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神雕开始的诸天之旅张子陵 319-324

小说:从神雕开始的诸天之旅张子陵 作者:八月南苏 更新时间:2021-09-26 23:47: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第319章 扛下!

  “区区云间境中期的蝼蚁也敢在我面前抢人!”

  闫暴是映月境巅峰的高手,这个实力放眼整个彦腾帝国也是上等的实力,季莫的实力在他面前确实普通蝼蚁一般。全文字阅读..

  但是天罡剑派御剑飞行的度很快,闫暴想要追到季莫,还是需要几十秒的。

  眼看着闫暴浑身翻涌着火焰接近,季莫心中十万火急。

  “阳魂!”

  季莫心中默念着,希望阳魂在这个时候能被自己所控制,不然一定是跑不掉的。

  “丝…”

  这个时候的老天还是挺眷顾季莫的,叫阳魂,阳魂就出现了。

  万人的追赶之中,一道柔和的光丝穿过所有,来到了季莫的身旁,它轻轻盘绕着季莫,上面散落下来的光辉为他带来了很多能量。

  “这东西……难道是!”

  焚炎宗众人看到这个光丝的时候,纷纷大吃一惊,这个东西太惊世骇俗了!

  “阳魂!那是阳魂啊!”

  “不可能!煌阳体一万年前就已经消失,怎么可能还存在!”

  “不,传说中煌阳体拥有者,白金瞳,还有阳炎绕体,他的周围只有阳魂,很明显不是煌阳体。”

  “但是……那确实是阳魂!”

  焚炎宗众修士震撼后,飞行的度更加快,他们手中还时不时向季莫丢出一道道火焰法术。

  “还不够,阳魂的能量根本不够让我在被他们抓到前到达天罡剑派!”季莫内心还是万分焦急。

  白子歌在他怀中,看着他这幅模样,心中还有些疑惑,既然他已经不想回师门,而又想救师门,为什么非要装作失忆,而不是不戴上面具,以另一个身份回来呢?

  那样子的话,他就可以不和师门的人再扯上任何关系。

  “季莫…”白子歌开口唤道。

  正在拼命飞行的季莫一听这一唤,脸上的表情停顿了一下。

  这熟悉的呼唤声,他是有多久没有再听到过。

  他确实是忘了关于天罡剑派的很多事,但是他并没有忘记关于白子歌一切。

  当初是她救了他,是她给了他名字,也是她教她修道……

  这个女人,他怎么会忘记呢。

  是的,他没忘,但是他却假装忘记了她。

  “姑娘想说何事?”季莫的表情再次变成了焦急的模样。

  “如果你不记得天罡剑派,为什么还会动用命粒?”白子歌说道。

  之前他还觉得季莫动用命粒的原因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不过现在看来,那只不过是季莫给他们的一个警报信号。

  “你是说那个珍珠?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潜意识就用了。”

  “你真的不记得天罡剑派了?”

  “不记得,难道姑娘以前在天罡剑派见过我?”季莫道。

  他说的话一半真一半假,他是真不知道自己和天罡剑派是什么关系,但是他认得白子歌,此时他却称她为姑娘。

  “那你…还记得我吗?”白子歌问出了一个她最关心的问题。

  “姑娘,我们…以前见过?”季莫装作不认识她的模样道。

  白子歌听此,心中十分凌乱,现在的场面还在逃亡,大战即将开启,然而在此时她却遇到了季莫,更让她想不到的是季莫竟然还失忆了……

  他是真失忆吗?

  “轰!”

  就在极的飞行中,季莫不仅顾着快飞行,还要躲避身后的火焰功法,这一个不注意,飞剑就被火焰功法击中。

  一时间季莫失去了平衡,带他找回平衡感的时候,闫暴就已经出现在他身后三十米处!

  “小子!受死吧!”

  闫暴手中的火焰忽然化为上百米的火蛇,向季莫吞噬而去。

  这火蛇实在是太大,度太快,以至于季莫无论如何都是躲不过去的。

  “没办法了!”

  季莫当机立断抽出一柄飞剑,将白子歌直接甩到飞剑上,真气运转让飞剑带着白子歌向前飞去。

  保住了白子歌,季莫直接一回头,天空上万柄长剑化为雷光屹立在他身后。

  眼看火蛇接近,季莫全身的肌肉都绷的紧紧,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季莫体内的紫色血液突然翻涌起来。

  “咕嘟咕嘟……”

  那纵横交错穿梭在他体内的血脉变得光起来,他的体表上也开始出现紫色的血管纹路。

  “季莫!”

  被飞剑带出很远的白子歌眼看着季莫就要被火蛇吞灭,不禁喊了起来,丝毫没有平日里冰冷的模样。

  “万剑归宗!落雷!”

