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骄阳 第4章 欲擒故纵

小说:烈日骄阳 作者:简单的鱼 更新时间:2021-11-25 06:57: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轰轰——”

  外面突然响起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所有人吓了一跳,他们透过单面玻璃往下看,身体全部僵直。

  黑压压的人围住云悦会所,水泄不通,他们统一的墨绿色制服,上面绘有盘曲龙纹。

  三辆防弹装甲车,十五辆防空炮车。

  排列整齐,气势滔天!

  真的来了一个师?!

  “鸣枪!”

  “放炮!”

  三千把ak47整齐朝天一枪。

  十五辆防空炮车同时轰鸣。

  声势骇人。

  夜空之中,光芒凛冽,炮火沸腾,好像一场盛大的烟火。

  看到这一幕,燕厉和赵康脸色发白,身体禁不住颤抖。

  这特么......尼玛的!

  “两位,喜欢吗?好好享受这最后的时光吧。”

  韩阳微微一笑:

  “这一次冒昧了,打扰了大家的聚餐。”

  他浅浅鞠躬,从容退去。

  军靴发出清脆的“咯哒”声,踩在地板上。

  却仿佛每一下踩在众人的心脏上。

  直到韩阳完全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庞大的压迫感才缓缓褪去。

  众人身体一跨,不少人瘫倒在地。

  燕厉身体颤抖,咬牙切齿道:

  “小子,你找了一个师又怎么样?”

  “杀子之仇,不共戴天!我一定要让你陪葬!”

  ......

  酒店外。

  韩阳神色忧郁。

  他可以拿四大家族五百脑袋来报义父的仇!

  但,人死不能复生!

  义父终归是死了,不能活过来。

  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是人间大悲凉。

  他戎马七年,南征北战,庇佑国祥。

  对得起这家国天下,对得起这苍生社稷,对得起这黎明百姓,却对不起义父养育恩情。

  “军王,我们去哪?”

  侍卫长卢莲,为他披上军氅。

  “我现在肚子饿了,带你去吃好吃的吧。”

  “军王既然说好吃,那定然是美味。”

  “当然。”

  韩阳笑笑。

  ......

  韩阳带着卢莲来到一家路边小店。

  点了两份拉面。

  “我小时候挑食,吃不惯义母做的饭菜。”

  “所以,义父每次都带我来这里。”

  “说来奇怪,这里的拉面最合我口味。”

  韩阳夹起细面,开始大快朵颐:“你也尝尝。”

  卢莲尝了一口。

  面味平淡,与其它地方贩卖的面,没有区别。

  她明白,先生吃的不是面,是回忆。

  那些生命中过去,再也回不来的美好。

  ......

  次日清晨。

  韩阳醒来,前往洗漱间洗漱。

  洗漱完,韩阳站在客厅中擦脸,门被推开。

  “先生,今天的早餐。”

  韩阳一眼认出,这是昨晚刘记面馆的牛肉面。

  “先生,今天我们去哪?”

  “上午去我一个叔叔家,下午去看望义母。”

  十年了,该回家了,如今义父不在了,义母和义妹就是他唯一的亲人。

  太湖湖畔。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后方是一座宏伟的别墅。

  韩阳站在别墅前,罕见有些紧张。

  “钱叔与义父是多年好友,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认得我吗?”

  韩阳摁下门铃。

  片刻后,门打开。

  富态的中年人站在门口,狐疑地打量着韩阳。

  “钱叔。”

  “你是......韩阳?”

  半小时后。

  钱家客厅。

  “这三年来,我一直在调查你义父的死因,种种结果都指向四大家族。但是,我觉得背后必然还有人参与,只是我的渠道能力有限,没有调查出幕后的影子。”

  坐在沙发上钱寒彦越说声音越低:

  “是钱叔叔没用,只能眼睁睁看着你义父死去。”

  韩阳连忙慰问道:

  “钱叔,你不必自责,四大家族的人一个都跑不了,至于幕后黑手,我会查出来的!”

  “阳儿,四大家族势力惊人,你不要轻举妄动。你义父在天之灵,也只是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这么多年在外面,吃了不少苦吧……”

  “还好,都过去了。”

  韩阳扯出一个笑容。

  男人嘛,吃一点苦,算的了什么?

  他苦的是,没有报答义父的恩情!

  就在这时。

  别墅门打开。

  一名妙龄女子出现在门口。

  淡黄连衣裙,身材高挑,明眸皓齿。

  “丫头回来了,来,陪你阳阳哥聊聊天。”

  “韩阳?”

