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可要多准备点儿!”

  “放心,我席慕骁出手阔绰,到时候肯定给你家宝宝准备一份你想不到的大惊喜!”

  这个说法还真的勾起了东爵的好奇,“好啊,我等着看。”

  “……”

  旁边的木绵绵跟陆彦彦又聊了一会儿,离开东爵酒庄时,她心情也好了不少。

  回去的路上,她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再次分析起这件事,

  “席慕骁,我觉得,我爸再过份也是我爸呀,他现在是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如果能让他把一切都看开,不被欲望控制,他也就不会这么执着的去研究黑科技,也就不会这么不择手段的跟咱们要钱了。

  要不,我们想想办法,帮他走出欲望的沼泽地?”

  “唉,他现在就想要钱,为了钱六亲不认不择手段,咱们怎么帮啊?”席慕骁一边开车一边说。

  木绵绵沉默片刻,“想想办法嘛,他毕竟是我爸啊。”

  “要不,咱们去找我哥商量一下?”席慕骁提议。

  木绵绵却觉得不太好,“找你哥干嘛?我爸是你岳父,应该是咱们一起想办法啊,再说,你都多大了,还有事就想找你哥,你这辈子还想指望你哥护你周全啊?”

  席慕骁转头看木绵绵一眼,“我,我不是一时没注意随口一说嘛,我马上想办法,行吗?”

  “那你快想啊。”

  席慕骁暗叹一声,脑子快速转动,还真的给他想到了个主意。

  不管是不是好主意,他觉得可以一试,

  “绵绵,要不咱们整整你爸?”

  木绵绵拧眉,对他这话不太理解,“什么意思?怎么整?”

  “听说人在面对死神时,才能明白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如果让你爸跟死神照个面,你说,他会不会把一切都看开,然后安安静静的去颐养天年?”

  “跟死神照面,会有生命危险吗?”

  “不会。他是你爸,是我岳父,我再怎么样都不会让他丢了命啊,这件事交给我,你就等着看成果。”

  听到没有生命危险,木绵绵才算松了口气。

  如果跟死神照个面能让她爸迷途知返,也算是件大有益处的好事。

  她点点头,但又不放心的叮嘱席慕骁,“那你可要保证,绝对没有生命危险,要是我爸丢了命,我跟你没完!”

  “你放心好了,不会的!这件事其实很简单,咱们这样……”

  席慕骁说着具体做法,木绵绵认真的听着,听后,她颇为赞成的点点头。

  “那,咱们现在就开始吧,我想让我爸赶快迷途知返。”

  “好,那咱们现在就去准备东西,准备好之后就去找你爸。”

  两人一拍即合,立刻进入行动。

  ……

  另一边的沈家。

  萌萌看着安安静静吃饭的沈辉,嘴角微微上扬,此时的沈辉,跟没有痴傻前的沈辉一样,言谈举止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气韵,她看的都有些入迷。

  就在她晃神时,突然听到有脚步声从楼上传下来。

  如此尖锐的高跟鞋的声音,不用抬头,萌萌也知道下来的人是秦蜜。

  “哎呦,这也没到饭点儿,怎么又吃上饭了?”她人未到跟前,声音先到。

  萌萌回头看着她,“沈辉肚子饿了,我随便给他做了点儿吃的,你要不要也尝尝?”

  秦蜜挤出两分笑,“早就听说你做饭的手艺了得,还会做各种糕点,看沈辉狼吞虎咽,吃的这么津津有味,就知道肯定好吃。”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