  季莫怒吼一声,身后上万柄长剑雷鸣闪烁向火蛇奔涌而去。

  “哼,傻子。”

  闫暴看着季莫不躲不闪,心中冷笑连连,区区一个云间境中期,他挥一挥手就可以灭掉,可是现在这个区区云间境初期的蝼蚁竟然还敢反抗!

  真是笑掉大牙。

  想都不用想这个小修士纵使拥有翻天的本领也无法撑住这一招的,因为等级的差距简直普通天地之别。

  云间境中期对上映月境巅峰,这种局面可以说不用看就知道谁赢谁输了。

  云间境之上是碧空境,碧空境之上才是映月境!

  这等级差距如果能撑住一招,那简直是奇迹中的神迹!

  “嘭!”

  然而就在下一刻,火蛇和万剑撞击在一起,在这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瞪大了一圈。

  映入他们眼中的场景,使他们震惊了。

  “这……骗人的吧…”

  “接…接住了!”

  天空中火蛇和雷电撞击在一起,竟然没有生一边倒的场景,而是两股能量僵持在了一起。

  季莫全身的紫色筋脉暴露在皮肤表面,身后万剑迸射出的雷光混合着阳魂散落下的光辉,竟然将映月境巅峰强者的一招给挡住了!

  远处,虚弱倒在飞剑上的白子歌看到这一幕,一时间无法语,即便有面纱遮挡,也能看得出她此时的朱唇是微微张开的。

  然而全场最为镇定的两个人当然还是正在僵持的二人。

  “你竟然隐藏实力。”闫暴看着季莫,眼中爆出冰冷的寒意。

  “是你想多了。”

  季莫咬着牙说道,手紫筋暴起,长剑上的雷光疯狂涌动着。

  “呵呵,不管你是不是隐藏实力,其实都没用的,因为我只不过用了区区二成的力而已。”闫暴冷笑着说道:“接下来你就会明白,你,依旧只是个蝼蚁。”

  季莫没有在乎他说的,他现在最关心的是白子歌能不能安全。

  看闫暴这幅模样,看来是要大下杀手了,如果波及道白子歌那就不好了。

  “红莲之火!去死!”闫暴身上火焰瞬间爆。

  天空中和万剑僵持着的火蛇突然消失,一颗巨大的赤色火莲却凭空而出,将万剑向外面推去。

  季莫眼看万剑敌不过对方,立刻改变阵型。

  “万剑盾!”

  “唰!”

  天空上万柄长剑化为了一个巨大的剑盾。

  本章完

  第320章 是季莫师弟!

  实力的差距终归是太大太大。无弹窗..

  火莲触碰到剑盾的一刹那,剑盾就被压的向四周散落,如果被这火莲打中的话,那别说是死了,就连骨灰都不带有的!

  “天罡剑!风逝!”

  就在季莫眼看着躲不过去的时候,一道宏如惊雷的声音响起。

  季莫的身前凭空出现一道上百米的飓风,将火莲阻挡在外,季莫见此立刻涌动真气向远处逃离。

  “嗯?”

  闫暴见自己的火莲被阻挡,目光疑惑的扫视天空,只见在白子歌的身边,一名老者出现在于此。

  这名老者白苍苍,面容普普通通,但掌中却散着非常强大的真气波动。

  “木禹!”

  闫暴看着这名白看着,目光警惕起来,因为这名老者可不是别人,而是天罡剑派的木宗主!

  “闫暴,你这是要玩大的!”木禹看着远方的闫暴,自己他身后上万名的修士,目光也是冰冷刺骨。

  “哼,玩大的?你们区区一个没落成渣子的剑派也配?”

  木禹道:“虽然焚炎宗比起我等确实强很多,但如果你要想将我们全灭,恐怕焚炎宗也元气大伤,到时候被其他门派当做嘴边一块肉,那可就没有任何意义。”

  “你以为我焚炎宗这几年来就没有隐藏什么?”闫暴冷笑道:“我早就知道吞并你们会元气大伤,以至于给别人做了嫁衣,所以这几年里,我们为吞并你们早就设下了各种策略!”

  谈话间,上万名天罡剑派的弟子和长老已经从门派中赶来,将白子歌护在了其中。

  “师傅,我把凤心花带来了,快点服下它。”

  宁千度从戒指中取出一瓣红色的花瓣给白子歌服下。

  这凤心花是当初季莫给白子歌的,给了白子歌四朵,并让白子歌带给宁千度两朵。

  白子歌那四朵凤心花一直为用,而是将其种在了季莫种植的几颗梅树边,所以从未带在身上。

  而那一日,宁千度收到凤心花时伤势还是很重,但是她并没有用一点花瓣,而是一直保留着。

  服下了凤心花,白子歌便从飞剑上坐了起来,体内燃烧起了重生之炎,迅的将其内伤修复。

  就在宁千度刚将注意力从师傅的身上移开,还没来得及将目光投向宗主的时候,忽然就听到身后的众弟子议论声纷纷。

  &

  nbsp;“那个人穿的真奇怪,是敌是友?”

