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悍匪皇城流浪记 第 252 章 浩渺阁

小说:女悍匪皇城流浪记 作者:一只老乌贼 更新时间:2022-01-25 21:28: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他瞧盛澈在盯着他,伸手温柔的捻了捻她并没有残渣的唇角,低声道:“有些事冷眼旁观或许比随意插手更为妥当。”

  盛澈顿悟的眨了眨眼睛,立刻知趣的拿起筷子吃吃喝喝。

  赵倾城总要比她来的更为了解顾将军和小太后,既然他都发话了,她自然不会多管闲事。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能如他们夫妇俩一样作壁上观。

  “牧和,听闻你此次回京要多留些时日,我在京郊建了一处庄园,有温泉汤池还围了湖建了林地,不若过几日与我同去散一散心。”建承王举杯说着目光一转:“刚好思芊也很是想念太后娘娘,娘娘若肯屈尊,介时还请移驾臣的庄园小叙一番。”

  太后没有立即答话,眼巴巴的看着顾牧和。

  顾牧和高举酒盏,隔空敬向建承王:“王爷盛情,但我久未归京,家族琐事堆积繁多,还需我去处理,恐怕一时半刻的脱不开身,辜负王爷美意了。”

  毕,将酒一饮而尽。

  建成王笑笑,好似猜到了会被拒绝,一点尴尬之色都没有,反而像是个狗皮膏药:“既然你不去我那,我来找你也无妨,反正咱俩这顿酒你是逃不脱的。”

  顾牧和没再拒绝,只是无奈的垂下眸子,给自己斟上了酒。

  太后见顾牧和身旁没人照料,赶忙命琉依过去伺候酒菜。

  “方才哥哥说族内琐事繁多,哥哥常年身在军营,定然不善应对族老们,我如今得闲,到时这些事务让府上的人都送去景央宫,顾氏族人一应拜见也让他们递帖进宫就是了。”

  顾氏一族以顾太师一脉最为煊赫,如今顾牧和为威英大营首将,掌一方兵权,当今太后又是顾伦嫡女,陛下作为顾家的外孙,对顾氏一门委以重用,如今已然是顾家最为鼎盛的时候,但顾牧和独身至今又年过四十膝下无子,其余几房但凡逮到机会就想将自己的孩子过继到顾牧和名下,如今顾牧和回京,顾氏耆老宗亲们可算是逮着顾家这位尊神了,游说的,劝说的,倚老卖老的,以死相逼的,变着花样的来烦顾牧和,他为人儒雅,又说不来难听的话将那些人骂走,只能这么由着他们隔三差五的来闹。

  这些事太后是知道的,所以顾牧和婉拒建承王的邀约也不算故意推脱,当真是俗事缠身,焦头烂额。

  顾牧和看了一眼上首,太后正攥着帕子按着心口的位置,小心翼翼的模样等着自己回话。

  他低叹一声,不再看向太后:“后宫事务已够繁重,就不劳烦太后劳心费神了。”

  盛澈只顾着听,不自觉已经塞的满嘴都是吃的,也忘了嚼了。

  太后柔声道:“无妨的,如今后宫大权我已经交给了皇贵妃掌管,她年纪虽小但机敏聪慧,一应事务做的很是出色,我得闲的很,可以来帮哥哥处置这些琐事。”

  盛澈鼓着腮帮子看向赵倾城,皱起眉头与他神交:你母后口中说的那个人是我?我如今连账本还没摸到哪。好家伙,拉我出来修补兄妹感情真是顺手呢,我现在倒是机敏聪慧了,上次把我扣在景央宫里的时候可是说我全无教养目无尊上哪!

  她的一顿腹诽也不知赵倾城看明白了几句,他心疼的端了碗汤递到她唇边:“是早膳没吃饱还是觉得舅舅家的菜肴不错,那也不必一口气塞那么多,喝点汤顺一顺,回头我让舅舅把今日的掌厨送到你宫里去。”

  得嘞,一句没看懂。

  顾牧和忍不住看向盛澈,只见她就着陛下的手在那小口的喝汤,还不忘小小的翻着白眼,似是有人惹她不快了,那模样灵动招摇无拘无束,陛下在她身旁笑着,嘴上还不断的念叨她慢点喝。

  此情此景,顾牧和冷肃的眸色不尽柔软了一些。

  “皇贵妃确实聪颖灵秀,太后娘娘放权也是应该的。”顾牧和收回视线,淡道。

  太后不尽一怔,逐道:“那族内的事?”

  琉依在顾牧和身侧,抬手为其添了些顾牧和从前喜欢的菜肴,跟着轻声道:“大少爷若是觉得不方便,那让二小姐回来住些日子也好,小姐自从入宫为妃,还没回家省亲过,算下来有十九年了。”

  顾牧和冷眼看向身旁的人,沉声道:“二小姐?这是顾府教出来的规矩?”

