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大圣陆叶 第二章 算计

小说:人道大圣陆叶 作者:莫默 更新时间:2021-10-13 00:39:3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陆叶顿觉一股大力揪住自己,身形不由自主地跟着前行,忍住胸中传来的疼痛,他开口问道:“杨管事,咱们去哪?”

  “少废话!”杨管事恶狠狠一句,走出几步,又看向陆叶身后的矿篓:“丢了。”

  陆叶不敢不从,解开矿篓丢在地上,不过他没有将矿镐丢下,杨管事只看了一眼,倒没再说什么。

  往内行去,身后的光明越来越远。

  矿道深处很昏暗,只有每隔数十丈的火把才会提供一点光明,而且整个矿脉内的通道犬牙交错,地形及其复杂,并非每一条矿道内都有火把照明,大部分矿道常年都被黑暗笼罩,谁也不知道那些矿道通往何处。

  所以在这里采矿,如果不循着火把的痕迹,很容易会迷失方向。

  凡人之躯的矿奴们一旦在这种地方迷失方向,下场可想而知。

  矿奴们的口中,有火把照明的矿道是明道,那些常年被黑暗笼罩的,则是暗道。

  时常会有火把燃尽,明道变暗道,矿奴迷失方位,活活饿死的例子。

  随着杨管事一路前行,陆叶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那就是杨管事不时地便会回头张望,神色紧张。

  好像身后有什么危险一样。

  杨管事这般模样,搞的他也跟着紧张起来。

  “陆叶,你是不是掌握了什么暗道?”杨管事忽然开口。

  “嗯。”陆叶点头,在杨管事面前否认这个没有意义,事实上不止陆叶掌握了几条暗道,矿上那几个强大的矿奴,每个人手上都有几条暗道。

  明道虽然安全,但能开采的地方已经不多了,反倒是危机重重的暗道,经常能找到一些好货。

  正是借助这些资源丰富的暗道,陆叶才能每日收获满满,否则他哪有多余的贡献去兑换气血丹。

  这也是杨管事在认出陆叶之后将他带上的原因。

  “杨管事要去那些暗道?”陆叶问道,杨管事忽然问起暗道的事让他有所猜测。

  杨管事道:“带我去,找一条最隐蔽的暗道。”

  “好!”陆叶点头应道,走没几步,忽然闷哼一声,伸手捂住了胸口。

  他胸口的骨头被打的有些移位,跟着杨管事这一路疾走,根本没法好好休息,此刻牵动了伤势,疼痛让他顿住身形,额头渗出细密的汗水。

  杨管事不满地看他一眼,踌躇片刻,伸手探入腰间一个布囊中,很快抓出一枚圆滚滚,黄豆大小的丹药,递给陆叶道:“吃了!”

  陆叶接过,也认不出这是什么丹药,他这一年来只接触过气血丹,手中这枚丹药跟气血丹明显不太一样。

  不过这个时候杨管事有用到自己的地方,应该不会坑害自己,这东西大概率是疗伤用的。

  他将那丹药塞进口中,嚼了几下,顿时悔的肠子都青了,因为这药苦的要命。

  “嚼它做什么?吞下就行了,这是疗伤丹。”杨管事没好气道。

  果然是疗伤用的丹药,陆叶愁着一张苦瓜脸,还得感恩戴德:“多谢杨管事。”

  “真想谢我就赶紧走。”杨管事推了他一把。

  陆叶不得不强打起精神,在前方领路。

  那丹药虽苦的要命,但效果却好的出奇,服下没片刻功夫,陆叶便感觉小腹处有热流涌动,紧接着胸口的伤也没那么疼了,反而变得酥酥痒痒的。

  这让他不得不感慨一声,果然是良药苦口。

  在陆叶的带领下,两人在交错纵横的矿道中不断前行,偶尔遇到一些回程的矿奴,杨管事都是抬手一掌便打杀了。

  陆叶看的眼皮子直跳,心中的猜疑愈发清晰了。

  约莫一个时辰后,两人驻足在一条暗道前,陆叶手中已经多了一个火把,这个火把是他从附近取下来的,开口道:“杨管事,这里就是最隐蔽的暗道了,你进去之后第一个路口左拐,第二个路口……”

  话没说完,杨管事便一脚将他踹了进去:“前头带路!”