  “不知道,但是我有种感觉……这个人好像在哪见过。”

  “我也有种熟悉的感觉,可惜看不到他的脸。”

  “你们这么一说,我忽然也有这种感觉了。”

  ……

  宁千度在众人的低语中抬起头,目光投向了木宗主身边的一个人,这个人全身穿着稀奇古怪的服装,背对着他们,这个背影让所有人有种熟悉的感觉。

  就连宁千度也有这种感觉,而且她的这种感觉比别人要强烈许多。

  因为,这个人的衣着,她在世俗中见过。

  那时,她在世俗中再次遇到季莫的时候,季莫的身上就穿着这种衣服,

  这究竟是凑巧,还是说这个人就是…他?

  就这样呆愣的盯着季莫,宁千度的目光有些恍惚,她甚至快忘记了自己现在处于非常危险紧张的时刻。

  “千度师妹,你没事吧?”

  这时现在宁千度身边的李天恒开口关心道。

  宁千度闻转过头,看了李天恒一眼,轻声道:“没事,多谢师兄关心。”

  说完这句话,她的目光再次盯在了那个熟悉的身影身上。

  “木宗主,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闫暴大喊道。

  “如果你不怕焚炎宗死伤七成,那么你就来吧!”木禹刚硬说道。

  “大不了我们就来个鱼死破!”这时一名天罡剑派的长老怒喊道。

  “就是!大不了鱼死破!”

  “天罡剑派几时没有过骨气!鱼死破!”

  “鱼死破!”

  天罡剑派众人大喊着。

  “哈哈哈!”闫暴大笑着,“你们还真是团结啊,看得我都不禁被感动了,好一个鱼死破。不过今日恐怕你们破不成,只能鱼死!”

  “少废话,要动手便动手,不动手就滚回你们焚炎宗!”木宗主说道。

  “好,木宗主,今日你就看着天罡剑派在你手中灭亡吧!”

  闫暴怒吼道:“焚炎宗所有人听令!除了白子歌和她亲传弟子之外,所有人都给我杀了!”

  “吼!杀!”

  焚炎宗众修士个个瞬间真气狂涌,上万人铺天盖地的袭来。

  “全员后撤三里!并去启动护门大阵!”木宗主立刻下令。

  天罡剑派的众修士立刻转头,向门派飞去。

  只要后退三里,那里就是天罡剑派护门大阵能覆盖到的地方,到时候焚炎宗想要强攻肯定是要死伤上千的。

  季莫一听木宗主的指令,也立刻回头跟随着天罡剑派的众修士向后撤,但由于此时都是极飞行,没有人再关注季莫。

  三里对于修真者来说不过是十几秒的事,转眼即逝,天罡剑派的所有修士都停在了空中。

  “嗡!”

  高空中一道白色的光芒划过,数百道光丝散落下来,将天罡剑派的众人笼罩在里面,就像是一个防护罩。

  这就是天罡剑派的护门大阵,从外面进攻内部的话,这个大阵可以阻拦很多的外部的法术。

  但从内部向外部进攻的话,那功法的能量会被附加着某种能量,使其更加猛烈。

  可以说是一个增强己方,削弱别人的大阵。

  护门大阵已经展开,焚炎宗众人见此纷纷停下动作,等待宗主的指令。

  而天罡剑派众修士也转过头,看向焚炎宗众人。

  而在此期间,所有人的目光还没触碰到焚炎宗的修士,就被一张脸给吸引了。

  这张脸便是那名穿着奇装异服的男子!

  季莫还没有回头,这一刻天罡剑派所有的人都看到了他的脸。

  他们万分震惊,这个穿着奇装异服的男子,竟然是已经“死了”很久的季莫师弟!

  “快看!是季莫师弟!”

  “真的是季莫师弟!我的天!他果然还活着!”

  本章完

  第321章 万人混战!

  听着人群中突然纷纷说着这样的话,宁千度整个人就是猛地一个转头,那目光盯着季莫,眼睛在颤抖着。..

  真的是他!他回来了!

  这个被她深深误解,深深伤害,却又多次保护自己的人……自从传来他的死讯,她可是没日没夜都在惦记着他,内心道不清的愧疚和感激无处说。

  如今他终于是回来了,她对他的愧疚,终于可以弥补了。

  季莫听着周围所有天罡剑派弟子议论纷纷,心中也明白了个大概,看来自己曾经也是天罡剑派的弟子,而且是这里很多人的师弟。

  “木禹,你以为我那么傻?让你们接着大阵的优势来阻拦我们,你想多了!”闫暴看着天罡剑派的护门大阵,冷笑着说道。

  听着闫暴这么一说,再加上闫暴那一副自信满满的表情,木宗主心中十分凝重,难道闫暴还有什么方法能使护门大阵失效?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似乎是读懂了木禹心里想的什么,闫暴冷笑道:“你想的没错,护门大阵我确实是没有办法破解,但是……我说过,我们已经精心谋划了很久。”

  “你什么意思?”