  琉依忙垂下头:“大将军恕罪,奴婢觉得这是在自家府上,所以……”

  “好了,”顾牧和低声打断她:“宴席之上莫要失了顾家的礼教,你也是顾府出来的旧人了,该晓得谨慎行。”

  随又看向上首:“太后娘娘不必回府省亲,这顾府早不似从前那般热闹,族中琐事臣处理的来,娘娘贵为千金之体,便不劳烦了。”

  末了,又添了一句:“太后娘娘今日不该来的。”

  太后身子一僵,眼波流转间已经隐隐续上了泪水,却也强撑着没落下来。

  对面的建承王不自觉的攥紧了手中的酒盏。

  盛澈简直叹为观止,小太后都低三下四到如此地步了,顾将军还是不为所动,这哪是兄妹啊,该是仇人吧。

  下面推杯换盏好不热闹,上首却是一派死寂,除了赵倾城跟个没事人一样一直握着筷子认真投喂,剩下的人没一个心思在宴席上的。

  因着亲哥哥最后一句话,太后坐立难安,接连自顾自饮了几盏酒后,忽的起身,身形有些晃荡,却不是醉酒之态:“那……那哥哥,我先行回宫了。”

  顾牧和起身恭送。

  太后落寞的转身退席,琉依看着太后的模样心疼不已,不自觉的低声喊道:“小姐,小心台阶。”

  顾牧和眉目微锁,忽然开口吩咐琉依道:“罢了,既然来了,那你便带太后去后院走走,她住过的浩渺阁院里那棵海棠树抽新芽了,去看一看吧。”

  琉依笑逐颜开,忙道:“欸,奴婢这就去告诉太后娘娘。”

  太后退席,众臣忙起身恭送,没过多久建承王也离席了,下面的朝臣们这才放开了些。尤其是武将们,一个个的过来敬酒,文臣们敬顾牧和,武将们敬陛下,平日里越是接触少的,如今反倒想凑过去亲近亲近,顾牧和还好,来者不拒,赵倾城就不太高兴了,怎么来个武将就要和他身旁的小土匪闲话几句,顺便敬盏酒。

  盛澈也是个酒鬼,尤其碰上在西北战场上的那几位老熟人,不但接了他们的敬酒,还非得拉着再喝几杯,大有不醉不归之态。

  ……

  顾牧和恋旧,又常年驻军在外,是以顾府多年来的布置一直未变过,顾太师取的院名也从未更改,先皇后住在烟波阁,太后是浩渺阁,顾牧和的院子叫做识风轩。

  一花一树一楼一景还是从前那般模样,却早已物是,人非。

  “太后娘娘,大将军是顾惜您才不让您插手族中之事,您也晓得那些人惯会倚老卖老,娘娘若是管了,总归落不得好,毕竟这是大将军后嗣的事,他亲自出面总比娘娘您来拒绝要稳妥。您看,大将军特意嘱咐奴婢带您来浩渺阁看景色,大将军心里还是惦念您的。”

  琉依一路扶着太后往后院来,无论是斑驳的青砖还是更加粗壮的槐树,都在不断地告诉着她们,真的已经过去许多年了,时光并没有眷顾任何人。

  “琉依,我也老了吗?”太后轻轻抚摸着墙砖上的青苔,即使寒冬也没见其萎靡半分,依旧孜孜不倦的侵蚀着灰色的墙体。

  “娘娘容貌依旧,和出阁前没什么分别哪。”

  二人话语间走到了浩渺阁,太后脚步停在门前。

  “那你为何不唤我二小姐了?你不是说回家了吗?”

  琉依眼眶有些泛红,只听太后淡淡道:“哥哥也是如此,他唤我太后娘娘,朝我行礼,与我生分,连看都懒得看我一眼,可我又做错了什么?”

  说着,太后抬手推开了那扇雕花漆门。

  浩渺阁,烟波浩渺不辨归途,识风沐雨等一归人。

  顾伦给这些庭院起名字时虽是一时兴起,却也是兴之所至,他盼望着这些院子的主人,不管因为那些雾霭走错了多少步迷了多少路,总能风吹雾散雨落清途,找到回家的方向。

  可惜啊,终归是期许而已,有些人还是回不来了。

  太后静默几息,与琉依缓步走了进去。

  顾牧和说的没错,院里的那棵海棠树抽了新牙,只不过却被前几日的大雪给冻的缩起了身子,蔫了吧唧的,光秃的树顶上有零星几颗没来及落下的海棠果,早已经干枯发黄失去了光泽,像是迟暮的老人久久的注视着庭院的一切,不知哪一阵风吹来,就要与树诀别。

  “这树长得越发好了,我走的时候它才碗口那般粗细,如今也是棵经过风雨的老树了。”

  琉依附和道:“老树的果子才更甜些,当年这树刚结了果,小姐便吵着闹着要吃上面的果子,大少爷抱着小姐摘了几颗,小姐吃过涩的都哭了,还去找老爷告状。”

  太后笑着:“是呀,自此之后,每年这海棠树结了果子,我都会待它还没熟的时候摘上几颗,骗哥哥姐姐们吃,还那时候我年纪小,他们总不与我计较。”

  “骗个一回两回的倒还行,后来少爷小姐都不信二小姐了,只有王爷愿意吃那果子。”琉依笑着道。

  太后抬手点了点芽苞:“他明知道我在骗他,还是信了。”

  身后的漆门有了轻微的响动,树下的二人齐齐回眸,只见建承王站在门庭处,负手而立。

  “芊儿。”

  他一如十九年前她出嫁前一晚那般,站在浩渺阁的门庭处,轻声唤她的名字,只不过那次的声音不若如今淡然。

  太后怅然若失,许久没人这么唤她了。

  不是贵人,不是皇后,更不是太后,是顾鸿芊。