  陆叶一颗心沉入谷底,他不想在前头领路,从这一路行来杨管事的种种举动来看,自己真把他领到地方了,恐怕没什么好下场。

  但最后的尝试已经失败,杨管事显然不打算孤身深入暗道,有陆叶这个熟悉地形的人引着,总比他自己摸索要好很多。

  没奈何,陆叶只能继续前行。

  一路七拐八绕,纵是修士的杨管事都有些不记得回去的路了,又一个多时辰后,前方的矿道已经被堵死了,再没有前路。

  陆叶将火把插在岩壁的一处暗桩上。

  杨管事长呼一口气,坐在地上喘息,扭头瞥了陆叶一眼,忍不住笑道:“真是有本事,这种地方都能被你找到。”

  陆叶笑了笑:“运气好。”

  杨管事点点头,不再多。

  陆叶道:“杨管事,那我先回去了。”

  杨管事微微抬起眼皮,淡淡道:“陆叶,你是个聪明人,聪明人就应该做聪明事。”

  一边说着,他一边站了起来,漫步朝陆叶行去,摇曳的火光将他的影子印照如鬼影乱舞。

  陆叶面上一片慌张:“你什么意思?”

  杨管事叹了口气:“不妨跟你明说了吧,浩天盟的人来了,这一条矿脉暂时怕是保不住了,我是来避灾的,虽然很感谢你带我来到这里,但我不能让你回去。”

  陆叶一步步后退,心中暗道果然如此,之前他见杨管事杀掉那些矿奴的时候就隐隐有些猜测了,杨管事生怕进入矿道的消息走漏,自然是要杀光所有见到他的人。

  而他在矿道出口见到陆叶之后之所以感到惊喜,就是因为知道陆叶能带他找一处隐蔽的地方藏身。

  躲在这种地方,哪怕浩天盟的人攻占了矿脉也轻易寻他不得,有很大概率能够逃过一劫。

  正是意识到自己的处境,陆叶才会一直想要脱身,然而杨管事不松口,他哪里走的掉?

  “那我留下来陪你,我不走了。”陆叶的后背抵在岩壁上,退无可退。

  杨管事顿住身形,好像认真思考了一下,但很快摇头道:“我带的吃食不多,我也不知道要在这里躲多久,虽说浩天盟不可能在这里久留,但一两个月的时间总是有的,这么长时间,你饿都饿死了,哪里还能陪我。所以作为感谢,我送你一程!”

  两人距离只有三丈,话落时,杨管事便一掌朝陆叶拍了过去。

  虽然他的修为不高,可真要杀陆叶一个凡夫俗子也是轻而易举的。

  但他万万没想到,就在他动手的一瞬间,陆叶竟提着矿镐迎头冲来,狠狠一矿镐朝他的脑袋砸下。

  陆叶的狠辣和果断让杨管事有些意外,但也仅此而已了……

  然而紧接着发生的事,却让他亡魂皆冒。

  他忽然发现自己灵窍中的灵力运转晦涩,好像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将灵力禁锢,只能催动出微不足道的一丝。

  矿镐迎头袭来,杨管事想要退去已经来不及,只能将拍向陆叶的手掌挡在面前。

  咔嚓一声脆响,矿镐正中杨管事的胳膊,将他的手臂打折。

  杨管事忍不住惨叫一声,连连后退。

  一击得手,陆叶提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看来之前听到的一些传闻是真的,那就还有活路。

  他得势不饶人,步步紧逼,手中矿镐不断轮下,竟打的杨管事几无还手之力。

  杨管事虽是邪月谷的修士,但修为不高,所以才会落个管理矿脉的闲职,这一生很少与人拼勇斗狠,对付矿奴,他凭借自身的修为随意捏扁搓圆,但修为受到极大压制之后,他比起一般的凡人强的有限,遇到陆叶这般心狠手辣之辈,顿时被打的晕头转向。