  木宗主心中有些寒,不明白对方这么信心满满是因为什么。

  “哈哈哈,五长老,你还不过来吗?”

  就在木禹不解的时候,闫暴突然喊了一声。

  这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一名老者的身上,这名老者便是天罡剑派的五长老。

  听着闫暴这么一说,此时天罡剑派所有人的心中都突然有了一个不妙的想法,难道五长老他……

  “哈哈哈!”

  正在众人的注视下,五长老突然大笑了起来,道:“哎呀,本来还想多装一会,抓个时机直接将木宗主捅个透心凉,不过没想到闫宗主你这么没耐心。”

  五长老一边说着,一边向护门大阵外走去,脸上带着无奈却玩乐的笑意。

  “五长老你这是!”

  木禹见此,心中就像被冰刺捅了一下,整个心脏都寒了,没想到五长老竟然和焚炎宗有关系!

  这谁也想不到。

  五长老回头笑道:“抱歉了木宗主,焚炎宗给我开出的条件实在是太过诱人了,他们说将焚炎宗攻占下来让我做焚炎宗的长老,并且享受各种供奉以及焚炎宗的修炼资源……所以没办法,我就投靠焚炎宗了。”

  “五长老!你个叛徒背叛!”

  “五长老!你是疯了吗!我们可是同门!”

  “我没想到你竟是如此逃生怕的走狗!”

  天罡剑派的众长老见此,每个都是怒冲冠的大吼着。

  “哎,你们别这么说从,有句话叫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们没听说过?”五长老冷笑说道。

  这突然间的变故,使得所有的目光早已离开里季莫的身上,盯着五长老,目瞪欲裂。

  “闫暴,就算他投靠你们又怎样,我天罡剑派的大阵还是屹立于此,你们想吞并我们,必定诗瑶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的!”

  听此,闫暴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我说过,我们已经精心策划了很久。”

  “……”木宗主又听到这句话,心中又是不由得寒了起来,难道对方还有什么杀手锏没使出来?

  “五长老在你们宗门那么久,早已经暗中把你们的护门大阵了解了个透彻,这一次进攻你们,你们说五长老会让护门大阵正常的来着?”闫暴笑道:“你们傻吗?”

  “什么!”

  天罡剑派众人大惊,听这句话,难道是说五长老已经在护门大阵的刻印上动了些手脚?

  “木宗主,你可以试试这护门大阵是否可用。”

  五长老笑着说道,说罢,他就抽出长剑划出一道剑气扫在护门大阵的屏障上。

  这屏障就像一片安静的湖水,剑气落入斑驳了水纹,但是剑气的威势却丝毫不减。

  “看到了没有,所谓的护门大阵其实和可有可无的空气没什么两样,只不过一个能看到而已。”五长老说道。

  “你将大阵破坏了?”木宗主怒意冲天的问道。

  “没有,我只是将它上面的刻印给划乱了而已,哈哈哈……”五长老大笑道。

  所有的阵都是有刻印的,只要将刻印打破,那么整个大阵都会变了一个模样,有的名存实亡,有的直接化为废物,也有的因为极度的巧合,整个大阵会变得更加坚韧牢固和强大。

  但是最后一种简直是太奇迹了,几乎是没几个人非常巧合的做成过。

  “怎么会这样……没有了护门大阵,难道我们真的要硬拼了吗?”

  “那岂不是连丝毫的胜算都没有!”

  ……

  天罡剑派众人中有很多弟子开始恐慌起来,只有几名弟子还保持着冷静。

  “大家别慌,本来焚炎宗来的时候咱们就没想过要活着!就算没了护门大阵又怎样,换一条命还是一条命!”

  这时,李天恒突然站出来说道。

  “不错,既然焚炎宗已经来了,他们就没打算放过我们,既然左右都是死,不如拼个鱼死破!能换一条命是一条命!”

  “对!就算杀不了他们七成的人,我们也要杀他们六成!”

  “没错!鱼死破!”

  随着一名弟子的呼喊声后,天罡剑派众弟子先猜低落的士气瞬间暴涨了回去。

  “哼!既然如此,焚炎宗众弟子听令,将天罡剑派攻下,作为我们的附属领地!”闫暴大吼道。

  “你想得美!”

  木宗主一声怒吼向闫暴冲去,二人都是映月境巅峰的强者,差距根本就是了了。

  随着两个大人物开战,天罡剑派众弟子和

  焚炎宗的众弟子也是瞬间拿起武器拼杀在了一起。

  “红莲之火!”

  “天罡剑!排山倒海!”

  “轰!”

  “杀了他们!”

