矩阵生存:每天一个随机宝箱 第二六五章 玩大了

小说:矩阵生存:每天一个随机宝箱 作者:月落红嘤 更新时间:2021-08-11 06:00: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展舟舟气势汹汹地样子,李正知道自己这下是躲不开了,索性大大方方过去摘了把长剑在手。

  犹豫一下,他又摘下一杆长枪,一柄匕首,一根长棍,一把单刀,这才带着长长短短的几件兵器爬上擂台。

  展舟舟已将几台碍事的机器人复位,见着李正此举,眼中露出一丝笑意:“你带这么多武器上来,就不怕自己没有机会使用吗?”

  李正随意地将各种武器抛洒在擂台上,手中只留长剑,耸耸肩说道:“无所谓,有备无患嘛。”

  他也是没办法,武器架上没有类似鞘剑的兵器,搞得他不得不搬家似的带着这些东西上来。

  “随你。”展舟舟说道:“我也不欺负你,给你点时间热身,免得你等会儿输了抱怨自己状态不佳。”

  所有运动在开始之前都需要一定程度的运动,包括泥烘国动作片,也会安排一部分前戏,就是为了调动演员与观众的状态。

  李正摇头拒绝:“不用,刚跟金在寅打过一场,状态还在。”

  展舟舟不置可否:“那就开始?”

  “开始。”李正摆出架势,将精神集中起来。

  展舟舟毫无疑问将是他交手的最强玩家,没有之一。

  如果不想输得太难看的话,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慎重以对。

  展舟舟同样摆出展示剑法的起手势,眼神中的笑意逐渐收敛。

  擂台上,气氛紧张起来,一触即发。

  陆离在台下看着,也是万分紧张。

  能近距离观摩两位高手对决,不论他能不能看懂,哪怕是看个热闹,对他而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十秒……擂台上没有动静。

  三十秒……依然没有动静。

  一分钟……还是没有动静。

  ……

  陆离擦擦额头上的汗,从李正他们摆出姿势已经过去三分钟,他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一眼好戏。

  “要不……我来喊口号?”陆离试探着开口。

  李正两人依旧凝视对方,没有给出回应。

  “不说话就是默认,那我喊三二一,完事你俩就开打。”陆离竖起三根手指,依次缓慢收起。

  “睡!”

  “吐!”

  “汪!”

  随着倒数结束,李正脚下一踏,挥剑冲向展舟舟。

  在展舟舟眼中,李正全身上下破绽百出,要是她敢这么做,她爸能把她骂死。

  高手对决,露出一个破绽就足以致命,更何况李正几乎处于不设防的状态。

  如果将防御比喻成人身上穿着的衣服,李正现在就相当于穿了一件渔网连体袜,搁那搔首弄姿。

  然而李正越是这样,展舟舟反而越谨慎。

  她认为,李正身为区域频道战力榜第一,稳压她一头,甚至杀得创世组织胆寒,不该如此才对。

  其实这是她想多了,李正纯粹是因为学艺不精,没有意识到自己破绽多到一个离谱的程度。

  待李正冲到近前,展舟舟看到他的肩膀微微抬起,心中顿时冒出一个招式:穿堂燕!

  “这家伙起手居然用我家的剑法?”念头一闪而过,展舟舟瞬间就有了破解之法,同样抬剑刺了过去。

  与展舟舟对战,李正心中压力之大,堪比在岩冰巨人手下逃逸。

  他知道展舟舟对展氏剑法浸淫多年,要是规规矩矩地跟她打,几乎没有胜算。

  所以起手便准备用最拿手的“穿堂燕”试探一下。

  可他还没抬手,就看见展舟舟以同样的招式回敬过来,速度更快,剑势也更加凶猛。

  “果然被看穿了。”李正眼神微微一动,下一秒从原地消失,留下一个残影。

  “短途跃迁!”

  眼魔战靴一分钟一次的特性被他启用,瞬间来到展舟舟侧面,出剑的姿势不变,保持“穿堂燕”,从侧面刺向展舟舟肋下。

  呼~

  一剑刺中,展舟舟的身影被长剑搅散,李正立刻感觉到手感不对。

  “淦,忘了她也有眼魔战靴了!”眼角瞥见一个身影出现在侧面,展舟舟竟然选择了同样的套路,跃迁到侧面刺他的肋骨!

  “急速行走!”

  眼魔战靴另一个特性被启动,李正头也不回,顺着刺剑的力气,整个人往前蹿了出去,躲过一招。

  “你跑不掉!”展舟舟脚下步伐连踩,速度诡异地提升一截,追了上去。

  李正侧头往后一看,差点没被吓死。

  自己白银体质加急速行走爆发出的速度,竟然只比展舟舟快出一丝而已!

  “是那种诡异的步伐?”李正视线下移,看到展舟舟两条修长笔直的大腿。

  “早知道当初把这招也给交易过来了。”心中懊恼,李正不敢拖延,止步回身,长剑劈出。

  展舟舟抬剑格挡,感到气势虚浮,当即知晓这是佯攻。

  果然,李正这一剑被格挡后忽然松手弃剑,转身欲逃。

  展舟舟不疑有他,欺身上前准备追击,却看见李正脚下一勾一挑,一把短匕便到了手中。

  “糟了!”她为了追击李正,前冲势头太猛,一时间难以卸力。

  李正握住匕首,转身便扎向展舟舟胸前。

  展舟舟不躲不闪,一剑同样刺向李正心口。

  李正左手抬起抓住剑身往一边带去,这在规则中就相当于弃用这只手,若是后续两人还未分出胜负,左手就相当于废了。

  展舟舟见状咬牙抬手同样抓向匕首,但已经来不及了。

  那柄匕首穿过防守,正正刺在她胸前。

  “你输了。”李正没有用力,匕首抵在展舟舟心口,将波澜壮阔的美景压出一个小小的浅窝。

  展舟舟低头看着匕首,忽然抬手抽出长剑,用剑锋部位从李正脖子上抹过。

  “你输了才是。”

  这举动给李正看懵了,这姑娘怎么还输不起了呢?

  自己都把匕首扎进她心脏了,她还能动?

  玩赖啊这是!

  展舟舟推开抵在心口的匕首说道:“首先,你的匕首太短,刺不穿我心口的脂肪层。”

  李正目光下移,与匕首对应:“这理由……牵强了点吧?”

  怎么看都是匕首更长一点。

  展舟舟俏脸微微一红:“其次,我心脏没长左边,所以你就算刺穿了脂肪层,我也不可能立刻毙命,仍然有反击的余地。”

  这下李正觉得更扯淡了:“你说长在右边就是了?”

  这事又没法验证,岂不是她想怎么说都行?

  展舟舟挺了挺心口:“为了让你心服口服,你可以验证一下心跳在左边还是右边。”

  李正当场一呆,为了赢下对决,可以玩这么大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