  他一边躲避着陆叶的猛攻,一边将手探入自己腰间的布囊,紧接着一抬手,寒光闪现。

  陆叶吓一跳,急忙止住身形,架镐去挡。

  那寒光切在矿镐前端,精铁铸就的矿镐直接被削去一半。

  陆叶定眼朝杨管事手中望去,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经抓住了一柄长剑!那是他从腰间布囊中取出来的。

  杨管事狠狠挥动了下手中之剑,威慑的陆叶不敢随意上前。

  局面一下僵持住了,矿道最深处,凡人之躯与修士彼此对峙,前者脸色冷毅,后者神情狼狈,剧烈的疼痛让他表情扭曲。

  “元磁力场?”杨管事咬牙低喝,短短片刻功夫,他已经弄明白自己的灵力为何被禁锢了。

  这里竟富含大量的元磁矿石!

  元磁矿是一种很珍稀的矿物,论珍贵程度,在这条矿脉中,元磁矿的价值首屈一指,这种矿石对一些修士有大用。

  不过元磁矿有一个特性,那就是会释放一种无影无形的力场,这种力场会限制范围内所有灵力的流通。

  修士一旦处于这种力场中,一身实力必定大减。

  杨管事修为有限,被这元磁力场笼罩,一身灵力几乎完全被禁绝,一下从高高在上的修士沦为普通的凡人。

  他顿时想起,这一年来,陆叶确实偶尔会开采回来一些元磁矿,不过其他人也有开采,只是数量都不多,所以他并没有太在意,毕竟这条矿脉中蕴藏着各种各样的矿物。

  可现在看来,陆叶手中一直掌握着有大量元磁矿的位置,他却没有大肆开采来兑换贡献,只是偶尔开采几块,免得被人觊觎,当真是心机深沉。

  “你算计我?”杨管事快疯了,到了此时他哪里还不明白陆叶是故意将他带到这里来的。

  本以为生杀予夺的凡人竟对他露出獠牙,杨管事怒不可揭,然而眼下他一条胳膊被砸断,身上多处受伤,在这没办法发挥自身修为的环境中,他还真不是陆叶的对手。

  所以他当机立断,转身就跑。

  眼见此景,陆叶顿感不妙。

  对元磁力场的事,他只是一知半解,在第一次上缴元磁矿的时候,曾听邪月谷的修士说起这种矿石的特性,所以便留了心。

  在半道上亲眼见到杨管事残杀遇到的矿奴,他就知道此行凶多吉少,所以才会将杨管事带到这里来,在他砸断杨管事一条胳膊之前,他并不确定这里的元磁力场能不能限制住杨管事的实力。

  好在吉人自有天相,元磁力场果然让杨管事束手束脚。

  但元磁力场笼罩的范围也是有限的,一旦让杨管事逃出力场的范围,那他就死定了。

  绝不能让杨管事逃走!

  陆叶心头发狠,弯腰捡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头,狠狠朝杨管事掷去。

  狼狈奔逃的杨管事哪里想到陆叶还有这阴招,一下被砸中后脑,踉跄倒地。

  还不等他起来,呼啸的风声已经传入耳中,杨管事匆忙翻身,正见陆叶冲到近前,抡起手中还剩下半截的矿镐。

  这下根本没办法躲避!

  生死之间,杨管事大叫一声:“一起死吧!”

  手中长剑猛地捅出!

  下一刻,他的脑袋便被矿镐砸烂,陆叶尤不放心,又狠狠砸了几下,望着眼前不断抽搐的身影,这才确定对方活不了了。

  剧烈的疼痛从大腿处传来,他低头看去,只见自己腿上插着一柄长剑,赫然是杨管事手中那把。

  自己竟不知何时被捅了!方才他完全没感觉到。

  丢下手中矿镐,陆叶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息,感受着生命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