  一时间爆炸声轰鸣,喊杀声不绝于耳,李天恒和宁千度也已经加入战斗之中,长老之间亦是如此,白子歌刚恢复好伤势就和剩下四名长老抵御外敌。

  这万人混战的场面可是极为壮观,季莫站在一边整个人处于呆愣状态,将就才反应过来,自己是来帮天罡剑派的,可不是来看热闹的!

  本章完

  第322章 他就是那个隐藏天才

  “万剑归宗!”

  “呛呛呛……”

  一道道长剑出窍的声音响起,整个天空遍布着上万柄长剑。最新章节阅读..

  木宗主真气灌注,万剑瞬间向闫暴斩去。

  闫暴见此,目光中闪过一丝忌惮的目光,这万剑归宗不亏是天罡剑派从很选的时代就传下来的,功法的进攻和防御简直近乎完美。

  不过还好,这种功法已经在历史的长河中流失了很多,导致今日的功法最多只能修炼出第一重,不然的话今天他闫暴还不知道能不能和对方打成平手。

  “炎怒涛!”

  见到天空万剑来袭,闫暴也不在保留什么,直接动用了焚炎宗最高阶的功法硬碰上去。

  两名映月境巅峰的强者一个对招,周围的一些弟子都是避之不及,很多都被晕头转向,不知身处各地。

  大战十分激烈,焚炎宗人数上占着不小的优势,天罡剑派的弟子前期使用的功法又大多是小范围伤害,很快整个场面就出现了一边倒的现象。

  季莫站在白子歌的身边守护着,现在白子歌服下凤心花,应该很快就能恢复,他只要撑一会就好。

  焚炎宗的众修士一见白子歌正在盘坐疗伤,依然是不会放过这个好时机的。

  一群焚炎宗修士涌来,天罡剑派的几名长老和弟子给阻拦了一些,但还有很多没拦住。

  季莫见此直接上去拼杀,和很多弟子一样,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惨烈的局面。

  虽然在世俗中也经历过斩杀千人的场面,但是此刻看着这血溅长空的天,他的目光也有些颤抖。

  就在季莫杀了几名焚炎宗修士后,动作稍微停顿了一下。

  “季莫当心!”

  突然一道声音在他前面响起,他立刻抬起头,真气运转到极限保护自己,接着他只见自己面前出现一名焚炎宗修士,他手中拿着巨大火球,就要向自己砸过来。

  季莫一时来不及挥剑,就在此时,一柄飞剑忽然出现,洞穿了这名焚炎宗修士的胸口。

  季莫的目光转向那名救自己的剑的主人,只见剑的主人是一名沉鱼落雁的女子,在看到这名女子的一瞬间,季莫呆愣了一下。

  这并不是因为这名女子多么美,虽然这女子确实美得倾国倾城,但主要原因是因为他感觉这个美丽的女子好像在哪里见过,但究竟是在哪他却想不起来。

  此时的宁千度正一人扛着三名焚炎宗修士的攻击,先才季莫差点被偷袭,她就立刻把手中的剑甩了出去救季莫。

  可是这剑一甩出去,她就没了武器,她的真气虽然至纯,威力极大,但是她很少修练拳法和腿法,一时间根本挥不出极限的实力,只能暂时四处躲避。

  在避开攻击的期间,宁千度也注意到了季莫的目光,他竟然一直在盯着自己。

  这个笨蛋,都什么时候了还呆!

  宁千度见此,立刻运转真气向季莫飞去,让刚才还呆愣的季莫立刻回过了神。

  现在是生死攸关!随时可能丢性命的!季莫心中警告自己。

  他立刻调整心态,对宁千度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谢谢对方刚才救了自己,虽然不知道对方名字叫什么……

  看到对方被三名敌人追赶,季莫也不再有任何保留。

  “万剑归宗!”季莫暴喝道。

  “呛呛呛……”

  就在这十几万人的战场上,再次出现了上万柄长剑屹立长空。

  很多修士也看出来,这突然多出来的一万柄长剑很显然不是木宗主的,很多人本能的认为是白子歌的,因为除了木宗主和白子歌以外不会有别人会这一招的。

  “季莫师弟!快看啊!这是季莫师弟的万剑归宗!”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某处传遍了整个战场,越来越多的修士抽出空来撇向了季莫所在的地方。

  这一撇过去不要紧,有人欣喜有人愁。

  只见季莫站在天空上,身后一道道银色的光丝遍布空中,连接着那上万柄长剑。

  “我的天啊!真的是季莫师弟!他真的练成了万剑归宗!”

  “万剑归宗是大型的杀伐和防御,如果等小师叔疗好伤,宗主还有季莫师弟,他们三人一同施展这个功法的话,那么这一仗我们就算不赢也可以让焚炎宗的杂种死掉八成!”

  “是啊!三万柄剑,简直就是弥补了人数的缺陷!”

