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骄阳 第1章 子欲养

小说:烈日骄阳 作者:简单的鱼 更新时间:2021-11-25 06:57: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南境,长南关。

  烈阳高照。

  站在城楼上的韩阳身穿墨绿军装,气宇轩昂。

  放眼望去。

  下方站着的六十万士卒,宛若六十万座铁铸雕像。

  静止,肃穆!

  韩阳解下军装,露出常服。

  黑色丝绸基底,上面绘有九条金龙,盘踞胸口,利爪过肩,缠绕全身。

  两侧肩章上缀着几粒五角星,下面绘有五条金杠,金光灿灿,熠熠生辉。

  韩阳是这六十万军士的军主,也是帝国四位边疆守门人之一。

  他轻轻挥手。

  下面呼喊声,山崩地裂。

  “参见军王!”

  酷烈骄阳中,六十万男儿抬头仰望着他们的统帅。

  眼神炙热,无比虔诚。

  半月前,军王带领他们,大破百万敌军。

  斩首十万,俘虏五十万,战敌于外,没让敌军踏入国境一步。

  此等功绩堪比霍去病带领八百骁骑深入敌境数百里,杀的匈奴四散逃窜。

  五十万俘虏跪在城楼下,五花大绑,等待韩阳的最终决断。

  “斩!”

  韩阳拔出腰间三尺剑。

  声音高亢,如南境的酷暑骄阳。

  “斩!”

  六十万将士齐声怒吼。

  下一刻,血气漫天,浓重的血腥气直冲云霄。

  鲜血染红了平原,到处弥漫着死亡的味道。

  “战场之上,降兵不杀。”

  “这是各方不成文的规矩!但今日,我杀了这五十万俘虏,成了罪恶滔天之人。”

  “但我不后悔,你们可知为何?”

  韩阳淡淡发问。

  “请军王明示!”

  “他们是我们的敌人,是不可饶恕的死敌!”

  “我杀他们,是慰藉蒙受苦难的黎民!”

  “我杀他们,是警告觊觎我华夏的虎狼!”

  “我杀他们,是保卫我们华国的领土!”

  韩阳持刀斜指苍穹:“犯我华国者,虽远必诛!”

  “升旗!”

  印有“绝世”二字的龙旗缓缓升起,迎风舞动。

  绝世军,生当凌绝顶!

  看着这面好似图腾般的旌旗,所有人满含热泪。

  韩阳望着那面龙旗,目光幽深。

  七年征战,一次次抵御外辱,终于将敌人全都挡在国境之外,我华国土地,没有受到一丝一毫战乱损伤,我华国子民,没有一族一姓因战乱流离失所。

  韩阳看向城楼下六十万儿郎,向他们敬了一个军礼。

  “兄弟们,这七年来,你们辛苦了。”

  “如今南境已无战事,大家也可以回去看看家人,陪陪孩子了。”

  话音刚落,众将士齐呼。

  “多谢军王!”

  六十万飞龙军尽皆笑颜,笑着笑着,就哭了。

  他们自从加入飞龙军以来,从未回家。

  他们用不算宽阔的肩膀,扛起这个被群狼环伺,无人可支的国,只能忍痛放弃了自己的家。

  甚至许多兄弟,永远留在了昨天。

  积尸草木腥,流血川原丹。

  望着六十万哭成一片的兄弟,韩阳也想起了家。

  不知不觉,他已离家七年。

  “义父,孩儿如今荣耀披身,归家,能否成为您的骄傲?”

  ......

  三天后。

  海城,月灵墓园。

  韩阳跪在一座孤坟前,望着冷冰冰的墓碑,泣目染血。

  他是一名孤儿。

  当时婴儿的他本该死去,却是义父韩平军收养了他,如亲生儿子般待他。

  后来,义父生意越来越红火。

  渐渐地。

  韩平军身旁出现一些非议声。

  说韩阳是外人,说他天生反骨,生性桀骜,将来一定会掠夺韩平军的家产。

  对此等喧嚣之声,韩平军一笑置之。

  韩平军径自对外宣称,韩家家产有韩阳的一半,并且将来,他会把亲生女儿韩红月嫁给韩阳。

  然而。

  韩红月不喜欢这个哥哥。

  她宁愿死,也不愿意嫁给一个“野种”。

  为此,韩红月曾数次离家出走。

  直至韩阳十五岁。

  他留下一封书信,独自去了边疆,入伍从戎。

  至于原因。

  他不想因为他,导致义父与义妹关系僵硬,他出走,仅仅是希望缓解他们之间的关系。

  或者,当有一天自己受万人敬仰,再归来时,义妹会以他为荣。

  然而。

  七年戎马,历经无数生死,最后荣耀加身。

  韩阳欣喜若狂地带着满身荣耀归家,却愕然得知,义父惨死在三年前。

  他悲痛欲绝,身怀不世功勋,却无人与之分享。

  杀意冲霄,几欲疯狂!

  韩阳跪在义父坟前,流下血泪。

  磕下三个头。

  “义父,您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义母义妹的。”

  “至于害您的人,我一个不留,让他们跪在您坟前以死谢罪!”

  他站起身,唤来侍卫长:“我义父的死因是什么?”

  一身白色衣装,体态曼妙的女子,躬身回道。

  “军王,我查到凶手是海城四大家族,不过有一些蹊跷,似乎另有幕后之人,暗卫正在查。”

  “四大家族?”

  韩阳蹙起眉头。

  赵莫李燕,海城四大家,四个年利润近百亿的大财阀,盘踞在海城多年。

  如今的韩阳动他们,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只是直接出手灭掉他们,怎能浇灭他心中怒火,慰藉义父的在天之灵?

  另外,还有幕后黑手。

  所以,他不仅要杀人,更要诛心!

  “军王,今晚八点,燕家会在云悦会所给燕家二少燕路办订婚宴。”

  “出嫁之人,是赵家大小姐赵玉钗,到时候,四大家族都会有人出席......”

  白衣女子语气凛然:“两年前,您义父就是在云悦会所的包厢中,被他们活活折磨死的!”

  “真是巧啊!”

  韩阳眼中掠过一抹冰冷:“小莲,再调些人过来,跟我去发追魂帖!”

  ......

  黄昏。

  临平大道。

  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缓缓驶来,停在云悦会所门口,卷起许多泛黄枯叶。

  车门打开,韩阳下车。

  夕阳余晖侵染在他的身上,不暖反寒。

  “军王,外面风大......”小莲目光柔和,为他披上一件黑色风衣。

  “不碍的。”

  韩阳遥望云悦会所。

  足有三十层高的大厦如一柄利剑插入云霄,令人望而生畏。

  两年前,义父被四大家族所擒,在云悦会所的包厢中折磨致死,手段残忍。

  白衣女子小莲感受到韩阳内心的悲痛,忍不住说道:“军王,您节哀顺变,小心身体。”

  “我没事。”韩阳摇了摇头。

  他撩起风衣后摆,缓步走向云悦会所,背后是一轮热烈的夕阳。

  这间酒店马上会迎来一场热烈的酒会。

  四大家族中,赵家大小姐赵玉钗与燕家二少燕路的订婚宴。

  红叶渐起,秋风肃杀。

  男人走在满天红叶里,衣冠笔挺。

  背影落寞,像是一个扫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