  钱雪儿神色一怔,呆愣在原地。

  “雪儿,好久不见。”

  韩阳跟她打了一声招呼,眼神微微朦胧。

  钱雪儿是钱叔叔的独女,他名义上的未婚妻。

  他的记忆中,钱雪儿还一直是那个跟在他身后的跟屁虫,如今,已经长成了一个体态婀娜的大美女。

  不过。

  韩阳一直将钱雪儿,当妹妹看待。

  这次来钱叔家,除了看望钱叔叔,询问义父生死外。

  主要是想推掉和钱雪儿的婚约。

  男儿志在四方。

  己许身家国,怎能许卿?

  所以,他不能耽误了钱雪儿。

  钱雪儿望着韩阳,皱起眉头。

  衣着普通,不修边幅,一副穷酸的样子。

  想来在外面混的不好,找到他们家想攀点关系。

  现在回来,一定是想和她按照约定完婚,继承钱家的产业,吃软饭。

  长得倒是挺帅的,哪知这么没骨气。

  “韩叔叔死的时候,你在哪儿?”

  “现在,韩叔叔死了,韩家没了。”

  “部队也待不下去了吧,你来我家干什么?”

  “想攀附我们钱家,吃软饭吗?”

  钱雪儿的话冰冷尖锐。

  韩阳一时语塞。

  这还是雪儿?

  以前挺乖巧听话的,现在怎么这么尖酸刻薄了?

  “不说话了?你死心吧,我死都不会嫁给你这种废物的。”

  钱雪儿抬头,露出白皙的下巴,宛若一只白天鹅。

  高傲而傲慢。

  韩阳:“......”

  钱寒彦沉声道:

  “你和韩阳的婚约是我和你韩叔叔定下的,岂是你说了算的?”

  “爸......”

  钱雪儿满脸不高兴。

  凭什么?!

  凭什么他们的一个约定,她就要嫁给这个废物?!

  她不甘心!

  “婚事没得商量,否则我怎么对得起平军?”

  钱寒彦冷冷瞪了钱雪儿一眼,又看着韩阳:

  “韩阳,雪儿终归还小,不懂事,你多担待。”

  “现在你回来了,不如就直接找个良辰吉日,把婚事办了吧!”

  韩阳一脸呆滞。

  事情发展有点不受他控制啊!

  他是来退婚的,不是来结婚的。

  不过看到钱叔殷切的眼神,他真开不了口提退婚的事。

  “你们结婚后,我也能轻松点,每天钓钓鱼,钱家的家业就交给你们自己打理了。”

  钱寒彦一副乐呵呵的样子,随即似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拍脑袋:

  “韩阳,你刚回来,还没地方住吧。”

  他吩咐钱雪儿道:“雪儿,你去收拾一间房间,给你阳哥哥住。”

  “爸,要收拾,让他自己收拾!”

  钱雪儿满脸不爽。

  韩阳连忙道:

  “钱叔,我这几天住酒店就好了,过阵子,买的房子也该下来了。”

  “你买了房?”

  钱雪儿忍不住嗤笑:

  “海城是南郡郡城,你知道房价多高吗?”

  “你的退役津贴,连这里的一间厕所都买不起!”

  “丫头,你怎么越来越过分了。”

  钱寒彦呵斥道。

  “钱叔,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留下一起吃个饭……”

  钱寒彦话还没说完,韩阳婉拒“钱叔,我刚回来,还没看过义母和义妹呢。”

  钱寒彦便道:“那的确要快点回去,既然这样,改天再一起吃个饭吧,到时候正好来给我祝寿。”

  韩阳表示一定到。

  说完,便起身离去。

  “雪儿,去送送韩阳。”

  钱雪儿站起身,跟上韩阳。

  小区门口。

  钱雪儿拦住韩阳,一副高傲冷漠道:“说吧,到底怎么样,你才肯退婚?五十万够不够?”

  “五十万?”

  韩阳蹙眉:

  “雪儿妹妹,在你眼里,感情难道是可以用金钱衡量的?”

  这些年,他征战南境,征服了十几个小国,洗劫了他们的国库。

  钱这东西多到数不清。

  “哼!装清高是吧,本小姐现在不跟你谈钱。”

  钱雪儿满脸不屑,看着韩阳:

  “实话告诉你,本小姐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他可是飞龙军的少校,据说掌管着数百人呢。”

  “你就是个没出息的大头兵,能比得过他吗?你连给他擦鞋都不配。”

  韩阳摇了摇头。

  “配不配再说,我不喜欢和人比较,更没兴趣给人擦鞋。”

  “这次回来,我是要退掉婚约。这一点,我先和你说清楚。”

  “不过,雪儿,你真的变了,以前我还觉得你挺可爱的......”

  “现在,我觉得你有点......丑陋。”

  说完,韩阳转身离开。

  “哼,算你识相。”

  “等等,这小子说什么,他居然说我丑?!”

  钱雪儿气得忿忿跺脚。

  “装孤傲?”

  “摆姿态?欲擒故纵?”

  哼!

  本小姐才不吃这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