  “保护小师叔和季莫!别让焚炎宗的渣子打断了小师叔的疗伤!”李天恒立刻喊道。

  “是!”

  一声怒吼,天罡剑派的众弟子向白子歌周围靠拢,防止对方靠近。

  而外围则是木宗主以及天罡剑派的众长老和闫暴及其焚炎宗长老的战争。

  本来天罡剑派的长老是没有是焚炎宗的多的,如果长老团对上长老团,天罡剑派一定是必输的,但是现在不同了。

  因为焚炎宗的长老少了两名,一名是最弱的卢长老,一名是最强的风长老,这两名长老一少,虽然天罡剑派的长老团还是有些弱,但是长时间的抗衡还是可以的。

  闫暴正和木宗主火拼着,突然看到天空中再次屹立万剑,他的目光盯在了远处的季莫身上。

  “木禹,没想到啊,天罡剑派竟然还有人会万剑归宗这种危险的功法,你隐藏的够深的。”闫暴道。

  “哼,哪有你个卑鄙小人隐藏的深,竟然暗中与我门长老勾结!”木宗主怒道。

  罢,二人再次火拼在一起,散出的阵阵波动将周围的修士们推向远处,根本没有其他人能靠近。

  “杀了这小子!他很可能就是天罡剑派隐藏的天才!”

  焚炎宗弟子一见季莫施展万剑归宗,立刻将其当做了目标。

  “听说卢长老就是因为杀他才死在了世俗,师弟们,我们为长老报仇!”

  “杀了他!”

  焚炎宗的众弟子铺天盖地的转移了方向,向季莫扑去,天罡剑派众弟子当然是极力阻止,双方再次拼在一起。

  季莫运转着万剑归宗,手中真气颤动,一道道长剑射向追杀宁千度的三名敌人。

  “哧!”

  瞬间那三名敌人没了生机。

  本章完

  第323章 是谁伤了她

  击杀三人后,万剑没有任何的停滞,再次向其他焚炎宗的修士斩去。全文字阅读..

  焚炎宗的修士虽然站着人数的优势,但在此刻的拼杀中,必须分心注意天空中的万剑,就怕一个不注意就被长剑夺取了性命。

  一时间焚炎宗众修士的攻击减弱许多,就连出招都要留一手保护自己,根本没有重创天罡剑派的机会,更别提冲开人群击杀季莫和白子歌了。

  焚炎宗几名长老见此,拉开与天罡剑派长老的距离,低声说了几句。

  “这样打下去不是办法,必须想办法杀了那小子!”

  “他们天罡剑派只有四个长老,我们人多,待会你们拖住他们给我争取点时间,我去杀了那小子!”

  “注意点时机,别太急。”

  简单的对话后,几名焚炎宗长老再次冲上去拼杀。

  而此时天罡剑派的长老们,很显然也猜到了对方想干什么,在对战中有意的将战场向季莫靠近,这样做是为了能够及时的保护季莫。

  不过这样做有可能给焚炎宗长老创造更好的偷袭条件,但是眼下如果将战场拉远的话,他们可能连护季莫的机会都没有。

  “炎爆!”

  果不其然,在某一个时刻焚炎宗的长老们突然动了威势巨大的功法,当然他们的目的可不是为了给天罡剑派长老造成什么伤害,而是为了利用爆炸的火焰阻挡视野,掩护其中一名长老去击杀季莫。

  忽然那火焰翻滚的天空中一名红色身影如闪电飞出,直冲向天罡剑派弟子们的阵营。

  “糟糕!快拦住他!”

  天罡剑派的长老们大急,很多长老立刻运转真气要去拦住那名焚炎宗长老,可是还没来得及动身就被另外几名焚炎宗长老缠住。

  “小子!去死吧!”

  那名从火焰中飞出的焚炎宗长老身上真气暴动,将保护季莫和白子歌的弟子们一个火球给炸飞出去。

  “拦住他!”

  李天恒见此,立刻带着更多弟子去阻拦那名焚炎宗长老,但是他们还没来的急飞过去,那名焚炎宗长老就已经快到了季莫的身边。

  “季莫小心!”

  此时来不及帮助季莫的宁千度,对着季莫大喊道。

  季莫手中真气奔涌到了极限,天空中的万剑瞬间被他收回。

  “万剑盾!”

  上万柄长剑化为巨大的剑盾竖立在他面前。

  “哼!烈焰拳!”

  那名焚炎宗长老左手火焰喷涌,就像一颗流星直接砸在了剑盾之上,他这一拳没有丝毫的保留,足足用了十成的力。

  只见这拳头触碰到万剑盾的一瞬间,那万剑盾就如同飘散的泡沫一般,瞬间瓦解,一下子就化为了满天的断剑碎片。

  因为万剑盾被破,季莫被剑盾爆炸的余波冲击到,整个身体就像流星一般向下坠落。

  那名焚炎宗修士以为季莫挨了这一招定是死了,但是他的目的又不只是杀季莫这么简单,因

  为还有正在疗伤的白子歌。

  他没做任何停顿就飞到了白子歌的身边,手中真气涌动,一掌就要拍在白子歌的背部。

  “要不是宗主不让杀你,这一掌直接就能要了你的命。”

  “呛!”

