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你就为了这事儿,把我从凤山哥哥身边给叫回来了?”禹小雨脸色有些难看,昆仑发现活动规律的事情,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透露给凤山他们?

  与之相反,她不但没有给凤山他们提供过情报,甚至还把他们讨伐变异体时的细节发给了昆仑。

  “我放你出去玩这么久,你也该收收心了。”刘奇少依然在关注着各路渠道汇报的信息。

  “你怎么说话跟我以前的老师语气一模一样?”禹小雨很生气,“你莫名其妙把我叫回来的账还没跟你算呢,你还敢限制我的自由?”

  刘奇少皱眉,终于把视线从各种信息上移开,看着禹小雨:“这不是限制你,而是为了你好。”

  “你不要用长辈的语气跟我讲话!”禹小雨不耐烦地摇着头:“你要真为了我好,就让我跟凤山哥哥在一块,他会保护我的。”

  “凤山?就凭他?”刘奇少面露不屑之色:“他一个普通百姓,能有多强的实力!要不是傍上李正的大腿,或许早就死在矩阵里了。”

  “我不许你这么说他!”禹小雨像一只炸了毛的猫,怒气冲冲地瞪着刘奇少:“凤山哥哥很厉害的,连宴姐姐都说他是高手!”

  “宴姐姐?”刘奇少眉毛皱到一块:“你说的是李正同队的那个宴光?”

  “对啊,宴姐姐可厉害了,能单挑白金级怪物!”禹小雨扬着头说道:“我跟宴姐姐已经商量好了,以后一人一天陪着凤山哥哥。”

  “陪着?”刘奇少一愣:“宴光跟凤山是情侣?”

  “唔……算是吧。”禹小雨点点头。

  “所以你想跟宴光一起,都当凤山的女人?”刘奇少脸色阴沉下来。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胡闹!”刘奇少勃然大怒:“你以后再也不准跟凤山见面,我会调两个战士过来陪你一块探索矩阵,顺便看着你。”

  “你凭什么不让我去见凤山哥哥?”禹小雨急了。

  刘奇少起身,冷着脸说道:“就凭我是你表哥!舅舅舅妈不在你身边,我得管着你!”

  禹小雨叫道:“我爸他们以前还让我去跟凤山哥哥相亲呢!”

  这事,刘奇少自己也听说过,也了解过凤山的一些背景,知道那时候他是单身状态。

  当然,他更清楚当时凤山明确表示过,不接受禹小雨。

  只是禹小雨不知道中了什么邪,竟然对他念念不忘,甚至发狠减肥,短短一年时间就瘦了三十多斤。

  “你也说了那是以前。”刘奇少取出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手掌用力挤压,将之捏碎。

  随着石头碎成粉末,他的身影逐渐变淡:“而且凤山自己亲口说过,他不喜欢你!”

  禹小雨猛地愣住了。

  刘奇少彻底消失前说道:“负责看管你的战士很快就会过来,你给我老实点!”

  “凤山哥哥不喜欢我?”禹小雨喃喃着,打开私信页面,给凤山发去信息,却收到一个发送失败的回馈。

  禹小雨抬头,发现面前多了两个英姿飒爽的短发女生,其中一个手中抱着台小型雷达般的道具。

  “我叫吕红,她是方蓝,刘少校让我们过来陪着你。”抱着小型雷达的那位女生简短地介绍了一下。

  “谁要你们陪?我自己也能探索!”禹小雨懒得理她们,起身回到自己住所里,发现不止是私聊不能用,所有可以发送信息的能力全部都单方面失效。

  她只能看到各个聊天频道里其他人发的信息,却回复不了。

  就连借着交易的机会留都失败了。

  “一定是那台破机器搞得鬼!”禹小雨气得咬牙。

  ……

  “凤山,你的速度太慢了,跟不上我们,这次就留在后面,保护宴光和林凤娇,让小樱到前面配合我们进攻。”李正调整了一下作战方针,昨天凤山追着他跟展舟舟,几乎没有发挥出作用。

  凤山当然早就意识到了自己的短板,对李正安排他到后方没有什么意见。

  宴光看了看李正长期背着的浮空推进器:“你昨天打广告不是要拍卖飞行器么?先借他一台,速度不就提升起来了么?”

  咻!

  破空声突兀地响起,李正微微歪头,一根灰白色的骨刺擦着他的侧脸穿过。

  “小樱控场比他强。”

  说着,李正瞬间消失,三米外亮起一道剑光,将袭击他的骨刺连根砍断。

  33号变异体是一只全身没有血肉的灰骨怪物,骨头造型怪诞而又猎奇,像是一根根巨型骨刺组合而成的超大型蜘蛛。

  从骨刺的缝隙可以看到,里面有一层筋膜般的东西覆盖着内脏,还在微微跳动。

  展舟舟手持紫雷长剑,穿花精灵般在数十根粗大骨刺进攻下翻转腾挪,片叶不沾身。

  (刚才码字码睡着了,我先凑点内容,很快补上。)

  奇怪,虽说玩游戏的时候打起架来鼠标狂点技能就行,但我记得‘先天罡气’好像不要这么多灵气来施放吧?”

  李正有些疑惑,不过很快他就觉得应该是游戏跟他现在所处的“现实世界”不一样,不可相提并论,并把这个疑惑抛诸脑后。

  无脑把游戏完全代入现实的,那都是在耍流氓。

  再其余装备那栏没什么好说的,李正全身上下除了一套“太一门内门弟子专属服饰”算得上一套低阶护身法宝外,连一件像样的武器法宝都没有。

  也不知是原主本来就穷,还是在逃亡途中遗失了。

  任务没啥好说的,关系这栏也直接显示了个“空”字。

  “唉,这破外挂跟特么摆设一样,不解燃眉之急啊。”

  李正从系统界面中抽离,发现村长和张二娃父子还在地上跪着,眼巴巴盯着自己。

  他这才记起,自己刚刚拍板收下狗蛋为徒来着,想必三人见自己老半天没下文,所以才这么忐忑吧。

  整理思绪,李正重新坐下,随手朝石匣中输入灵气,准备打开石匣,口中说道:“但是张狗蛋这个名字不好听,入我门下必须改名,否则日后说出去岂不是让敌人笑掉大牙?”

  狗蛋闻欣喜,抹去脸上泪水,大声说道:“狗蛋是阿爹给我起的小名,我大名是村长给我起的,叫百忍!”

  “我叫张、百、忍!”

  咔嚓!

  灰白石匣也在这一刻打开,露出里面的东西。

  李正终于露出了身为穿越者必备的歪嘴战神笑。

  “南屏村终究是有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