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嗷呜!”

  待到沙尘落定,小樱猛地甩尾连戳。

  噗噗噗噗噗

  沙地上多出五个小坑。

  王超然等人愣愣地看着,赫然发现每个小坑里都有一只巴掌大的土黄色毒蝎,已经被小樱碾死。

  “我的天!大佬的宠物果然不同凡响!”基友惊叹之余狂喊666。

  王超然用胳膊肘戳戳他:“你没发现它的等阶吗?”

  “啥?”基友之前一直没注意,这时经过提醒腚眼一看:“牛哇!黄金级首领?!”

  小樱扇着翅膀来到地棱顶部注视片刻,转尾横削。

  咔!

  上半截应声而裂。

  随着地棱断裂,它试着控制能力,散去顶端部分。

  一个石制的平台便被它打造出来。

  “嗷!”

  如法炮制,将另一根地棱也削成同样的平台。小樱落在上面,朝其他人招手,让他们上去。

  此时,王超然等人已经注意到四周沙地传来密集的“沙沙”声响,似乎有无数只坚硬的爪子在沙尘下方敲击。

  “快,大家先上平台,一边上两个人!”基友大声呼喝,转身便背起受伤的张悦,也不顾她挣扎,抓住地棱边缘试图爬上去。

  然而,即便小樱削去半截,地棱的高度也有近三米高,他背着一个人根本上不去。

  “超然,快来托我一下!”基友已经看到身边不远处沙地下钻出大量的毒蝎,心急如焚。

  王超然和刘莉跑过来,一人托住一边,用力把两人举了起来。

  幸好他们都喝过基因药剂,身体都被改善了。

  否则两个人的重量,他们不可能举得动。

  有两人托着,基友终于抓住平台边缘,双臂用力,做引体向上。

  等到高度合适,张悦松开双手,也抓住边缘支撑自己的体重,让基友能轻松些。

  随后,张悦双臂用力一撑,整个人翻到平上台,转头把基友也给拽了上去。

  “呼!谢谢。”两人安全到达平台上方,张悦松了口气,小声道谢。

  基友不在意地摆摆手:“都是队友,说啥谢不谢的?”

  另一边,王超然两人互相帮忙,也上到平台顶端,对着这里大喊:“别愣着,那些蝎子在往上爬!”

  四人几乎同时重新握上武器,围绕地棱平台向下进行攻击。

  先前被小樱碾死的五只毒蝎似乎是斥候一般,只是用来定位这些玩家所在。

  而现在,荒漠毒蝎在极短的时间内聚集了一大群,全部钻出沙面,顺着地棱如潮水一般蔓延上去,密密麻麻,数量至少超过五百只!

  坚硬的节肢似乎有种莫名的吸力,即便是爬在地棱表面也能稳稳地抓牢,爬起来飞快,如履平地。

  这种情况不适合枪械武器发挥,四人统一使用近战兵器向下挥舞。

  不求杀伤,只求阻止那些毒蝎爬到平台顶端就行。

  荒漠毒蝎的体型很小,重量也不高,随意挥扫几下便能打下去一大片。

  那些掉落的毒蝎落入下方蝎群,翻滚身体,顺着蝎群继续爬行。

  滴滴答答

  节肢与地棱表面撞击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响成一片,似乎永远不知疲倦。

  “这样下去不行!”王超然大声喊道,在他们四人的极力攻击下,蝎群的损伤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荒漠毒蝎体重较轻的特点固然使得它们很轻松便被扫清一片,但相应的,也提升了近战武器破开它们甲壳的难度。

  张悦拖着条伤腿几乎是趴在平台边缘,向下挥舞着单刀,她刚才为了处理被毒蝎蛰破的伤处把脚底划开了一个口子,还没有痊愈。

  又一下砸开几只毒蝎,她忽然注意到,自己的武器在这种情况下,似乎更适合拍打。

  随即她改变攻击模式,对准一只毒蝎便用刀面拍了过去。

  啪!

  毒蝎应声掉落,似乎与之前掉落的状态没有什么两样。

  但她依然是双眼微微亮起,刚才匆匆一瞥,她发现这只毒蝎的甲壳,似乎裂开的幅度更大一些。

  顿时,她兴奋地叫道:“换钝器,这些蝎子怕砸!”

  “好!”

  众人应允,纷纷更换武器,临时从交易大厅里购买来锤、棒等兵器。

  “等下……草!”

  张悦这边因为行动不便,防守压力有大半都在基友身上,在交易大厅购买武器的速度慢了一步,有几只毒蝎突破防线,依然爬到平台边缘,眼见着就要登陆。

  “别慌,站稳!”张悦没有回头,一手拍在身下平台上,基因能力发动!

  隆隆隆!