  一道长剑飞来,焚炎宗长老挥手将其打飞。

  “离开我师傅!”

  宁千度手中又抽出一柄长剑就像那长老砍去,可她哪里是长老的对手,这还没出剑呢,那长老手中一道火焰拍出,她就被打的倒飞出去。

  “师姐!”

  天罡剑派的女弟子立刻接住宁千度,在她嘴中放了一瓣凤心花。

  “噗!”

  紧接着就听见一声吐血声,正在疗伤的白子歌就被那名长老一掌拍在了背后,一口鲜血喷出,白子歌的面纱都被染成了红色。

  为了确保白子歌不能再次动手疗伤,那名长老直接将白子歌从剑上推了下去,坠落地面。

  这突然间的变化使得双方的心情一个犹上天堂,一个堕入深渊。

  “他们现在已经不能与我们抗衡!只有被宰的份,杀啊!”

  焚炎宗修士们大吼着,士气大涨,天罡剑派弟子们一时间被打的节节败退,就连长老团眼看着也就要分出胜负。

  眼看着这一战,天罡剑派就要落败。

  然而在此时,木宗主和闫暴还在拼杀着。

  “木禹,看来我们要赢了。”闫暴笑着说道。

  “是吗,可我却不这么认为。”木宗主同样笑着的说道。

  “哦?死到临头了还装作这么镇定,何必呢,没有意义。”闫暴笑着。

  “我在和你说真话而已。”木宗主的脸上也是淡淡的笑意。

  “好啊,我就看你天罡剑派用什么翻盘!”

  闫暴眼中凶光大方,进攻更加猛烈。

  而在这双方激烈大战的时候,谁也没注意到几百米之下的地面上的情况。

  季莫被一掌拍飞后,就感觉大脑一片空白,接着他就感觉背后和后脑一阵剧痛,身体撞击在地面上的石头上。

  他的意识已经到了极限,可就在他要闭上眼的时候,天空中忽然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

  这道白色身影也在空中不断坠落,头朝地,看样子是昏迷过去了。

  季莫没有看到这个身影的脸,但是他知道这个白色身影是谁,这个身影无论他怎么也是不会忘记的。

  白子歌给了他第二条命的女子。

  看着白子歌不断坠落的场景,季莫原本空白的大脑忽然慢慢的开始恢复意识,一股非常狠恶的怒意了上来。

  原本疲惫不堪昏昏欲睡的神经也在此时扩张开来。

  他满身是血的身子艰难的爬了起来,目光盯着天上的白色身影,拼命的拖动着脚步,他要去接住她。

  他的脚步很沉重,但是却很快,不出几秒他就出现在了白子歌要坠落的地方。

  她一身白衣,普通天女那般圣洁美丽。

  在这白色身影落到怀中的那一刻,季莫的心狠狠的颤抖了。

  她满脸的血不断流着,他记忆中白色美丽的面纱也变成了血色,那无论什么事都平淡的面容,也变得痛苦……

  “是谁…”他的口中喘着粗气,一遍一遍问着空气:“是谁…伤了她!”

  本章完

  第324章 煌阳体暴走

  “是谁…伤了她!”

  季莫的大脑本就已经是混沌一片,此时怒意再次暴涨,大脑简直就像爆炸一般的疼痛。全文字阅读..

  他全身的血管都开始变得明显,一道道紫色,如同妖艳的铠甲他的牙齿狠狠咬着,瞳孔开始慢慢化为金色原本黑色的头也开始褪色,从黑到灰,从灰到白那被衣服包裹着的后背燃烧起来,一道道金色的光丝从中穿出……

  他已经失去了清醒的意识,只剩下最深的愤怒。

  “杀了你们!!!”

  忽然间他仰天长啸一声,声音如洪雷直贯天空,那本来战火纷纷的天空上,随着他一声长啸所有的烟云都被震散开。

  听着一声长啸,一瞬间正在血拼的双方都是一愣。

  “怎么了,生什么了?”

  “不知道,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一时间很多人都向天空下看去,这一看,只见一名季莫光着上身抱着一袭白衣的白子歌站在地面上,仰头怒吼着。

  “季莫师弟他还活着!”天罡剑派的弟子们兴奋的叫了起来。

  “哼!活着又怎样,他不可能再撑不过长老一招。”焚炎宗的修士笑道。

  此时与弟子们不同的是,双方的长老看着地面的情况后,表情都变得凝重起来,因为他们感觉到了天地间弥漫着一股不同寻常的能量。

  就在这时,那蔚蓝色的天空上,一道道金色的裂痕开始蔓延着,从不起眼的几毫米,慢慢的变成几米,几十米,几里,几十里!

