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骄阳 第2章 梨不错

小说:烈日骄阳 作者:简单的鱼 更新时间:2021-11-25 06:57: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云悦会所。

  韩阳刚一踏入会所,便感受到会所热烈的气氛。

  他目光扫去。

  宾客谈笑风生,气氛和煦。

  与此同时,他也感受到十几道目光聚集到他的身上。

  “这人是谁啊,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长得倒是挺帅的,气质也不错。”

  “尤其是这么伟岸的身高,在海城还真是少有。”

  众人们议论纷纷。

  在海城,像韩阳这么身材魁梧的男子并不多,韩阳一出场就引来了大家的关注。

  韩阳闭口不,径自走到一旁的角落。

  就在这时,一名端着红酒杯的女子坐在他身旁的沙发上。

  旁边的她一袭红色包臀裙,身材火辣,面容俏媚,惹人眼目。

  这是一个浑身散发诱惑气息的女人。

  正当韩阳收回目光时,周围传来议论声。

  “这是陆曦小姐吧。”

  “陆曦小姐好像看上这个小子了。”

  周围男子满脸嫉妒。

  在海城,陆曦二字,代表着一步登天。

  她是海城都督的独生女,身段样貌,海城一绝,更是媚入骨髓,不知有多少男子,梦想着和她春风一度,更可以平步青云。

  不过。

  她眼界极高,寻常男子根本进不了她的法眼。

  陆曦举杯:“帅哥,喝一杯?”

  韩阳没有理会。

  陆曦紧皱眉头。

  这小子竟然敢无视本小姐!

  她冰冷道:

  “你知道我是谁吗?”

  韩阳依旧没有理会。

  陆曦彻底抓狂了:“小子,我可是海城都督的女儿。”

  “哦。”

  韩阳终于给她回应。

  但这回应属实更让人气愤。

  陆曦愤怒。

  自己曝出家室,这小子竟然还是如此态度。

  难道他不应该欣喜若狂,祈求得到垂怜吗?

  “不识好歹,本小姐请你喝酒是给你机会,是恩赐!”

  “我不需要恩赐,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什么!

  陆曦长这么大,何曾受过这般羞辱?

  装孤傲是吧?

  目中无人是吧?

  我让你目中无人!

  她举起酒杯。

  一泼。

  “哗啦——”

  结果。

  红酒竟然全部撒在陆曦身上,她全身淋漓湿透。

  陆曦一脸呆滞,随即暴怒:“你干了什么!”

  她快要疯掉了,暴跳如雷。

  这边引发了不小的动静。

  “曦曦,发生了什么?”

  今晚男主角,燕家二少燕路缓步来到陆曦身边。

  “路哥哥,这小子非礼我,你要帮我!”

  陆曦指着韩阳,满眼怨毒。

  “嗯?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燕路看着韩阳,一副命令地神情,“跪下,给曦曦道歉!”

  陆曦脸色凶狠道:“单纯下跪不解我心头之恨,路哥哥,我要他从我胯下钻过去,学狗叫!”

  “曦曦,放心吧,都交给我。”

  燕路一脸宠溺,笑的温和儒雅,随即指着韩阳的鼻子:

  “小子,限你三分钟内,跪下,学狗叫,今天是本大少大喜的日子,小爷我心情好,就放过你了……”

  韩阳瞥了此人一眼,摇了摇头,从风衣口袋中掏出一副白手套,戴在手上。

  “小子,你没有听到本大少的话吗?”

  瞧见韩阳这副姿态,燕路彻底怒了,他狠狠地戳着后者脑袋:

  “别不识好歹,信不信本大少打断你的腿!”

  韩阳终于开口:“把你的手拿开,我不喜欢别人戳我脑袋。”

  “狗东西,真是巧了!我这人没有别的爱好,就喜欢戳人脑袋,尤其是你这种废物的脑袋!”

  燕路上前一步,手指戳着韩阳的脑袋。

  他堂堂燕家二少,怎么会把一个衣着普通的废物放在眼里?

  韩阳微微蹙眉:

  “你这样是不对的,再戳,小心我拧掉你的脑袋。”

  燕路愣了片刻,随即禁不住一声嗤笑:

  “拧掉我的脑袋?你试试,借你几个胆子我看你也不敢碰我一下,废物东西,好大的口气!”

  “好,那就试试。”

  陆尘点头,跨前一步,伸手一抓。

  “呜。”

  燕路脖颈被捏住,说不出话来。

  “走好!”

  不给燕路说话的机会,陆尘微微一笑。

  咔嚓——

  骨头错位声响彻全场,燕路的脖颈呈现不规则扭曲状。

  燕路死了。

  今晚订婚宴的男主角,燕家二少爷,居然就这么死了。

  他是家财万贯的燕家二少,贵不可!

  他拥有享不尽的荣华,花不完的富贵!

  他马上就要结婚,迎娶绝色俏美的赵家大小姐为妻。

  这么美好的人生,怎么可以死?

  尤其还是死在一个废物手里,死的太窝囊了!

  全场一片死寂!

  所有人张大嘴巴,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起初,他们见到这小子故作孤傲,目中无人的样子,肯定会被陆曦小姐修理得很惨。

  后来,见到燕二少来了,觉得这小子肯定死定了。

  哪料。

  燕家二少被杀了?!

  他疯了吗?

  不知道燕家的势力多大?

  他怎么敢动手的!

  怎么敢?

  死寂持续数十秒,终于有人反应过来,他们尖叫出声。

  “杀人啦!“

  “魔鬼,他是魔鬼!”

  “快,快报警!”

  场面变得混乱不堪。

  韩阳脸上毫无波动。

  他徐徐褪下白手套,随手扔在燕路尸体上。

  “你怎么敢......”

  陆曦呆愣在原地。

  她的身体止不住颤抖,俏脸发白,眼神怯弱,犹如受了惊的小猫。

  可怜而又无助!

  “你走吧,我从不打女人。”

  韩阳扫了她一眼,收回目光。

  他坐到沙发上,端起一杯红酒,缓缓了喝一口......

  下一刻。

  呸!

  他一下子喷了出来,红酒洒落一地。

  这酒真难喝!

  他抓过果盘,拿起一颗梨子,又掏出一柄军刀,慢条斯理削皮。

  他的手很好看。

  削梨子的动作十分惬意。

  但这一幕,在众人看来,只有两个字——“嚣张”。

  简直太嚣张了!

  ......

  “混账!”

  一声大喝声响起。

  众人见到。

  燕家之主,燕路的父亲燕厉怒目圆瞪。

  他看到了这一幕。

  他的儿子死了,被人拧断了脖子,躺在地上。

  而杀他儿子的人,坐在沙发上,缓缓地削着梨子。

  姿态从容,目空一切。

  燕厉整个人瞬间阴沉到极致:“你是谁,为什么杀我儿子?”

  “燕先生,生气了?”

  韩阳唇角微翘:

  “年纪一大把,不要随便生气,气坏了身子就不好了。”

  这时,他将削好了的梨子,递向燕厉:

  “燕先生,这梨子不错,要不要来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