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骄阳 第3章 一个满编师

小说:烈日骄阳 作者:简单的鱼 更新时间:2021-11-25 06:57: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自己儿子尸体在一旁,凶手却问自己要不要吃梨。

  燕厉怎么受得了如此挑衅!

  他压制不住怒火。

  “给我上,杀了这个小子!”

  话音刚落,保镖们扑向韩阳。

  韩阳继续啃了一口梨,翘起二郎腿。

  就在这时。

  一名光头青年拦住保镖们:

  “哥们,小心点,这东西容易走火!”

  气势汹汹的保镖们气势一滞,全都傻眼了。

  他们看到了一把ak47。

  重型步枪!

  浑身黢黑,体型庞大,震慑力十足!

  光头青年微微拨弄着纤细的扳机,只要他一动,有人就得被轰掉脑袋。

  帝国的禁枪令,十分严格。

  他们没带枪。

  一把黢黑的ak步枪横亘在眼前,足以震慑住他们。

  “先生,莲姐不放心,让我进来保护您。”

  光头青年举着枪,盯住保镖们,同时躬身给韩阳行礼。

  “嗯,知道了。”

  韩阳摆摆手:“收起来吧,这玩意不要轻易拿出来,容易给人留下粗鲁的印象。”

  光头青年收了枪,站在韩阳身边。

  燕厉脸颊开始抽搐。

  ak47是战场军用武器,现在却当他们的面拿了出来。

  这说明,害死他儿子的人很有可能来自军中!

  如此一来,就难办了。

  即便是四大家族,他们也不敢轻易得罪军队啊。

  “你到底是谁?我们无冤无仇,你凭什么杀我儿子?!”

  他话还没说完,韩阳缓缓抬头,眼中缓缓蕴上一抹狠戾:

  “哦,忘记还没有自我介绍。”

  “我叫韩阳。”

  “韩平军的义子。”

  “没错!就是被你们三年前害死的那个韩平军。”

  众人一下子炸锅了!

  韩平军,海城前首富。

  出身寒门,白手起家,却一举成为海城首富。

  然而,三年前,他却消失在云悦会所,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他的千亿身家被四大家族瓜分。

  官方说法是一个人在家中服毒自杀。

  但众人都知道,韩平军的死与四大家族脱不了关系。

  “韩平军的义子?”燕厉瞳孔一缩:“你到底想干嘛?”

  “嗯?”韩阳指着燕路的尸体:“没看到吗?”

  燕厉咬了咬牙,喊声道:

  “你义父是自杀,根本没有证据证明,那件事和我们有关系。”

  “但你杀我儿子,却是证据确凿!”

  “你害死我儿子,我不管你是谁,什么身份,都别想逃,今天你必须付出代价!”

  他心中怨愤,燕路是他唯一的儿子。

  现在他死了,那他燕家的香火怎么办?

  “逃?”

  韩阳摇了摇头:

  “我可从来没说过我要逃。”

  “你们害死我义父,吞并他家业,此仇滔天,一个燕路填不满的。”

  “今天来这里,主要告诉你们一件事。”

  “一月后,我义父要举行一场葬礼,我要你们四大家主必须在坟前跪满一天一夜。”

  “葬礼结束,还要你们四大家族献上五百人头,以祭奠我义父的在天之灵。“

  这番话语气平淡,没有丝毫杀气。

  但,所有人感到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

  简直是隐藏在深渊中地狱火!

  “你是想灭我四大家族?!就凭你?!”

  燕厉连续反问两句话,他怒极而笑:

  “小子,相信我,你很快没法嚣张了!”

  他听到了喧闹的警笛声。

  治安局的人。

  此刻。

  酒店门口。

  十几辆蓝白相间的警车横置路边,堵住门口。

  一百多名治安员,飞速下车,封锁酒店所有门口。

  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下车。

  南郡治安局局长,柳成强。

  他提了提裤腰带,带着十几名治安员,走进酒店。

  “不准动!”

  “举起手来!”

  治安员们拔出黑洞洞的配枪,瞄准韩阳。

  韩阳扔掉手中的梨核,进入垃圾桶中。

  柳成强走到韩阳面前,满脸盛怒:“小子——”

  韩阳又拿起一支梨,削起皮来。

  这里的酒难喝,梨子当真不错,汁甜肉多核小。

  “再不举起手,束手就擒,我枪毙了你!”

  柳成强见过许多穷凶极恶的人,也见过许多无法无天的人。

  却没见过如眼前这般嚣张的人!

  光头青年李猛走到柳成强面前,掏出一份证件:

  “胖子,看看这个再说话?”