  “又怎么了!”

  众人大惊,纷纷看着天空。

  “天裂了!”

  “快看,那是什么!”

  在天空的裂缝中,一道十分柔和的金光从天空降落,它穿过众人直冲飞向地面上的季莫。

  “那是……阳魂!”

  “没错,是阳魂!上古的神物!”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众人见此更是大吃一惊,这阳魂可不是普通的东西,这玩意简直比简单绝世宝物还稀奇。

  “向下飞了……”

  众人都暂时性停顿了下来,看着阳魂飘去的地方,没想到那竟然是季莫所在的位置!

  “咝!”

  阳魂环绕在季莫的周围,上面的光丝一层一层的柔和飘动,至阳之力从上面散落,为季莫治疗着伤势。

  “呼!”

  在季莫的背后,一道复杂至极的纹路出现,上面散着光芒,接着纹路之中又涌出了一团火焰。

  这团火焰成环状,它一出现,阳魂的环绕方式便变了,两团能量斜着环绕在季莫身体周围。

  “煌阳体!这是煌阳体!”一名焚炎宗的长老大喊一声。

  “煌阳体…那不是万年前就已经失踪了吗!”

  这消息一出,焚炎宗的众人都是惊恐万分,而天罡剑派则是一片惊喜,谁也没想到资质一直最平庸的季莫师弟,不仅练就了万剑归宗,竟然还是煌阳体拥有者!

  “这怎么可能!”

  闫暴看着地面的季莫,不可否认,这个前面身上的东西就是阳魂和阳炎,而且金瞳白,和传说中的煌阳之体完全符合!

  “呵呵呵,”木宗主笑道:“我不是说了吗,胜负还未定。”

  闫暴看着木宗主,眼中阴冷至极,“没想到,你们明面上把李天恒推为全门第一天才,其实暗地里还隐藏着一个煌阳之体!”

  “闫暴,你又错了,谁从来都没隐藏过他。”木宗主又道。

  “放屁!我焚炎宗的长老都打探到了,你们把他隐藏在世俗之中,还派高手保护,我焚炎宗两名长老去暗杀他,结果全部都没回来!这你还想瞒着我,骗鬼呢!”闫暴怒道。

  “……”

  木宗主一愣,他一时没反应过来,听闫暴这话的意思,看来是说他们派人暗杀季莫,然后全都被季莫反杀了?

  想到这,木宗主内心一惊,因为今天焚炎宗还真的少来两名长老,本来他还以为对方是想留着后手搞偷袭,没想到其实是死了!

  天罡剑派那段时间可没人去过世俗,难道是说……季莫把那些人给杀了?

  “不对!你们错了!”

  这时,又一名焚炎宗的长老打断所有人的想法,说道:“如果他真的是煌阳体,那他身上为什么是紫色的纹路,历史上记载的煌阳体可是金色的。”

  “没错,煌阳体应该只有背后有纹路,你看他,全身都是紫色的纹路,肯定不是煌阳体!”

  “哼!就算是煌阳体又怎样,他还能从云间境中期变成映月境巅峰不成?”

  焚炎宗的众人一遍说着,另一边几名焚炎宗的修士就已经向季莫袭去。

  “保护季莫师弟!”李天恒再次大喊一声,天罡剑派众弟子瞬间也向下冲去,因为御剑飞行比较快,他们一定能在焚炎宗前面到季莫身边。

  但是在双方飞行的过程中战争又一次开始,一时间天空中火光再次遍布。

  “几位长老,你们也去把那小子给杀了!记住,白子歌我要活的。”闫暴也对焚炎宗长老说道。

  这一瞬间,焚炎宗的长老也和天罡剑派的长老们一边向下飞,一遍打了起来。

  而在最下方,季莫抱着白子歌,脑中还是一片混沌,没有清醒的意识几乎为零。

  他把白子歌轻轻放在地面上,用阳魂分出一部分至阳之力笼罩着白子歌,防止她受到伤害。

  他身上的阳炎和阳魂快环绕着,上面的能量散落,融入了身体。

  至阳之力进入身体后,随着他体内浮空的紫色血脉流动,穿过每一个器官,每一个毛细血管,将全身都强化着。

  “都得死!”

  突然他一声怒吼,脚下的大地颤抖起来,就像海面上的波浪一起一伏向远处散去。

  整个人如闪电飞向空中,身后的阳魂光丝飘动,显得十分有流线感。

  “哼!还敢来送死!”

  焚炎宗的修士和长老们见此,纷纷大喜,手中的火焰猛烈的涌动着向正在冲来的季莫拍去。

  “季莫师弟快闪开!”

  天罡剑派的众弟子大喊着,但季莫就像一个疯的人,度竟然更快了!

  是的,此刻的他确实疯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