。

  只是闷着头,将自己关在房间内。

  像头孤僻的狼,只默默舔舐伤口。

  现在想想,那时往往第二天,欺负他的孩子都会登门道歉。

  她当时没多想,只顾着嫌弃韩阳。

  嫌弃他总是跟人打架,嫌弃他是个没人管的野种。

  现在终于知道真相了。

  可他为什么从来不解释?

  “回来了……就多陪陪妈,这些年她没少念叨你,我......我去厨房炒菜。”

  韩红月眼圈红了,换上围裙,走进厨房。

  田梅仪说道:

  “我去帮红月洗菜,阳阳,刘翰,你们聊。”

  说完,她也进了厨房。

  客厅只剩韩阳和刘翰。

  “韩阳,这次回来,什么打算?”

  “处理一些事情。”

  “小时候你就一直守着红月,我早看出来你对她有意思,可现在她是我女朋友……”

  刘翰说着说着,语气激动,紧紧盯着韩阳。

  韩阳打断刘翰的话:“红月是我妹妹。”

  “切,都是成年人,谁信?”

  刘翰满脸鄙夷:

  “我劝你别自不量力。”

  “你就是个当大头兵的,能给得了现在红月的生活保障吗?别说买房买车了,你怕是连个钻戒都买不起。”

  他们刘家十几年前就身家百万,现在资产过亿。

  刘翰说话,底气十足。

  韩阳沉默,不想和这个家伙废话。

  刘翰却还在说个不停:“看看这个,奔驰车钥匙,价值一百二十万,我送给红月的,你行吗?”

  他拿出一串钥匙,摆在桌面上。

  这时,田梅仪在叫吃饭。

  韩阳松了一口气。

  终于不用听这只苍蝇聒噪。

  韩红月厨艺还算熟稔,一会功夫,桌上多了三菜两汤白米饭。

  几人边吃边闲聊。

  多是田梅仪在问,韩阳回答。

  长辈总是喜欢关心后代,问东问西,乐此不疲。

  “阳阳,这次回来,还走吗?”

  “暂时不走了。”

  “那就好,有住的地方吗?工作找到了吗?”

  “住的地方已经找好了,工作暂时还不急。”

  田梅仪放下筷子,目光落在刘翰身上。

  “刘翰,你家公司是全市五十强,应该有空的职位吧?”

  刘翰有些踌躇:“伯母,我们家确实是五十强,也有空的职位,不过,现在要求至少是本科文凭,大舅哥连专科都没上过......”

  “你现在可是在帮着你爸管理公司,难道不能走走后门……”

  “伯母,现在公司管的严,不准沾亲带故走关系,不过保安部倒是不用文凭,身强力壮就行,我觉得可以让大舅哥试试。”

  “看大门?”

  田梅仪脸色一变。

  “伯母,别小瞧看大门这活儿,保安待遇算不错了,月薪三千,况且大舅哥的能力适合干保安。”

  “妈,韩阳大学都没上过,能找到份工作,不错了。”

  韩红月插了句嘴,转头望向韩阳:“你就别挑了,妈好不容易替你求来的职位,你要珍惜,别再为难刘翰了。”

  “大舅哥,不是我不帮你,你这条件只能看大门。”

  刘翰连忙附和。

  “不用了。”

  韩阳拒绝。

  他吃不下这顿饭了。

  “义母,孩儿想起一些事,过几天再来看你。”

  对田梅仪行礼,他便起身告辞。

  “韩阳,你什么态度,连饭都不吃完就走?妈给你要个工作,容易吗?”

  韩红月冷声道。

  “伯母,我已经尽力了,大舅哥不领情,那我也没办法!”

  刘翰满脸委屈。

  田梅仪叹气。

  她不该开这个口的。

  “妈,我送送他。”

  韩红月起身去追韩阳。

  夜光洒落大地,为大地披上素装,宛若银白世界。

  门口。

  韩红月叫住韩阳:

  “韩阳,你懂不懂人情世故?”

  “妈可是为了你,才放下脸求刘翰给你介绍工作的,你就这么走了?”

  “你哪怕有一点上进心,照顾我妈的感受,你都应该把那顿饭吃完。”

  “你是不是觉得做门卫,丢你的脸了,伤你自尊了?”

  韩阳摇头,没有说话。

  韩红月追问:“那是为什么?”

  韩阳答道:“我这次回来,只是为了给义父报仇,报完仇,我还会回去的。”

  “报仇?”

  韩红月冷笑:

  “能报仇我早就报仇了!”

  “爸爸被害,我恨不得生吞了那些人。”

  “可是,四大家族势力庞大,是我们能撼动的?”

  “爸爸死的时候你不在,现在说这些话,你凭什么能替爸爸报仇!”

  她认为韩阳只是在说大话。

  “我没有说大话。”

  韩阳试图解释。

  “行了!”

  韩红月冷冷盯着韩阳,一脸怒火:

  “韩阳,你太让我失望了!”

  “你除了说大话,还能干什么!一点长进都没有,你说什么,现在我都不想听,也不会信!”

  说完,韩红月转身回家。

  无尽夜空,孤月悬照,韩阳独自一人。

  沉默,孤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