  柳成强扫了一眼,心中一凛。

  李猛,飞龙军金龙少官。

  少官其实没什么,问题是“金龙”二字。

  这代表飞龙军中顶尖的封号少官。

  不过。

  再怎么前程似锦,也只是少官。

  “我当是多大的来头,原来也只是个少官,老子的权限足够逮捕他。”

  “你想多了。”

  李猛捏了捏眉头:“这是我的证件,至于我家先生的证件,你没资格看。”

  柳成强大笑一声:“摆什么谱啊,他一个毛头小子,总不可能是军王吧?”

  他有底气抓少官,但绝对抓不了军王。

  抓军王,别说是他,就算是总督大人,也要掂量掂量。

  不过,在他看来,韩阳年纪不过二十出头,根本不可能是华国军王。

  毕竟。

  华国六百载,还没有人能在四十岁前成为军王。

  李猛摊摊手,无奈道:“我说过了啊,你没资格看我家先生的证件!”

  “哼!唬我?”柳成强不信邪。

  “唔。”李猛略显为难地捏了捏眉头,又掏出一块令牌,“喏,看看这个。”

  柳成强接过令牌。

  触感温凉,非金非木,篆刻龙纹。

  中央是三个隶书大字。

  “令......龙......飞?去你妈的,什么玩意?”

  “胖子,没读过书吧,你念反了。”

  “飞......飞龙......飞龙令?!”

  柳成强瞳孔扩张,脸色发白,身体止不住地颤抖。

  “这......这是......这难道是......”

  他不敢说下去了。

  不止不敢说,连想都不敢想。

  柳大局长猜出了韩阳的身份。

  还能是谁?

  只能是那位,传说中的那位存在。

  在朝可为百代帝王师,在野一而为天下法!

  “胖子,自己知道就行了,别说出来,怕你心脏受不了。”

  李猛拍了拍柳成强肩膀。

  柳成强果断闭嘴,他扫了一眼燕厉,眼神怜悯。

  居然惹到了这位爷!啧啧!

  他要是燕厉。

  早就去找个寺庙祈福,保佑自己下一世能投个好胎。

  然后,洗干净脖子,等待这位割他脑袋的时候,能给个痛快就好。

  燕厉自然不知道韩阳是谁,也没读懂柳成强的眼神。

  他见柳成强一副作壁上观的态度,认为后者想趁机讹诈一波。

  他心中暗骂了一句:狗东西。

  就在这时,又有人进入会场。

  中年男人身材高大。

  美女身穿蓝色连衣裙。

  赵家之主,赵康。

  订婚宴女主,赵玉钗。

  “燕兄,发生了什么事?”

  赵康十分震惊。

  燕厉向前,简单说了一遍事情。

  赵康目光变得阴冷。

  他走到韩阳面前,目光直视着后者,宛若看一具尸体:

  “你就是韩平军的义子?好大的胆子!”

  “柳局长,还不快将这贼人抓起来?”

  他一副命令的语气。

  他们四大家主地位崇高,这就算是总督大人也得给他们五分面子。

  就凭这,他底气十足,所以根本不把柳成强放在眼里。

  柳成强淡淡道:“赵家主,人就站在你面前,要抓你自己抓吧。”

  “我抓还要你们治安局干嘛?”

  赵康脸色一变。

  柳成强官儿虽然不大,却代表帝国律法。

  证据确凿,他为什么人都不敢抓?

  莫不是这小子身份显赫?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别说肩扛金星的军王了,就连大校也不可能。

  顶多也就是一名少官。

  而少官对于赵家来说,没什么可怕的。

  “柳局长,你身为帝国官员,拥有执法权,竟然渎职,无视罪恶。我一定将这事告诉总督大人,到时候,你可别求我!”

  赵康威胁道。

  柳成强笑道:“尽管去,我等着。”

  随即。

  他挥了挥手,带着一众治安员撤离会场。

  临走时,他毕恭毕敬给韩阳鞠了一躬。

  望着柳成强等人消失在视野里,韩阳转过头,声音一如既往地慵懒:

  “赵先生也来了啊。我把方才跟燕先生说的话,也跟你说一遍吧。”

  他重复了一遍葬礼的事,说完补充道:

  “大家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抓紧去做吧。”

  “人活一辈子不容易,可别留什么遗憾。”

  赵康听完,嗤笑一声:

  “你算什么东西,想要灭我们四大家族?!痴心妄想!”

  “三个月?啧啧,我不用三个月,我用三天,就会让你消失!”

  韩阳浅笑:

  “赵先生,现在多说几句,不然以后没机会了,你开心就好。”

  “对了,要不要我为你们助助兴?因为我给你们的礼物已经到了。”

  “你们看看窗外。”

  听到这话,赵康和燕厉脸色疑惑。

  礼物?

  什么礼物?

  就在这时,一名下人神色惶急,跑进宴会大厅。

  “家主,不好啦。”

  “外面......外面来了一个满编师!”

  燕厉和赵康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惊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