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李正目前可以制作的机械刀螳,最高品级为黄金级,如果批量生产的话,理论上他可以组建一个机械大军,玩“人海”战术。

  只不过……

  作用不大。

  毕竟他现在接触的对手都是白金、钻石的,一群黄金级机械刀螳,几乎起不了什么作用,反而浪费材料。

  “所以……特么你俩就是鸡肋啊!”李正无语,关掉血色机械的属性面板,然后把它俩赶到门外站岗。

  虽说两台机械人的忠诚度貌似很高的样子,但肖思源的告诫,他铭记于心。

  在弄清楚它俩臣服的目的之前,李正对它俩还是不太放心。

  等两台机械人被他推出去,李正忽然注意到两条被他忽视了的系统提示。

  “忠诚度之前提升过?”李正看了下时间,正好是他传送回879的时候。

  两台机械人忠诚度提升的数值都不算低,一个25一个30,减去这次提升,刚好只有一半的忠诚度。

  “所以说,在知道我是区域频道管理员之前,这俩机械人其实处于一种摇摆不定的状态,随时可能背叛我?”李正留了个心眼。

  他觉得两台机械人一开始很可能只是借认主的方式从副本中脱离。

  只不过出来后才发现,自己竟然是千里挑一的频道管理,目标才临时发生了改变。

  “以后每晚睡觉的时候,不能让它俩呆在住所里,除非我有老曹那种梦中杀人的本事,不然太危险了。”李正想了想,拿来真实迷宫,开启之后丢到门外,将住所包裹起来。

  有真实迷宫和两台机械人,晚上睡觉时的安全度会提升很多,不怕一些游荡怪骚扰或是玩家暗地里偷袭了。

  要是李正之前就有真实迷宫,黑夜武士来到这里,想找到李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接下来,就是锻炼精神力,之后等着今天的宝箱刷新,抽取完宝箱就休息,明天要做的事情还多着呢。”李正回到床边,抬手取下情绪平衡手环,努力回忆着某些可以刺激到他内心的场景。

  从林凤娇被害的现场,到那位象国女性的下场,这些人性至恶的场景,无一不在刺激他的内心,挑起无边狂暴。

  在疯狂增长的情绪加持下,那些场面历历在目,犹如刚刚发生过一般。

  怒潮从心底深处涌出,一轮又一轮地拍打在他的理智防线上,试图摧垮他的心智,将他变成狂暴的傀儡。

  李正本以为这种自己控制产生的怒意很好操控,但他还是低估了远古科技的手段。

  怒潮一旦产生,杀戮的欲望不可抑制地高涨起来,刺激得他双目血红,想要破坏目之所及的一切。

  “竟然……这么……辛苦……”李正感觉到属于冷静的那部分理智越来越弱,似乎随时都会溃败。

  按照医生所说,这种过程坚持地越久,对精神力的锻炼效果就越强。

  他现在的神经就像一根绷紧的弦,一旦断裂,整个人都将万劫不复。

  届时,不论他拥有怎样的外挂,都只是一个被狂暴意志控制的傀儡。

  “还有一点……余力,再……忍忍!”李正努力压制怒潮的同时,也在费力控制戴上手环的念头。

  一旦选择戴上手环,今天的锻炼便宣告结束。

  而医生的建议则是挑战极限,在难以承受的最后一步时结束,锻炼效果也是越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李正咬紧牙关,两只瞪大的眼睛血红一片。

  一股血腥的气息从他身上蔓延开来,从无到有,越发强盛。

  直到,连小樱和两台血色机械人都能感知到这种无形的气势。

  哗啦!

  砰!

  卫生间的门被打开,小樱站在门口担忧地看着李正,它跟着李正全程经历过一切,知道他在做什么,也知道这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

  住所外,两台血色机械人分立左右,原本因为李正将它们赶出来而产生的些许怨气,在感知到浓郁的血腥气息后荡然无存,只剩下心惊肉跳。

  从血色战场存活下来,它俩也经历过很多杀戮的场景。

  更是体会过纯粹的血气。

  可李正此时放出的血腥气息与单纯的血气不同。

  那些克罗恩族身边环绕的血气非常稳定,稳定到有些单纯,除非有血气能力加持,否则对其他人没有压制性。

  而李正放出的血腥气息中隐藏着摧毁一切的狂暴之意,仅仅只是感知些许,便令两台机械人的意识疯狂跳动,不由自主地回想起某些自己不愿面对的场景。

  如果现在有人在他们身边,就能察觉到一丝淡淡的恐惧。

  在这种气息的压迫下,库洛与伊思的忠诚度,竟然有了小幅度的上涨。

  只是个位数的波动,幅度不大,正在对抗狂暴怒潮的李正也没有功夫去关注这些。

  与此同时,矩阵的某个房间中,来自偷国n号房组织的一名成员关上住所大门,正准备休息。

  就在门关上不久,房间中忽然产生几道波动,那是有人使用跃动装置来到此处的预兆。

  不多时,波动中无声无息开启四道传送门,几个人影先后从中走出。

  这四人统一穿着黑衣黑裤,面带黑色口罩,头发也用纯黑色的头巾包裹,遮住了额头。

  四人到场立刻分出主次,为首之人核对了一下信息,压低声音用英文说道:“权相佐,n号房首领的心腹之一,保管着大量黄金及更高品级的素材道具,那种可以短暂隔绝玩家与系统之间联系的道具应该也在他这里。”

  “板泉桑……哦不,我是说米斯特詹姆斯,我们没有那种隔绝道具,就算劫持了权相佐,也很难从他这里得到东西吧?”一个身高只有一米六的黑衣人下意识说出了母语,被为首那人瞪了一眼才临时改口。

  “相反,他完全可以拖住我们,等待n号房其他人的支援。”

  现在的时间虽然比较晚了,但是熬夜水聊天频道的玩家数量还是很多,权相佐能叫来不少支援。

  “所以我们现在要等。”米斯特詹姆斯……或者说板泉龙马小声说道。

  “等?等什么?”一米六问道。

  “等这个频道里聊天的人变少,也等权相佐从住所里出来。”板泉龙马解释了一下。

  “你怎么知道他会从住所里出来?”一米六依然有很多疑惑。

  板泉龙马成竹在胸,露出老谋深算的眼神:“他一定会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