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大圣陆叶 第五十一章 前因后果

小说:人道大圣陆叶 作者:莫默 更新时间:2021-10-13 00:39: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陆叶将灵力聚于双腿,追击的速度明显快了许多。

  这是他几次进出青云山的路上,无意间发现的小技巧,修士的灵力多有妙用,聚于双眸可以看到平时看不到的东西,凝于双腿便能跑的更快,加持在刀剑上,能让武器更富杀伤力。

  山林地形复杂,到处都是那种几人合抱的大树,前方逃跑之人对地形的熟悉程度自然不比陆叶,彼此的距离在不断拉近。

  待陆叶看清那人的背影时,种种疑问都豁然开朗。

  他知道是谁在背后谋划这一切了,这个结果让他感到意外,因为在他看来,自己与对方没有任何恩怨,甚至也只接触过一次而已!

  “吼!”雪白的身影忽然从前方窜出来,拦住那人的去路,是大虎!

  那人被大虎吓得魂不附体,惊叫一声,手中提前捏着的一道灵符想也没想便打了出去,那灵符在半空中化作一道弯月形的斩击,直朝大虎袭去。

  大虎匆忙躲闪,弯月形的斩击几乎是贴着它的身子斩了出去,将后方一棵大树的树身斩穿,可见这灵符的穿透力。

  一击没能得手,那人神色更加惊慌,手忙脚乱地从自己的储物袋中掏着什么东西。

  一道小小的身影已经悄无声息地攀附到她的背上,发出刺耳的尖啸。

  陆叶看到那人的身子一矮,仿佛被压上了什么重物,同时手中的动作也顿了一下。

  这让陆叶回想起第一次与依依和大虎在山洞中遭遇的情景,当时他就是这么被依依给偷袭的……

  被这么一耽搁,陆叶已经冲到她近前,一剑斩下。

  雪亮剑光闪过,一条胳膊飞出,鲜血飚飞。

  疼痛让她惨叫出声,她虽是散修出身,可因为身段样貌出众,所以刚进灵溪战场没多久,便被天机商盟的人看中,收进了商盟中,这些日子以来从未与人动过手,更不要说受这么重的伤。

  说她是养在温室里的花朵也不为过。

  商盟里的那些人大多都是这种类型,他们不需要与人争斗,也没有各宗门弟子在战场历练的艰辛和凶险,只管把生意做好就行。

  大虎扑来,将她扑倒在地,狰狞大口咆哮,腥风扑面,险些把她吓晕过去。

  更让她感到惊恐的,是一旁传来的脚步声,扭头望去,只见陆叶手中利剑斜指地面,剑刃上还有鲜血流淌,一步步朝她走来。

  待到近前,陆叶低头俯瞰着她,淡淡道:“柳如茵!”

  这个女子,赫然是他第一次去天机商盟跟他做交易的人。

  “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柳如茵的妆容都哭花了,不断哀求着。

  陆叶眉眼低垂:“谁指使你的?”

  “没人指使,是我鬼迷了心窍,见财起意……”巨大的惊恐之下,柳如茵自然是有什么就说什么,甚至不等陆叶继续发问,便将前因后果胡乱说了一通。

  “这样啊……”陆叶高高举起手中利剑。

  察觉到陆叶的杀机,柳如茵大叫:“别杀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长剑落下,大虎适时躲开,得灵力加持的剑刃划过柳如茵的白皙修长的颈脖。

  一点黄光自柳如茵雪白的手背上飞出,掠进陆叶的右手中。

  无头尸身抽搐着,颈脖处更有鲜血如喷泉般涌出,好片刻才停歇。

  一旁依依看的眼皮子直跳,今日一切让她刷新了对陆叶的认知,这才明白,此前大虎没死在这家伙手上只是运气好,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

  陆叶弯腰,取下柳如茵腰间的储物袋,又伸手在她身上摸了个遍,这么做当然不是要占什么便宜,而是他想看看这女人身上有没有暗藏的储物袋。

  他自己身上就有藏起来的储物袋……以己推人,他觉得别人可能也有。

  可惜柳如茵并没有这个习惯,她毕竟是商盟的人,不需要人争斗,也不需要在外冒险,储物袋带在身上安全的很。

  柳如茵的储物袋是打开的状态,陆叶稍稍检查了一下,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把尸体处理了。”陆叶吩咐道。

  “哈?”依依一脸匪夷所思地望着他,一副你在逗我的表情。

  陆叶便从柳如茵的储物袋中掏出一个瓶子,在手中抛了抛。

  “好嘞!”依依不迭地应着,给大虎打了个眼色,匆匆忙碌起来。

  陆叶又跑回之前杀死那个白净修士的位置,将他的储物袋也拿起,另外就是那个白净修士的武器。

  小半个时辰后,栖身的山洞中,陆叶盘膝而坐,赤着上身,给伤口涂抹疗伤丹。

  他手中的疗伤丹所剩不多,这次用了两粒,便只剩四粒了。

  回想今日的战斗,陆叶并没有因为斩杀一个灵溪三层而沾沾自喜,而是在反省自己。低级修士间的争斗,多以近身拼杀为主,可以说大多数低级修士走的都是兵修的路子,因为修为不够高,修行时日短,低级修士们没时间也没精力去钻研什么术法,只有等实力强大了,才会逐渐清晰自己未来的路。

  这一次与那白净修士战斗暴露出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自己在战斗中没有技巧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真正开始修行至今,也才三个月不到,这段时间一直在提升修为,哪有余力去提升什么斗战技巧?

  最后能斩杀那个白净修士,还是借大虎的势,打了对方一个出其不意。

  但技巧这东西,他不知该怎么去提升,没有一个合适的老师指点,单凭自己摸索无疑是行不通的。

  另外就是兵器的问题了……

  之前没太多感觉,他手中那把长剑,还是杨管事死后留下来的,在此之前,他拿这把剑杀过周成,但与周成的争斗也就是一瞬间的事。

  今日与那白净男子一番生死搏杀,他才真正注意到一件事,那就是自己与这把长剑的相性严重不合,这剑在他手上,怎么用怎么不顺手。

  剑走轻灵,注重技巧,可他拿着长剑就是劈砍,完全发挥不出剑的优势。

  这么想着,陆叶重新穿好衣服,拿起脚边的长剑仔细端详,剑刃上有许多缺口,都是因他劈砍造成的,尤其是剑身三成处的一道缺口,几乎有米粒大。

  这样的缺口对一把长剑来说是很严重的,已经用不了了。

  他再拿起那白净男子的长刀,起身耍了几下,眉头一扬。

  这玩意耍起来……竟是意外的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