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消息一经发出,区域频道里先是安静了会儿,然后才开始有人发。

  周凯:“大佬太强了,随随便便就能搞出点别人见都没见过的玩意儿来!”

  柳金:“有一说一,确实。”

  陈光汉:“你们他妈光知道拍马屁,报名啊?”

  周凯:“没有探索机会了呀!”

  柳金:“1”

  陈光汉:“那我就不客气了!李正,大佬,我出一枚青铜级动核,求个名额,类型随便你们定!”

  莫莲:“李正,大佬,我出两枚青铜级动核,求个名额去洗浴桑拿!羞涩脸”

  陈仟雪:“莫莲,你个小浪蹄子,这是不安好心呐!李正,我也出两枚青铜级动核,买一个名额!”

  莫莲:“陈仟雪,去哪儿?”

  陈仟雪:“大佬应该不介意双飞吧。羞涩脸”

  莫莲:“大怒陈仟雪,你比老娘还不要脸!”

  陈光汉:“震惊你俩为什么不选情趣酒店?”

  周凯:“那还用说?进游戏这些天,哪个玩家有机会和资源洗澡?这俩娘们儿想傍大佬是假,趁机去洗个澡才是真。”

  陆离:“莫莲,陈仟雪,两个傻老娘们儿,想洗澡也可以选情趣酒店啊!你们见过哪家酒店没有独立卫生间的?”

  陆离真不愧是精神病人思路广,很轻易就发现了别人忽视掉的细节,一直指要害。

  李正看不下去了,这特么再聊下去,自己可能就要提前被关进小黑屋了。

  李正:“陆离,逆子闭嘴!顺便加个条件,不接受女性队友,避嫌!”

  周凯:“大佬路子走窄了。”

  柳金:“有一说一,确实!”

  陈光汉:“大佬可能都不知道这种机会多么稀罕吧?想当初我还在魔都上学的时候,那大学生活儿可好了!”

  陆离:“陈光汉,好兄弟,开贴细嗦!”

  周凯:“附议!”

  柳金:“1”

  陈光汉:“陆离,你特么!一声兄弟叫完,我多了个爹?”

  李正:“???”

  ……

  去除掉更多插科打诨和女性玩家抗议的内容,李正最后筛选出两个玩家。

  一、凤山。

  没错!

  小凤凤制作怀表的间隙发现区域频道里的热闹,以赊账两枚青铜动核的代价,换取到一个名额。

  李正估摸着,这家伙应该是放弃了今天后续的探索,准备享受一把好好放松。

  当然,最主要是这一个小时可以停止怀表的制作。

  嗯,显然后一个理由的占比更大一些。

  第二个是肖思源。

  作为一名不以战斗为长的辅助玩家,每一次选门对他来说都是挑战,所以导致他的探索速度比展舟舟这些人要慢一些,正好还剩一次探索机会,索性就换了个名额。

  至于代价……

  他答应李正,事后会整理一篇关于麻醉剂用量的资料。

  虽然主职与麻醉无关,但肖思源的医疗知识储备显然是很丰富的,包括麻醉剂的使用,他也略懂一二。

  仅这一个条件,就不是别人能比得上的。

  至此,两个组队名额全部占满。

  接下来,三人经过一番激烈讨论,最后确定了这次的房间类型洗浴桑拿。

  对此,李正颇有微词,毕竟他现在已经建造了卫生间,以后洗澡什么的都很方便。

  其次,他又不能感受温度,连进桑拿房享受一场大汗淋漓的汗蒸之旅都做不到。

  他进桑拿房……连一滴汗都不会出,完全白搭。

  但是凤山和肖思源极力争取,李正拗不过,只好答应。

  “唉……你们自己要找打击,我也没办法。”

  李正摇摇头,很是无奈地打开刚刚系统下发的临时跃动装置。

  传送门打开,凤山第一个跳了出来,怀里还抱着那只长毛白猫。

  “哈哈!老子终于可以摆脱一个小时的制作工程啦!”

  “借过借过!”

  得意的大笑还没完,凤山就被肖思源从背后推了一把。

  他挡着传送门了。

  “你怎么把它也带来了?”李正指指凤山怀里抱着的长毛白猫。

  凤山把猫举起来,笑容满面:“怎么样?漂亮吧?我把它收成宠物了,名字叫屁屁。”

  肖思源满头黑线:“屁屁?你这取名水准有待提高啊。”

  “嗐!”

  凤山把猫放回怀里抱着:“你不懂,这家伙也不知道什么毛病,每次趴我身上的时候都喜欢把屁股对着我的脸。”

  “哦。”肖思源点点头道:“这种情况在很多猫身上都会发生,一般被人理解为一种信任的动作。当然,也有人说这是母猫到发情期了。”

  “哈?”

  凤山打开宠物属性面板,仔细看了看性别,确定那里是一个大大的“雄”字,这才安心。

  “还好还好,我这是只公猫,应该只是信任我才这么做的。”

  谁知肖思源表情忽然一变,眼神阴沉地说道:“不!如果是公猫发情而做出这种动作的话,那你就更麻烦了。

  因为……这只猫很可能是猫中之gay,你要想办法满足它。”

  听完这话,凤山一脸便秘的表情:“应该……不会吧?”

  李正憋着笑,在一旁安慰他:“你别被老肖吓住了,我都没听说过动物还有同性恋的……呃……”

  说到这里,李正忽然想起那两头肯泰牛,便把嘴闭上了。

  凤山心里更慌了,一脸惊恐看着自己怀里的白猫,怎么看怎么觉得这猫有问题。

  白猫屁屁抬头,软软地叫了一声:“喵”

  明明是一只公猫,而且在这之前凤山都听了不少次它的叫声。

  唯独这一次,他竟从这声“喵”里听出了妩媚、妖娆之意。

  “我尼玛……!”

  凤山吓得差点儿把猫给扔出去。

  幸好李正及时制止了他:“别激动!说不定它只是单纯的想冲你放个屁呢?”

  凤山:“……”

  那倒是还能接受。

  总比gay猫好多了。

  “喵呜……”

  白猫爪子紧紧勾着凤山的袖子,它被刚才那一甩吓得不轻,瑟瑟发抖,叫声软软弱弱,惹人生怜。

  肖思源正了正面色道:“行了,刚才逗你玩呢,我又不是兽医,哪懂动物的肢体含义。”

  凤山:“……顶你个肺!”

  肖思源用羞涩中带点期待的眼神看着他:“真……真的能顶到肺吗?”

  李正:“……”

  凤山:“……”

  屁屁:“……”

  小樱:“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