  地棱平台被她拍的晃动不止,基友脚下一滑,长点摔倒。

  但是这一下也把所有已经爬到地棱上的毒蝎给震了下去。

  基友稳住身体:“我去,基因能力?”

  防守压力缓解,张悦检查了一下脚底的伤口,发现原本有点愈合的迹象,也因为几次情急之下蹬脚又给扯开了,流出不少血液。

  失血加高温的环境令她出现轻微的晕眩,她强打起精神,解释道:“一个白银级小能力而已,能在地面引起小范围的震颤,消耗很大,我也用不了几次。”

  基友在自己那半圈扫视,口中说道:“能成功开启就很不错了,我跟超然都吃过两个白银的,全部失败,还好没有触发严重的负面效果。”

  “没触发严重的……那不严重的呢”张悦取出水瓶,快速补充水分,顺口问了句。

  基友扫视的动作一顿:“其实也不能算负面效果吧……”

  “我腋毛脱落不长了。”

  “噗!”张悦喷水,难以置信:“还有这好事呢?!回头我多试几次,能不能把腿毛给去了。”

  “我建议你别试。”基友闷声说道。

  “为什么?”

  基友转头指着自己眼睛:“你没发现我没有睫毛吗?”

  张悦:“……”

  基友叹气:“唉,这么说吧,我除了头发和眉毛之外,其他部位的毛发全都掉光了!”

  “这么惨!”张悦有点同情基友,顺手收起水瓶,检查有没有毒蝎爬上来。

  啪!

  基友挥动锤子,砸碎一只爬在最前面的毒蝎:“我这算什么惨?超然触发的副作用直接消失了半个肝。”

  “啊?这么严重呢?”张悦微微一愣,她吃了两次道具,第一次直接失败,也没有触发副作用,第二次成功开发出“余震”能力。

  所以她对属性中提醒的“副作用”没有一个直接的观念。

  此时听基友这么一说,心底一阵后怕。

  “是啊,所以我跟超然比任何人都明白,大佬提供给我们的基因药剂,究竟有多珍贵。”

  只要不作死跨阶服用药剂,就不会对身体造成损伤。

  这种稳定变强的手段,在王超然二人眼里,可比什么基因能力的开发道具都更有价值。

  更何况,李正给出的价格真的太便宜了。

  也是因为有李正提供的基因药剂,王超然他们好几次都在白银级生物的爪牙之下极限反杀。

  可以说,没有李正,他们早就死去多时了。

  也正是因此,王超然才那么护着李正,不容许任何人诬蔑他。

  基友很理解王超然的做法。

  毕竟,这可相当于多次变相的救命之恩!

  随着时间推移,场中还能活动的沙漠毒蝎逐渐变得稀少。

  大量碎裂成各种形式的甲壳堆在两座地棱下方沙面上,那些尾针在阳光下熠熠生光,绿莹莹的点缀在土黄色甲壳中。

  “看样子,这些副本的难度也不是很高嘛。”基友砸碎最后一只毒蝎,取出水瓶灌了几口。

  王超然等人也在补充水分,纷纷含了一口清水在嘴里,没有急着下咽,充分湿润口舌。

  他看了眼副本探索度。

  枯竭荒漠,探索度:25

  “咕噜!才百分之二十五的探索度?!”王超然惊呼出声:“这特么可是几百只黑铁级毒蝎啊!才涨这么点探索度?”

  刘莉猜测道:“会不会是还有更多的小怪要打?”

  “或许是吧。”王超然看向李正离开的方向,忧心忡忡。

  大佬已经去了接近一刻钟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该不会出事了吧?

  抬头,王超然看向飞在天上一直守在周围的小樱,发现它竟然跟绑在腿上的气球玩耍打闹,不亦乐乎的样子。

  王超然:“……”

  我收回之前的话,大佬的宠物似乎没有那么靠谱,一点都不担心大佬的吗?

  “你听,有动静。”刘莉在一旁忽然出声说道。

  “怎么了?”

  王超然回过神来,这才发现从远处传来很沉闷的“嗡嗡”声。

  循声看去,只见天边一片乌黑,正在接近他们这片区域。

  “那是什么?”基友那边也发现了异常,起身眺望。

  视线中,天边飞来一片“乌云”,随着乌云的缓慢靠近,沉闷的嗡嗡声越来越清晰。

  张悦重新处理了一下伤口,用绷带绑紧,也看向那里,面带疑惑:“是第二波怪物吗?这声音,该不会是马蜂吧?”

  王超然咬咬牙,在交易大厅买了个望远镜看过去。

  当看清那片靠近过来的乌云,他脸色一变:“大家小心,第二轮怪物来了!”

  放下望远镜,他补充了一句:“是马蜂,但不是一般的马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