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大圣陆叶 第六十六章 九星宗和玄门

小说:人道大圣陆叶 作者:莫默 更新时间:2021-10-14 22:14: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章五灵溪四层境的修为,斗战的经验比起陆叶明显要丰富的多,双刀在手,舞的人眼花缭乱,陆叶这边才横起长刀挡住对方的攻击,对方另一只手上的弯刀已斜刺而来,速度极快。

  此刻抽刀再挡明显来不及了,就在章五以为自己即将得手的时候,陆叶体表处忽然出现一面三角形宛若一面缩小的盾牌模样的东西。

  叮地一声,弯刀刺在御守灵纹上,挡下这凶残一击。

  陆叶顺势重心偏移,侧身滑步,长刀斜斩!

  锋锐的刀锋在章五胳膊上拉出一道长长的伤口,血肉翻卷。

  大虎也趁势扑击上来,虎啸震天,依依的身形犹如鬼魅,在一旁飘忽不定,牵扯章五的精力。

  以三敌一!

  片刻后,陆叶喘着粗气,手中长刀再一次贯穿了章五的胸口,不过这一次刺的却是心口位置,章五耷拉着脑袋没了生息,双手垂落身侧,手中武器也掉落在地上。

  这艰辛一战,最终还是以陆叶获胜而告终。

  然而他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一身灵力耗费大半且不说,身上更是多了四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几乎将他的衣衫完全染红,四周弥漫着浓郁的血腥气。

  御守灵纹确实能挡住对方的攻击,但好几次陆叶根本没来得及催动御守灵纹,对方的攻击太快,这是修为境界以及斗战经验带来的差距,所幸伤的都不是要害位置。

  以灵溪二层境对战一位四层境,还是在重创了对方,占据了莫大先机的优势下,竟还付出如此巨大代价才将对方拿下,让陆叶深刻体会到自身的不足。

  不但他受了不轻的伤势,大虎和依依都不是完好之身,大虎半边身子都成血红色,依依的身形更是变得暗淡许多。

  匆匆收拾战场,将那几人的储物袋收起,少主的玄灵钟也没放过,陆叶翻身上了虎背,低喝一声:“快走!”

  大虎身形跃出,朝着裂天峡便冲了过去。

  行至半途,陆叶视野开始模糊,身子几乎快要虚脱,他感觉自己应该要坚持不住了,只来得及叮嘱依依和大虎一声:“若遇岔道不要乱走,找地方躲藏起来,其他事等我醒了再说。”

  依依还没来得及反应,陆叶便身子一歪,险些从虎背上摔落下来,她连忙上前,托住陆叶。

  就在大虎带着陆叶离开小半个时辰后,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之前那片战场,那人看了看战场残留的痕迹,抬头高呼一声:“找到了!”

  顷刻间,又有两道身影从不远处掠来。

  三人看着那狼藉的战场,都知道大事不妙了。

  “怎么办?”

  “通知曹冶师兄吧。”

  其中一人这般说着,叹了口气,催动自身的战争烙印传讯出去。

  又等了片刻,一道魁梧身影落下,周身灵光浓郁,看那气势比起陆叶曾经见过的灵溪五层境还要强大。

  “曹师兄!”三人行礼。

  曹冶上前,查探四个同门的尸体,脸色逐渐阴沉。

  从战场中残留的来看,孙师弟是被人斩断了颈脖,短时间内流血致死,而袁师妹是被人枭首而亡,少主大腿上有伤,肩胛上有伤,颈侧有伤,还断了一臂,致命伤在胸口处,至于章五,身上的伤势就多了,明显是经历过一场大战,致命伤同样在心口处。

  “废物!”曹冶咬牙怒骂一声。

  他着实有些想不通,有玄灵钟护身的少主到底是怎么死的!要知道那玄灵钟虽然只是一件下品灵器,可防御力还是很强的,遇到危险只要祭出玄灵钟守护,就算是遇到灵溪七层也能抵挡片刻,灵溪七层以下短时间内休想破开玄灵钟的守护。

  而在这战场最外圈,莫说灵溪七层,便是六层也很难见到,灵溪六七层的修士这里就是霸主般的存在,这种修为的修士,一般都是坐镇在自家宗门驻地,轻易不会外出,这一次若不是得到章五传讯,他也不会跑到这里来。

  有玄灵钟护身,有章五这个四层境跟随,这也是他和董叔夜放心让少主在外游荡的原因。

  更何况,这个位置还算是九星宗驻地的辐射范围……

  偏偏少主就在自家宗门的地盘上被人给杀了!

  这叫他如何跟宗主交代?可以说,九星宗的脸面一朝丧尽,曹冶几乎能想象出,这个消息传回宗门,宗内那些老头子们该是何等震怒。

  “传讯回去,封锁方圆百里,寻找一个带着白虎的少年,对方修为在灵溪三四层境左右,用刀类灵器,不拘阵营来历,提供线索者赏灵石三十,杀之赏灵石五百,擒之赏灵石一千!”曹冶低沉的声音响起。

  那三个修士都是神色一振,连忙领命。

  虽然章五在临死之前只传回简单的一句信息,那就是带着白虎的少年,灵溪二层境。

  但曹冶分明查探到了更多的东西。

  章五是与那凶徒大战过一场,然后被杀的,所以曹冶推断对方的修为不止灵溪二层境,极有可能是三四层境,要不然不可能杀得了章五,至于用刀,那就更简单了,少主和章五身上的伤口很明显能看出这一点。

  对方手中可能有一柄很不错的灵器,要不然没道理以弱胜强,斩了章五。

  正沉思间,曹冶忽然转头看向一处,低喝道:“谁在那里!”

  随着他话音落下,一个身穿青衫,风度翩翩的俊俏男子从黑暗中迈步走出,那男子腰间佩着一柄长剑,他一只手就这么按在剑柄上,云淡风轻地走出,好似一位王者在巡视自家的领地。

  见到这男子的瞬间,曹冶如临大敌,一身灵力迅速催动起来,咬牙低喝:“王殃!”

  不怪他如此紧张,他虽是灵溪六层境,可对方是灵溪七层境,别看只有一层境的差距,在灵溪境中,四层与七层是个分水岭,跨过这一层实力会有巨大的提升。

  以往交锋中,曹冶在对方手下吃过不少亏,所以一见到这家伙出现了,曹冶就有些头疼。

  他倒是有信心能够逃掉,毕竟他是体修,皮糙肉厚,打不过王殃,逃命还是可以的,可身边的三个同门可就没这个本事了。

  这狗东西不好好坐镇在玄门的驻地中,怎么也跑出来了?曹冶心中暗骂,心知应该是自家这边动静太大,引起了玄门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