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大圣陆叶 第六十七章 狩猎开始了

小说:人道大圣陆叶 作者:莫默 更新时间:2021-10-15 07:57: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九星宗与玄门的驻地比邻,彼此阵营不同,自然少不了摩擦,可以说这些年来人脑子都打成狗脑子了,血海深仇根本无法化解。

  别看九星宗是八品宗门,品级比玄门还要高出一品,但在灵溪境这个层次上,玄门要占据优势,所以这些年来,八品的九星宗在九品的玄门手上吃了不少亏。

  尤其是这个王殃,身为兵修中最极端的那一类人,他的战力毋容置疑,整个九星宗,也只有留守驻地的董叔夜能与他交锋。

  曹冶自认不是他的对手。

  王殃身后,还跟着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女,那少女梳着双丫髻,身段玲珑,清纯可爱,亦步亦趋地跟在王殃身后,看起来就像是他的婢女。

  事实上确实如此,王殃出身凡俗一户大户人家,那少女是跟他自小一起长大的奴婢,王殃投身玄门时,把自己的婢女也带上了,结果出人意料地,这二人都有不俗的修行资质和天赋,如今同为玄门弟子,名义是上师兄妹,实际上是主仆。

  主仆二人像是完全没看到曹冶等人,径直来到战场边,王殃左右打量了一下,眉头一扬,意外道:“你们少主被谁杀了?”

  就说今夜九星宗怎么热闹的很,原来出了这么大的事。

  他也是接到消息,才会跑出来查探情况,否则他一个灵溪七层境,根本不可能随意离开宗门驻地。

  曹冶凝神盯着他,不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丝表情,却是没看出什么异样。

  “早就跟董叔夜说了,叫他看好这垃圾,他偏不听,这下好了,被人砍死了。”王殃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转头看向曹冶:“知道谁干的吗?”

  曹冶不想答,然而不得不答:“一个带着白虎的少年。”

  王殃摸着下巴:“没听过,散修?还是哪个大宗门出来历练的弟子?”想了想,摇头道:“罢了,反正也不关我事。”

  “跑!”曹冶猛地厉喝一声,同时脚下地面炸裂,身形朝远方窜去。

  “呵呵……”王殃轻笑一声,手中长剑铿锵出鞘,一道匹练般的剑芒直朝曹冶斩去。

  与此同时,跟在他身后一脸人畜无害的少女也周身灵力涌动,抬手间,术法已成,纤纤玉指点向那三个九星宗弟子。

  片刻后,追杀曹冶的王殃返回,依然那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

  “少爷,跑了一个。”婢女小竹走上来汇报战果,在王殃面前,她是乖巧可爱的婢女,但在那些九星宗弟子面前,她是灵溪六层境的强大修士。

  那三个九星宗弟子普遍修为在三四层境,哪里是她的对手?不过那三人倒也聪明,分头逃跑,小竹只来得及杀掉两个,再追最后一个的时候已没了踪影。

  “跑就跑了吧。”王殃没所谓地回应一声,曹冶也跑了,让他不禁感慨一声,体修果然抗揍。

  “还有,叫师兄!”王殃抬手敲了一下小竹的脑袋。

  小竹立刻双手抱头,噘起嘴巴。

  “咱们有多少人可以出动?”王殃又问了一句。

  “不到三百。”小竹回道,“不过算上那些散修的话,大约有五百人左右。”

  “五层境的呢?”

  “只有六个。”

  “啧……”王殃撇撇嘴,“一群狗东西,都跑出去捞好处,留本少在这里独守空门,太过分了。”

  玄门的灵溪境数量自然远不止三百数。

  但这些人不可能都留在驻地附近活动,那样做大家都得不到好处,修士们会四下探索游历,尤其是那些五层境以上的修士,基本不在外圈活动,因为外圈能得到的好处太少,他们在成长到五层境之后,都会选择进入靠近内圈的地方。

  相应地,那些中等宗门和大宗门的低级弟子,也会跑到玄门的地盘上来历练,在得玄门庇护的同时,接受一定程度的调动。

  不但玄门如此,外圈各大宗门都是这个样子,在灵溪战场,各大小宗门的联系很密切,彼此间弟子交互也极为频繁。

  不过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玄门这边能出动的五层境修士,只有寥寥六人……这六人有两人最近才晋升到五层境的,没来得及走,剩下四个都是那种年纪过了四十往上,修为没有多大精进余地的。

  灵溪境这个层次中,修士的年纪跨度很大,有如陆叶这样才修行没多久的少年,也有修行数十载的老油子,他们无一例外,天赋资质都很低,一身修为都是用时间硬磨出来的。

  “少爷是想……”小竹望着王殃。

  王殃咧嘴一笑:“传讯出去,狩猎开始了!叫小家伙们都躁动起来!另外留意那个带着白虎的少年,若有消息,第一时间来报!”

  “哦!”

  ……

  九星宗驻地,董叔夜望着遍体鳞伤的曹冶,皱眉道:“怎么回事?”

  曹冶嘴角抽了一下:“碰到王殃那个神经病了!”

  听到王殃的名字,董叔夜也忍不住脸皮抽搐,默了一下,道:“也就是说,消息已经传出去了?”

  曹冶叹了口气:“咱们动静那么大,瞒不住的。”

  “少主之死,你觉得跟玄门有没有关系?”

  曹冶回想之前王殃的神色,摇头道:“关系不大,王殃是察觉到我们这边有动静,才跑出来查探情况,在见到少主尸体的时候,他也一脸意外。而且,以他的傲气,如果少主真是被玄门所杀,他不会否认的,反而会大肆宣扬。”

  董叔夜微微颔首:“这倒也是。”彼此血海深仇不可化解,对方若真的杀了少主,没什么不可告人的。

  “我已传讯封锁百里周边,杀少主的人修为应该不高,短时间内无法离开此地,只要暴露行踪,必定插翅难飞。”

  “就怕玄门从中作梗。”董叔夜皱眉。

  “玄门出手是肯定的,但少主之死必须得给宗门的老头子们一个交代,要不然你我交不了差。”

  董叔夜叹了口气道:“我坐镇驻地无法脱身,外面的事就交给你了。”

  “师兄放心便是。”曹冶颔首,他虽被王殃所伤,但其实都是皮肉伤,以他的肉身素质,修养一夜就能好的差不多了。

  “对了,还有少主的尸身……”董叔夜又想起一事。

  曹冶硬着头皮道:“明日我去将少主尸身带回来。”心中祈祷,王殃那家伙可千万别把少主的尸身带走了,以这家伙的秉性,应该不会做这么没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